四三二、掩杀(1 / 1)

一行人沿着通往起伏山地间的小路继续快速前行,沿途不时会发现一些打斗留下的痕迹,眼见不时有断损的兵刃和扔出的暗器,料想这发生的战场定然是十分激烈。

隔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是否还来得及出手相救。

队伍又往前行了十几公里,绕过一处树林却听到前面有兵器相交和呼喝之声传来。

凌砾道:“咱们快赶过去看看。”

说罢,他带头朝着战斗的地点疾驰过去。

……

“轰!”

一处只有百十米高的断崖间,狂暴的源力爆发,轰然响起,炸碎的岩石飞溅,巨树炸裂倒塌,几道身影,背靠着一处岩洞在竭力抵抗着。

凌砾接近这山崖,忽听得嘭嘭几声弓弦作响,随即听到那山洞处传出两声惨叫,有两名防守的修行者身上中箭,摔倒在地。

一位站在洞口,身穿东域联邦的制式军服,一脸精悍之色的中年涅槃境强者奋力挥动手中的长刀,两道强劲的青色刀气释放而出,击退几名攻上来的敌人,在嘴里大声叫道:“后面的人注意保护自己,小心敌人的弓箭手!”

随之又是几声弦响,却是山洞里埋伏的弓手纷纷向着攻来的敌人进行还击,但敌人隐身在几处岩石之后,射出的箭枝纷纷撞在石壁上,炸裂开来,爆出一团团的火花。

在这中年身后,闪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在手里拿着一张青色的巨弓,嗖嗖嗖接连三箭,朝着一处悄悄潜近的敌人射去。这魁梧大汉身经百战,箭术尤精,手里的巨弓隐隐带着雷鸣之声,显然也不是凡品。只近得对面一声闷吭,有人应声倒地,敌人的攻势为之一滞。

随之山洞内防守的武者也是箭雨接连而发,山崖下进攻的敌人虽然人多势众,但这山崖洞口处却是易守难攻,根本展不开攻势,随着又有数人中箭,只能又退到回山崖之后。

“相好的什么来头?益州剑门镇守杨炎在此,不怕死的就再上来!”那魁梧大汉先声夺人,大声喝道,他的声音用内力送出,在崖壁间回响良久,显示出极深厚的功力。他这一声大吼声势慑人,顿时就把敌人的气势给压了下去。

这时忽听到在东北角山崖后有人阴恻恻地说道:“杨将军,我们能在这里打你的埋伏,肯定谋划了很久。现在这整座山峰都被我们的人团团围住,各位就算是插了翅膀,这次也是难以逃脱。你们只要把从那秘地得到的紫金钵盂和那佛龛留下,我家教主倒是可以放各位一条生路!”这声音尖锐刺耳,但却字字都清清楚楚地送入到众人的耳中,显示出说话者元力虽然是阴柔一脉,但修为却绝不在杨炎之下。

“你们真神教和圣天教居然和异魔勾结,真是该死!”那一身军装的中年怒叱一声。

“呵呵,罗校长,齐长老,现在我们已经抓了你们三十多个师生弟子,这山洞里恐怕还有五十多人,若是全死在这,只怕你们益州天府武院和青云观会元气大伤,也许会由此一蹶不振!”

“哼,我等即便是全部战死,也不会让尔等邪教妖人得逞!”那一身道袍的齐长老也是执剑现身,说话却是十分坚决。

“很好,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那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音甫落,突然间呼的一声,从山崖后飞出一个人来,直挺挺的就摔在地下,一动也不动。这人脸上血肉模糊,喉头已被割断,早已气绝多时。山洞里的众人从服饰上依稀还能分辨出,这人应该是在晚上遇袭时失踪的一名武院精英学员。

这山洞位于半山崖,倒是易守难攻,敌人虽然人数众多,大家还能勉力支持。但被敌人团团包围,如果没有援军到来,这些人早晚得困死在这里,形势自然是大为不妙,可以说是十分危急。

凌砾远远听到声音传来,心中倒是一喜,“听声音这益州的众人还在顽强抵抗,幸好总算是及时赶到!”

却听又一个声音狂笑叫道:“齐长老,尔等如此顽固,只怕会连累的一众精英门下枉自送了性命,莫要怪我们圣教手辣!哈哈……”

凌砾听了那邪教猖狂的声音,双眼之中,也是寒芒闪动,旋即手掌挥下,强烈的杀意顿时弥漫而开。

“杀!、”说罢执修罗刀在手,朝着那山崖下便是直冲了过去。

此时山崖后跳出几人,拦在面前,只听得其中一人喝道:“圣教办事,什么人敢在这里捣乱?!”

说罢刀光闪动,手中的弯刀却是照着凌砾直劈过来。

“来得好!”凌砾怒喝一声,却是不闪不避,手中修罗刀直接斩出。

凌砾用一顿饭从那便宜大舅哥手里换来的修罗刀虽然是仿制品,好歹也算是下品神器,对方手中的弯刀哪是能禁受得住?

只听嗤的一声响,修罗刀是将他连刀带右臂一齐斩落。

却听得另一边一个女子发了一声惨叫,却是厉山晴直接将这邪修女子四肢全部打断,重重跌倒在地。只见黑雾滚滚,魔气滔天,这山崖上下东一团、西一堆,一百三十余巫魔一族强者和十几名益州修真者已经从外围背后袭向正在包围这山崖的邪教众人。

这邪教众人哪里想到背后会有强敌突然出现,一时之间阵脚大乱,死伤惨重。

凌砾他们这队人马,虽然人数比对方将了近一半,但却是有二十五名涅槃境强者,在高级战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对方虽然有十一名涅槃境强者,但其中的八人全都是在崖下准备伺机进攻那山洞,外围只有三名涅槃境强者坐镇,却是被巫魔一族长老们两人对一个,打得是毫无还手之力。其余的涅槃境强者却是如同虎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登时将那些邪教分子杀得抱着鼠窜,哪里还顾得上拦截凌砾他们。

凌砾双目向战场扫了一圈,见到一处地点一些邪修正在拼命抵抗,于是便带着急冲过去,猛见一道青光闪动,却是一柄长枪疾刺而至。

凌砾手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却是直接将这名化神境的邪修劈作两半。

他目光瞧向前方,却见到有二、三十名被俘人员正在一处林间空地,有三个邪修正在挥舞着手里的弯刀,急于加害这些人。却见寒光闪动,已经是有几人被砍倒在地,身首异处,血雾飞溅。

凌砾看得是目眦尽裂,怒吼一声,一道强横无匹的精神攻击便是横扫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