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图腾(1 / 1)

他们来到山边,可以看到不远处的蜿蜒曲折的大马路,还有如玉带一般环山而过的铁路。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西伯利亚大铁路。

也就是说,这里交通还是很方便,如果想用铁路运输,到时候给那边申请一下,铺一节轨道过来,这边可以建一个货运站。西蒙诺夫将自己的想法在小本本上重重的记了下来。

西蒙诺夫转过身来,再看这边的山,心中惊呼连连,怪不得不一副不差钱的样子。

他为了确认自己的眼光,伸手在山体上随便这么一掰,哟,入手挺沉,这说明这玩意儿比石头比重还大。

他再往断口处看去,啧啧~~他惊呼道:

“我的个乖乖,居然呈现出来的是锯齿形状的。”

他又在手中手中掂了掂这一小块石头,这才拿到眼前细看,只见它集合体形态呈现出块状,颜色呈铜红色。

他心中已经有数了,但是为了进一步明确自己的判断,他不死心地拿出小刀在石头上划上一道口子,果然如他所料,石头上留下一道光亮的凹痕,他看到这凹痕有自动复原的倾向,当然不可能真的还原。

他大声交代了一下,让伙伴们测量仔细一点,他需要上山再去看看。

刚走了几步,西蒙诺夫就看见山间小溪,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依稀可以看出溪水潺潺流淌至一处水潭中的痕迹——溪水表面已结冰。远处的水潭也已经结冰。

他继续往上山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一块向阳处的空地上发现了一株枯草,这是一种很别致的植物,如果是春天和夏天,一眼就能看出是唇形科植物,他伸手摘下一小部分枯枝,有食指和拇指搓碎后,放在鼻前一嗅。

它的味道非常香,带着浓郁的藿香和香茅草的味道,又夹杂着一些薄荷的刺激感。

这就是高娃-昂给鲁木-其其格的味道,有它的地方就必然有铜矿。

这么大一座铜山,嚯~果然壕无人性!

西蒙诺夫之所以爬上山来,就是为了确认自己的判断,现在实锤无疑后,果断下山。

他现在想搞明白一件事儿,就是那个大土包,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会寸草不生,那个男人为什么会对他参拜?马儿为什么不敢继续前进?

疑惑实在是太多,他不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他只知道,作为一名技术人员,应该搞明白可能即将实施的项目范围内的一切问题。

他刚才在山上顺便往周围看了一下,并没有再看到其他的人家。

可是语言不通,甚至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种类的语言,这就很难受了!

西蒙诺夫决定让小伙伴们先工作,他独自回去船上同两位金主沟通。

他将想法同谢尔盖一说,后者摇了摇头,我钓鱼钓得好好的,那里来的那么多事情。

你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自己学会解决问题,况且我是支付佣金的,没看我为了大家的生活忙得不亦乐乎吗!

伍尔夫则不这样认为,他从市场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他挥手打断了谢尔盖的思路,他还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在不影响土包及那户人家的前提下,前面的空地面积建港口够不够?这里是否是建设港口的最佳位置?

二是如果这里是最佳位置,但面积不够,加上小土包和那户人家的占地面积是否能达到要求?

面对这两个问题突如其来的问题,他有些不知措施,技术人员是用数据说话的,现在任何数据都还没汇总,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空口白牙,这不是我的工作作风,我需要等数据汇总完成后,才能进一步的完成后面的工作。但是请放心,我们的数据汇总还是很快的。相信明天就能全部出来,我们数据汇总采用的是最先进的科学计算器。”西蒙诺夫避重就轻快速地回答了伍尔夫的问题。

“我们现在最应该搞清楚的是那个小土包的问题,不是吗?”他试图继续将两位金主的思路拉回到自己的思路上。

西蒙诺夫不是莽夫,他虽然是技术人员,可是他坚定不移地贯彻着一个思想:不管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都只有得到金主粑粑的认可,你才会过得很滋润。

“不得不承认,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们该去哪里找听得懂那户人家语言的人呢?”伍尔夫反问道。

“找船员问问!”西蒙诺夫坚定地说道。

海参崴的船员来自国内四面八方,说不定真有听得懂他们说的。

“嘿,伙计,辛苦一下,找一下船长沟通一下。”伍尔夫朝谢尔盖商量道:“事成之后请你吃大餐!”

很快,谢尔盖找来了一名皮肤黝黑的船员,他露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笑了笑:“先生,很乐意为你效劳!”

伍尔夫看着西蒙诺夫带着那名船员远去的背影,问道:“伙计,你看,你又可以安心地钓鱼了,多美!”

谢尔盖说道:“这里属于帕尔赞季斯地区,他们遇到的可能是当地土著。”

“兄弟,放心,问题不大,船长还说了,这里不行,往前五十海里还有一片更大的地方,海岸线也比这里更长。”谢尔盖安慰着伍尔夫。

“为什么他不直接带我们过去?”

“我们当初告诉他的就是要找最合适的地方,他可能是抱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好对方的心态,毕竟现在也是淡季!”谢尔盖替船长解释道,反正他不着急,钓鱼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海鱼还有各种海鲜。只要下一个网兜,什么都会有。

就在他俩收获满满的时候,西蒙诺夫和那名船员回来了,他的心情不太好,见到他俩就开始解释:“真可惜,那土包是当地土著人的精神寄托,就是图腾。

他们一家人是这个图腾最后的守护者。我的意见是遵守当地人的生活习俗,不去打扰他们,毕竟尊重他人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走吧,我们重新去寻找更适合的地方。”

西蒙诺夫刚说完,他的小伙伴们就全部都撤回来了,谢尔盖和伍尔夫赶紧收拾渔具,又准备向下一个地方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