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狼来了的故事(上)(1 / 1)

这下三人皆是有些畏手畏脚,不敢前进。围观了许久之后,久九缓缓的开口道:“我感觉这几道锁链似乎不是那两位的手笔呢~”

霖鹿点点头:“我也有同样的感受,而且看其表面的纹路似乎是上古之物,现代的元灵者很少会使用这种密纹了。”

苏笑看着锁链,心中却油然而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特别是上面的纹路,总给苏笑一种特别的感觉,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却隐隐的有些熟悉感。

苏笑不敢多看,却又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就好像偷看霖鹿洗澡一样。

这时苏笑发现久九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了他一眼,眼神中还带着隐隐的杀气。

苏笑连忙轻咳两声,看向远方,试图岔开话题“既然强攻不行,那能不能直接用元灵浸入吸收呢?”

“太危险了。”霖鹿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久九却是轻轻的一笑,说:“我来试试吧。”

虽然有些无奈,但围观了许久,三人也没能想出靠近星核残片的办法,只得选择打道回府。

临行前,苏笑总感觉有些放心不下,又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几眼锁链,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苏笑隐约的感觉到,锁链上的纹路,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因为在试炼之地耽搁了太久,因此当三人抵达出发地的时候,学校返程的车辆已经开出好远了,而霖鹿和久九也非常人,直接提着裙子就追起了车子,这两人不但元灵之力雄厚,而且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因此没花多久,便轻而易举的看到了巴士的背影。

苏笑作为伤员,受到了霖鹿的特别的照顾,因此省去了跑步追车的烦恼。

但更大的烦恼是——霖鹿并没有将苏笑背在身后,而是将苏笑在担架上捆的结结实实,然后引出一根绳子攥在手中,就这么一边疾驰着,一边拖着后面的苏笑。

前方的久九无数黑蝶化为羽翼,宛如翩翩仙子一般,闲庭信步,漫游星海。虽然步伐不算迅速,但行进的距离却是有如神助,背后蝶翼轻舞几下,便是数百米开外了。

而霖鹿因为拖着苏笑的缘故,略微有些落后,但每一步都好似缩短了空间一般,在踏向地面的瞬间,便有带着密纹的法阵悄然出现在霖鹿的脚下,因此看起来就像是在慢跑一样。

作为三人之中唯一的凡人,苏笑在被绑上担架的时候便已经放弃了平安落地的幻想。

刚开始他还试图用火灵域稳定住自己的身体,但在激烈的高速移动中,苏笑根本没办法完整的释放出自己的元灵。

随着速度的增加,苏笑发现就算自己好不容易召唤出了火灵力,还来不及操控它们做些什么,便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接着就因为距离过远而失去了对那些火灵力的掌控。

苏笑只能暗自祈祷拖着他的这根绳子早点断掉。

而霖鹿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绳子,质量不是一般的好,任由苏笑怎么祈祷,甚至调动火灵力进行小型的爆炸冲击——虽然没法用来保护自己,但用来作践自己还是可以的。

可绳子不但毫发无损,而苏笑自己却被爆炸的烟尘熏的烟尘满面,泪流不止。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狂风吹的,不过这些苏笑都不得而知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学院返程的巴士上了,浑身都是细小的风刃伤口,随行的讲师差点以为苏笑他们遭遇了什么外敌,但看霖鹿和久九毫发无损的模样,思来想去,也只能认为是苏笑勇敢的站了出来,保护了两位女生不受伤害。

听着讲师充满善意的鼓励,苏笑只得无奈的笑了笑,接着便瘫在了地上。

他现在的身体虽然看起来千疮百孔,但只是看起来有些可怕。真正令他倒地不起的,是极度的疲惫和元灵之力的匮乏。

一路上虽然苏笑不用赶路,但因为行进的速度太多,苏笑又是被拖着走的,因此强大的风压和一路上的颠簸都极大的耗费了苏笑的体力,元灵之力虽然释放不出来,但光是清除在体内乱窜的元灵之气,就已经使苏笑那本就不多的元灵之力消耗殆尽了。

然而还没等苏笑闭上眼,一个轻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要是就这么倒下了,可就白费了鹿鹿这一番苦心了哦~“

说话的正是久九,她此刻正蹲在苏笑的面前,笑容满面的看着苏笑。

“苦心?”苏笑此时有些无奈,刚才在路上差点幸好没遇到什么凹凸不平的地方,不然怕是直接横尸荒野了。

但随即,他便发现了异常——这一路上,虽然颇为颠簸,但的确没遇到什么障碍,就连凸起的地方都没有。

苏笑感激的看向霖鹿,却发现后者此刻正怡然自得的倚在椅子上,不知道从哪找了副墨镜带着,双腿微叠,手里握着杯加冰的芒果汁,一副度假观光的模样。

“……”

“看我干嘛?把你丢上车的可是我好不好,你好重的。”

苏笑咽了口唾沫,将涌到嘴边的感谢都咽了回去。

而一旁的久九则是掩嘴偷笑着,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引得车厢里的男学员们纷纷驻足相看。

“原来你这么迟钝的吗”

听到霖鹿那略带鄙视的提醒,苏笑也是终于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身体表面的伤口和**的疲惫是实实在在的,可元灵之力的匮乏,对于苏笑这个本就没多少的元灵之力的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而且,苏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于元灵之气的掌控,比平时要强了不少。

这时久九略带玩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种在自然条件下让你的身体接近极限状态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哦。”

苏笑有些茫然,“难道这还有什么条件吗?”

“你怕不是在路上把脑子磕坏了。”霖鹿极为不屑的看了苏笑一眼,慢慢的都是鄙夷“你就没发现今天的天气有什么特别吗?”

苏笑一脸懵逼的看向窗外,此时正好行至一片荒野,只见远处天空五彩缤纷,好似极光一般,而元灵之气居然浓郁的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各种元素的纹路在天空中若隐若现着,煞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