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教会(1 / 2)

我有一个深渊岛 邪羊 1106 字 1个月前

张旺站在镜子前,将执事级修士服穿好。

因为在深渊世界的整个西部区域都是以教廷为首,所以教廷等于是把信仰和王权全部掌握在手中,所以地位是极其尊贵的,也因为这个原因,教廷对各类修士的袍服有着严格的规定。

一般神父的日常服装以黑色细棉纺织而成,带白色小领也称罗马领,含过膝一尺的黑色束腰长袍、带十字架等饰物的腰带和披肩。

等到了正式的弥撒等场合,就变成了细麻制长衣、祭披、圣索也就是腰带、圣带、以及圣冠。神父的祭衣多为浅色,和深色的常服有所区别。浅色的祭衣上还有金色、彩色丝线刺绣,非常华丽。

而一般执事级别的修士,日常服装虽然也是黑色细棉材质,但身上的袍服只是及膝的短袍,而且腰带非常简单,只是一条黑色布带,披肩则为简单的黑色。

无论神父还是执事,其不同级别的差距主要通过胸口和手腕上的绣纹来区别。

执事从七品到一品依品级不同,其绣纹分别是圆环、人形、羊头、月亮、三叶草、水纹和太阳,分别代表了圣经中上帝创世纪的七天所做的事。

神父从三品到一品则分别是在领口和袖口绣上银纹、金纹和五彩纹。

张旺如今是七品执事,而他这一次要参加正式的驱逐者血脉测试,所以他的衣着就选择了正式的执事服。

薇娅站在张旺的身后,替他穿好胸口带一个圆环的黑色短袍,扎好腰带和披肩。

看着一身执事袍精神抖擞的张旺,薇娅也是与有荣焉。

将一身执事服穿好,张旺整了整衣装,这才告别了薇娅,向教会走去。

今天就像是得到了什么通知,张旺一路上看到好几个身着正规祭服的修士,那些人也看到了他,都是颔首致意。

就这样一路上东瞧西看地走到了教会,此时在教会外已经汇聚了很多辆马车。不断有身着正装的神职人员和衣着华贵的贵妇从车上下来。

如果不是已经了解了这个社会与原有社会存在不同,张旺甚至会以为自己走错了片场!

看着那群高阶修士们一个个挎着美女贵妇往里走,简直跟东方世界里一群和尚带着外围参加聚会差不多,太有冲击感了。

这些人里有的也认识张旺,见到他来都纷纷跟他打招呼。甚至一些不熟悉的人都带着一副笑脸。

张旺知道这些人恐怕是听到了他要进行驱逐者测试的消息,所以都过来看热闹。

要知道即便是在杰尼亚城里,也几乎没有人见过真正的驱逐者,在大家心理,那都只是一个传说,今天很可能会有机会亲眼目睹一名驱逐者的诞生,这让每个人都非常亢奋。

也难怪,在这样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极度匮乏的世界里,人们没有更好的消遣方式,这时候那些八卦消息之类就成了大家最关注的热点。

瞧这架势,大家是把这次测试当成城里的一个节目来看了。

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真让人不舒服,不过张旺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假装视而不见了。

有了一个平和的心态,张旺也是不再关心别人怎么看,他走进教会,直接朝着大礼堂走去。

此时在大礼堂里汇聚的人起码有数十个了,大家本来还在热烈地讨论着,一看到他来,整个大礼堂都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

张旺礼貌地跟众人打了声招呼,这时候就有人喊他。

张旺连忙起身,随着这人离开了大礼堂,来到了礼堂侧面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已经有六七个人,其中卡洛尔神父和达林神父他是知道的,另外还有两个神父是生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