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说情(1 / 2)

寒未央带着友人走了,宾儿也没有了继续喝下去的心思,于是也离开了酒楼。

出了酒楼走了几十步,便看见了寒未央和沧澜的交谈,于是他也不急着离开,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站着听见二人的交谈。

过了一阵子寒未央居然真的选择了与沧澜一同去到家里。

正儿随即从远处走了过来,“宾儿。”

宾儿看见正儿,顿时明白了这是正儿的计策,顿时对正儿佩服得五体投地。

“正儿,你怎么知道寒未央会喜欢这样的姑娘,我觉得沧澜相貌只能用端正来形容,全身上下都找不出一点突出的地方。”

正儿当年在三十六线小县城也算是人中龙凤,虽然是小县城,但现代人生活条件好,县城中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不会下地干活,所以县城中也有各种美貌的女孩。

正儿深知见惯了美色又稍微有些能力的人,定不会被美色迷得五迷三道。

一见钟情就为喜爱的人改变自己的性格可能性不大,所以像寒未央这样人,不需要用绝色女子去勾引对方。

用一个和他心上人脾气相近,但身世更为可怜的女子,更能让他产生好感。

寒未央与女子一同离开了城门,走上了田间小路。

过了一阵前方出现了一个村子,偶尔能够看见有些人扛着锄头什么的朝着村子而去。

应该是忙活完了田地里的活计回家了,这些村民倒是认识沧澜,不过关系并不好样,相互间也没有问候,反而还对着寒未央瘪瘪嘴。

“我就说她怎么将我们村中的男子都给拒了,原来是看上了有钱人。”

“她对我们疾言厉色,但却带着男人回家中,看来也是个狐媚子。以后咱们也不用当她是良家妇女对她太客气了。”

“你说的没错,就她那样,还敢拒绝我,真是一个破鞋。”

“”

寒未央听着周围的污言碎语心中就很气闷,在他刚认识夜阑的时候,夜阑在家里也是这样的处境。

忽然对沧澜有了同情的心里,也不忌讳周围还有村民在,“沧澜,等我帮你摘了果子,你就跟我回府,我给你安排个活计做。”

“给我安排一个活计做,但是我现在也有事情做呀,每日在山上摘果子还是能够养活自己。”

寒未央鄙夷的扫视了四周的村名一眼:“我府上的下人生活宽裕,日子也过得幸福,所以不会像这些人这般愤世嫉俗。你在我的府中,日子也能过得轻松一些,也不用担心会被人伤害。”

“噢”沧澜有些惊讶,她是来给哥哥报仇的,对寒未央的态度算不上好,但寒未央却出人意料的好说话。

难道这些贵公子都如此犯贱吗

寒未央当然不犯贱了,看见沧澜惊讶的表情,就知道他对沧澜的关切有些过头了,“走吧去给你摘果子。”

沧澜摇了摇头,“我的家就在前面了,方才摔倒在了地上我的伊桑也脏了,我想要先回去换一身衣裳。”

“那也行。”

再次路过一个转角,前方出现了一座篱笆小院,“到了,我的家就在这里。”

接着她推开了院门,然后走了进去,“你就在院中等等我,很快就会出来。”

“好”

虽然已经快到黄昏了,太阳依然高悬与西方,火辣的阳光并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趋势。

而沧澜居住的屋子正对西方,耀眼的阳光轻松的就穿过了窗户上薄薄一层的油纸。

而沧澜到了屋子关上门,便开始将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脱了下来,似乎并不知晓她此刻的动作站在院子里的人能够清晰的看见。

“咳咳。”海未央轻轻提醒院子里的人。

他的友人也是当地的富家子弟,倒也不屑于偷看墙角,纷纷将头扭到了一旁随意的交谈了起来,避免尴尬。

等了一阵,屋中传来了沧澜尖叫声,“啊”

寒未央心中担忧,“发生什么事情了”

并没有得到回答。

他想要让手下冲进去,查探一下什么怎么个情况。忽然又想起沧澜刚才褪下了衣裳。

也不知晓又没有将干净的衣裳换上,女孩子的身体怎么能随意给人看,就自个冲进去了。

只见穿着中衣的沧澜坐在地上,似乎还扭伤了脚,表情十分痛苦。

这又让寒未央想到了夜阑,曾经的夜阑也是这样被家中兄姐欺负。

寒未央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也不小心点,我拉你起来吧”

寒未央依然十分注意和姑娘的距离,并没有握住沧澜的手掌,而是隔着手臂上衣服将沧澜拉了起来。

沧澜在海未央的搀扶下倒是站了起来,忽然脚下开始晃悠站不稳当了。

“沧澜姑娘,可是身体哪儿不舒服。”

为了防止沧澜再次摔倒再地上,海未央只好将走近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