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期待已久的个人排位战(1 / 1)

但看着久九和霖鹿两张认真的面孔,苏笑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刚才那家伙的能力层次,加上装甲,至少是b级天赋的战斗力吧。”

久九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里看向苏笑的目光有些复杂,看到苏笑有些发毛。

“干嘛这么看着我。”苏笑挤出一丝笑意,“不是有你们保护我吗?”

而霖鹿此刻却突然握住了苏笑的手,深情的说道:“答应我,不要死在别人手上,给我留个全尸做研究好不好。”

苏笑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刚有的一点情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挣开霖鹿的手,警觉向后退了几步,严厉的警告道:“霖鹿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也别乱打我的主意。”

而霖鹿则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将刚才击昏暴徒的球拍随意的扛在肩上:“切,我这也不是想要关心你嘛,打球打球。”

久九此时也是恢复了笑容,捂着嘴小声的偷笑着,眼里看着霖鹿充满了温柔。

看的苏笑甚至有些嫉妒。

三人在一番嘻嘻哈哈后,前往了网球场,而苏笑却没注意到,久九眼底的那一抹疑惑和不解,以及那不知对何物的深深忌惮。

在网球场,苏笑在被霖鹿凌虐了三个小时后,终于从她口中得到了男子所穿装甲的信息——那是一种半永久的机械战甲,虽然乍一看很像元灵战甲,但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关于这类战甲的统称为元灵武装,但其实际的分类则较为复杂,分为机械类和元灵类,以及最为少见的复合类。和单独的武器或者防护部件相比,整体性的元灵战甲更加珍贵。

机械类主要由纯粹的机械所驱动,辅以元灵晶使用,高等的机械类较少,除了附着元灵晶以外,还有复杂灵纹构成的连锁法阵。但高等的机械武装只有某些世家或者传承已久的公国才有少量的收藏,存世量较低,但其价值较高。三类之中也是比较贵的一种。

元灵类则是最为常见的元灵武装,但对使用者的实力有着一定的要求。分类批量生产的通用型和极其稀少的定制型。

复合型则是两个极端。普遍的看法认为,复合型是指那些类似于神造武器的伟大元灵武装。在保留了机械的无限变化和机关性的同时,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技术强化机械的金属构件,使其失去常规的金属特性,变化为特殊的元灵金属。

这样不仅可以随身携带,而且变化性上也是极其丰富。这便是人类的技术与神赐予的元灵的完美结合的产物。是种病态的极端。

但与之相反的是,某些元灵战甲,只是单纯的由元灵所驱动的机械战甲而已,但没有机械类那种丰富的变幻以及扩展性,因此很多人不承认其元灵武装的身份,又因为大多以战甲存在,因此这种护甲的正式名称为机械战甲。

而元灵战甲几乎没有具体的质量,同时质量等级要远超于这种类似于外骨骼机甲的落后装置。

而那男子穿的又跟一般的机械战甲不同,不但有一定的元灵之力附着其中,甚至还储存了几个低等阶的元灵之术。

同时,作为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深老饕,久九表示那神秘的驱散元灵的怪风,一定是杀了某个元灵者后,再用特殊的处理方式将其元灵固化在战甲上。

听到这,苏笑忍不住的试图呕吐起来——自己居然还想把那身战甲扒下来据为己有。

在干呕了一会了毫无效果之后,苏笑也是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开始思考自己潜在的敌人。

虽然柒月在之前就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但苏笑突然觉得柒月是个很危险的敌人,稍不留意,可能就葬身于无尽深渊。

因为了解,所以才会有深深的恐惧。

作为柒月原来的密友,也可以说是追求者之一的苏笑,十分清楚柒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勤奋,刻苦,以自我为中心,并且气量小,十分记仇,行事也格外狠辣。

在她身上,善良和恶毒是同时存在的,苏笑曾陪她去过暴乱现场救助伤者,也见过她如何在嬉闹之间卸掉别人的腿。

这种人真是最适合当boss的人了,只不过,柒月并不会给自己的敌人成长或者复仇的机会。

苏笑回头看了看笑靥如花的久九和一脸平常的霖鹿,自己也无奈的笑了起来。

人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或许在柒月眼里,自己才是反面人物吧。

回到病房之前,苏笑也试图去探望虞月,想要得知关于柒月的情报,但却被虞家的人冷冷的挡在了门外。

在告知苏笑病人还在昏迷中没有失去之后,门口的守卫就拒绝任何回答了。

苏笑也怀着一半的愧疚返回了自己的病房——毕竟,虞月是被自己打成那样的。

不过,在离开之前,苏笑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门口的这两位守卫——两位1阶甚至可能是2阶的正式元灵者。

苏笑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幼稚可笑的平凡生活,似乎被强制终结了。

那么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期待已久的个人排位战啊!

兴奋的苏笑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但在敲霖鹿房间的时候,被霖鹿强制给“冷静了下来”。

2个小时之后,睡意盎然的久九穿着小熊睡衣,坐在餐桌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晃动着双腿,她一边用手托着下巴,一边笑意盈盈的说道:“鹿鹿,要不还是把这家伙放出来吧~有个人这么盯着的话~吃早餐的胃口会变坏的哦~”

而霖鹿则是一边往嘴里塞着蛋糕,一边极为嫌弃的看着在一旁被冻成冰雕的苏笑:“那我把这家伙塞到冰箱里去。”

“噗嗤。”久九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就把他放出来吧,毕竟,我们是一个团伙的罪犯呢~”

“好吧。”霖鹿还有些不情不愿的,似乎还在为今早某人打扰她美梦的事耿耿于怀。但还是打了个响指,把苏笑从一堆冰之结晶里释放了出来。

苏笑浑身打着哆嗦,发现自己已经全身湿透了,而且衣服上的水气还不是一般的水,而且零下十几度的元灵冷结晶。

不过让苏笑难过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招凝聚元素结晶的手段,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