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夜之罪恶(1 / 2)

我有一个深渊岛 邪羊 1100 字 1个月前

人嘛,都是肉长的。

这凶手也不例外,张连广也是男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这情感变得扭曲了而已。

本身已经是成年人,正是身强力壮的年纪,不可能没有需要。

之前因为一直跟母亲在一起,从小有被母亲虐打的阴影,所以母亲活着的时候他还很老实,可等母亲去世,又没有婚姻家庭的约束,加上常年在锅炉房一个人晚上值夜,久而久之,这扭曲的心理就得到了进一步的释放。

不过人总有人性的底线,不到特殊的时候,心中的魔鬼不会释放出来。

可就因为一个特殊的机会,还真就把张连广心底的魔鬼给释放出啦了。

那是一个初冬的夜晚,万籁俱寂、细雪靡靡。

人们大多睡了,因为温度还不算很低,所以只要保证一定的炉温即可,不需要忙碌地送煤清灰,闲来无事张连广就蹲在锅炉房外的墙角歇着。

锅炉房这边临近一个三叉路口,有三条路汇聚在这里,不过因为周围有很多柴禾垛、自家盖的库房,所以三条路都很不平直,显得七拐八弯,跟迷宫似的。

因为这样特殊的环境,这一带的犯罪率也很高,被称为市里的阴暗三角带。

本来是深夜,又下着雪,再加上三角地带这特殊的治安环境,所以到这时候路上就没有行人了。

张连广倒是不怕什么罪犯之类,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身上有没有几个钱,属于站在那里鬼神厌那种,罪犯也不可能找上他。

所以张连广就一直开着院门在外面发呆。

大概到了子夜时分,在远处一个路口摇摇晃晃走来个人影。

等走近了,张连广才发现那是一个挺年轻的醉酒女人。

女人穿得挺性感,一身皮衣皮裤,加上一双短高跟皮靴,那股成熟的风情一下子就把给吸引住了。

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

太妩媚了!

太成熟了!

太娇艳了!

张连广觉得自己心血管被连上了二十台起搏器,浑身跟打了龙血似的。

可巧那女人也看到了他,就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指着他鼻子骂道:“看你贼眉鼠眼的,你是不是馋老娘身子?你下贱!”

张连广心想我确实馋啊,那我就是下贱了呗。

所以就低着头被对方骂。

然后女人骂上瘾了,一边骂还一边打,张连广有点害怕,就跑回了锅炉房。

没想到那女人也跟了过来,一边追一边打,把张连广逼得躲在了床脚。

然后那女的还上脚踹,踹得张连广嗷嗷直叫。

也是被打急了,张连广顺手就一推。

那女人本来就喝醉了,身子就站不稳,这一推,她一下子就倒仰了过去。

张连广蹲在地上抱着头,半晌没感觉到对方继续踢打,就抬起头,结果看到那女的大字型摊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连广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凑到女人身前查看。

他发现那女的还在呼吸,只是昏迷了过去。

他将那女的扶起,才发现女的后脑肿了个包,可能是自己一推之下撞到了哪里。

一开始张连广想把那女的扔出去,但一想这是大冬天的,扔外面还不得冻死啊,所以他只好把那女的放在床上。

又一想自己把个女人放床上,别人看见也解释不清啊,所以又转身出去,把外面院门锁了,然后又把锅炉房的门锁死。

回到床边,张连广一脸的纠结。

这女人可怎么处理呢?

然后看啊看啊,那眼神就不对了。

张连广正值壮年,却没碰过女人,此时这一身皮装的成熟女人在床上躺着,就把他心底的某种想法给勾勒出来。

“她还昏着,我就看看,她也不知道!”

所以张连广蹲下来,仔细地查看着他从没有见识过的景色。

“还真跟我不一样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