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以战立威(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62 字 1个月前

秦入画四人抓到了攻克白超垒的关键,“无”兽贪婪,当输出足够多的时候,他宁可胀死也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元素,也因为贪婪,才会一次次误中圈套,被仙魔两界的修炼者们利用,而他们现在所思所想的是如何说服其他十五支战队的灵仙们参与其中。

秦入画与木华二人一个一个拜访同来参赛的战队,有的战队特别是缺员的弱旅很快便答应了合作的请求,毕竟他们已经失去了争夺名次的希望,能够共赢才是皆大欢喜的结果,有的战队却一口回绝了他们的提议,反驳的话一句比一句气人,灵华战队只是一支弱旅,凭什么号令群雄谁说天院选拔赛的名次不重要第一名的奖品谁来补偿

面对这样的局面,秦入画与木华也不着急,他俩只是记下了这些战队的条件,无非是第一轮战罢再议,或者以战立威。

十六天眨眼而逝,十六支战队使出了各自的绝招,也没有动摇白超垒的根本,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百万年前就已经灭绝的“无”兽,自然没有秦入画的智慧与经验,上下左右不离五行元素,众人连白超垒的风都没有摸到一丝。

一听闻灵华战队有制胜之道,不少人开始思索这项提议的真伪,如果在攻克白超垒之前十六支战队先行比试一番,再由最强战队统一指挥,白超垒也许更容易被攻克,反正天院选拔赛也是按照积分来计算名次的,他们越快完成任务,成绩自然越好,而且这场决赛并没有说不允许他们联手作战。

第十七天,原本是一战队出战的日子,但是所有战队都没有奔赴白超垒,而是在远处的平原地带站成了一个圆圈,秦入画与木华的反复劝说奏效了,几支强队本来就不服弱旅,更不愿意一天天白白浪费时间,在他们的有力推动之下,一场天选擂台战即将展开。

“秦入画,如果最后我们比出了最强者,你又拿不出攻克白超垒的方法,你知道后果吗”一战队队长冷冷地问道。

“知道我们灵华战队四个人任凭各位处置。”秦入画平静地回应道。

“知道就好十六进八,开始”一战队队长既是裁判又是参赛者,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不可能出现舞弊的情况。

灵华战队的第一个对手是十四战队,呼声最高的几支强队之一,十四战队的五位灵仙看到前面少了一人的六战队,心中总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战斗中不可同情对手,他们俨然排成了一个锥形,就在裁判号令开始的一刹那,风声鹤唳,一片片风刃夹杂着四束精神攻击朝着灵华战队迎面扑来。

秦入画四人站成了一个二字,元朗高高举起了圆觉伞,就在风刃起势的那一刻,伞面朝前,自由轮转,一圈淡黄色的光芒笼罩了身后的四人,又将所有进入这一圈佛光之中的风刃挡在了伞外,圆觉伞缓冲了对面的攻击,只有四束精神射线穿越了伞面,朝着他们快速逼近。

“太极”秦入画手指翻转,一青一红两尾鱼儿抢在精神射线到来之前绕成了一幅太极八卦图。

精神射线乍一撞上,便被两尾鱼儿吞入了腹中,这四束连发的精神攻击来自于一位三品灵仙,他的精神领域比一般的三品灵仙强大,每每暗藏在风刃之中偷袭,无不得手,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只弱旅之中还有一人的精神力与其不相上下,灵华战队构筑的两道防线将他们最为得意的冲锋挡了下来。

“广寒宫图显灵”秦入画没有给对手喘息的机会,一幅迷幻类灵图几乎与太极仙术同时出手。

眨眼之间,白色满界,十四战队的五位灵仙顿时陷入了盲境,眼前一片迷雾,除了自己,什么也看不见,连队友身在何处也不清楚,他们试图呼唤,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忽然,一条柔软的束带紧紧地勒住了他们的脖子,稍一发力,便晕了过去。

“我的尾巴厉害吧”蒲牢洋洋得意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五位灵仙,没有继续刺激这支一招都没有拦下的“强队”。

“这幅制造迷雾的灵图果然厉害”一战队队长终于开始认真起来,他上下打量着正在收起灵图的秦入画,感觉灵华战队也许所言非虚。

“简惠兄,没想到十四战队连一支少了一人的弱旅都没有战胜,真是耻辱啊”

“大意失荆州啊”

“输了就是输了反正我们内部的战斗又不计入积分。”

“喂醒醒六战队进入八强了。”

“”

十六进八的八场战斗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而灵华战队却是第二支结束战斗的战队,第一支战队据说是遇上了一支弱旅,人家打都没打,就直接投降认输了。

“秦队长的灵图果然诡异,我们输得不冤”简惠幽幽转醒,他是十四战队的队长,一个看上去阴柔、实则精神力强盛的汉子,他的话掷地有声,不但反驳了那些嘲笑,也坦诚了自己输得起的气量。

半个时辰过去,八强诞生,灵华战队的第二个对手竟然是一战队,秦入画看着对面冷冰冰的一战队队长三原,拱了拱手道,“三原队长,请指教”

灵华战队失去了主攻蓝子齐,若想战胜对手就不能走寻常之路,他们攻克白超垒的时候,必须释放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图,所以用灵图来打服这些来自于各个星域的天才,才是凭实力说话的制胜之道。

秦入画是仙界第一注灵师吴道子大师的亲传弟子,她跟在师傅身边三年时间,学到的并不只是涂涂画画,还有战术与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