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玄冕争锋(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14 字 2天前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天院选拔赛一百六十支战队已经淘汰了大半,剩下的十六支战队都是分布在四个像镇魔域一样星域的前四名,都是经历过刀山血海的强者,最终的决赛终于来临了。

十六支天院战队并不是个个拥有完整的实力,就像灵华战队失去了蓝子齐一样,这些缺员的战队都被视为弱旅,所有人都不认为他们拥有竞争天选前三名的实力,包括他们自己也是如此认为的,不过事有例外,秦入画四人却雄心勃勃,不拼到最后又怎么知道行不行呢而且在某些方面,他们是拥有优势的。

玄冕城是三重天百谷域的一座边城,天院选拔赛的决赛场地就选在这里,无独有偶,决赛的内容便是攻克城郊的白超垒,那里是魔界霸占的一处坞壁,几十年过去了,仙界并非没有实力将其铲除,但是作为新人的练手之战,白超垒还是具有一些不凡的意义的。

“妈妈,十六支战队依照抽签顺序依次挑战白超垒,根据打击力逐一评分,每十六天一个轮回,这不就像吃包子一样吗吃第一个没感觉,吃第二个也没啥感觉,吃到第六个感觉饱了,可这并不只是第六个包子的功劳啊”蒲牢自从收到了决赛信息之后,就一直嘟嘟囔囔说个不停,感觉这样的挑战非常不公平。

“嗯我们刚好抽中了第六个包子,前面这五天正好仔细地侦察一番,我们只有四个人,如何巧夺玄冕城可不是几个包子的力量就能解决的,可怜的是第一个包子,两眼一抹黑啊”秦入画认真地看了看猫盒中的信息,对于玄冕城没有更多的描述,只能自己观察体会了。

“入画,你的点子多,如何计划我们都听你的。”木华自从知道入画的修为也达到三品灵仙之后,对很多事情再也不大包大揽,仙界一向以实力为尊,他看得到入画的星光,自然愿意将更多做主的机会交给她。

“入画,你可能更适合控制战斗,灵华战队有蒲牢做副攻就已经足够了。”元朗已经参与过数十场战斗,不管说得有没有道理,他的眼界和经验自然是水涨船高了。

“如果篮子还在就更好了。”一想到这里,他的神色一片黯然,灵华战队缺人,就连属于自己的天渊池也搞不定啊。

攻打白超垒的第一天如期而至,一战队的强势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白超垒就像一个坚硬的乌龟壳,垒高数十米,空中乌云压顶,构筑了一道雷电领域的防御网,四品灵仙之下一触即亡,而他们的攻垒策略是水火交织,水,洁净,渗透,包容;火,燃烧,释放,毁灭;本来矛盾的两种元素同时遭遇,往往能碰撞出更加强烈的攻击力。

秦入画等人站在远处静静地观望着,一战队的五位灵仙首先将一桶桶热油浇上了白超垒的一面墙壁,而后水漫金山,火球四溢,大家原以为水火相交之地必然是惊天动地的,没想到那一面墙壁瞬间变得光滑如镜,就像一层冰面推开了灸热,将一个个火球送回了一战队的面前,灵仙们陷入了更汹涌的火海,他们忙着左右阻挡,那些意欲动摇白超垒根基的水流转瞬即失,水火不容的大爆炸并没有如期发生。

“像人类一样聪明,白超垒居然是活的”

“火攻、水攻均无法撼动壁垒,一战队反而被自己的攻击逼得手忙脚乱。”

“水火不侵,白超垒果然难以下手啊”

“有智慧的壁垒”秦入画看着一战队退回了安全区,心中若有所思。

第二天,二战队的策略是强攀壁垒,五根攀墙绳顺势抛出,几十米的距离似乎还没有绳索漫长,咔啦一声,五只铁爪顺利地勾住了城头,五位灵仙听得大喜,迅速攀绳而上。

白超垒很高,数十米的距离仿佛永远也爬不到尽头,爬着爬着,他们突然发现了壁垒竟然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向上延展,永远爬不到尽头也许是真的。

“我们飞上去看看谁更快”

二战队的队长心急了,他一声号令,五位灵仙迎风跳跃,试图追上城头,只要手中的攀垒绳还在,他们就有机会突破白超垒的封锁。

突然,原本十分牢靠的五只铁爪被白超垒甩了出来,没有准备的五位灵仙直接摔了下来,有的撞在坚硬的壁垒上,被飞扬的铁爪击中了命门,有的稳定身形,落地之后却被一滩毒水湿了脚面,侥幸逃出的不足三人,而且个个带伤。

“唉又是一场失利”众人看着毒水溢满了垒外的地面,心中好一阵震颤。

第三天,三战队的战术是直接找到白超垒的入口,这么大的一座建筑,魔灵们是如何进出的找不到入口便狂轰乱炸,各种仙术、仙器、符箓围着壁垒释放,他们设想的入口并没有露出蛛丝马迹,反而触发了空中的雷电魔阵。

“不好加持了雷电的白超垒无视一切攻击”

众人只见一道道紫色的雷电洗刷着壁垒上扬起的各种仙力,也将一系列轰炸挡在了雷域之外,五位灵仙一整天也没有找到白超垒的入口,反而搭上了无数颗恢复性丹药,真亏啊

“如此强悍的防御究竟守卫着什么”秦入画张开灵目,却看不透其中的玄妙。

第四天,四战队选择了夜袭,一道道黑影在子夜时分悄悄摸向了白超垒,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他们的手中紧握着一支支捆绑着超级轰天雷的箭羽,张弓搭箭,羽飞雷爆,五位灵仙看着前方乱石横飞,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

“谁说白超垒无视攻击这不是破裂了吗”

“那是什么”

忽然,一道道诡异的灰色气流从破损的壁垒中溢出,魔气就像一双大手,悄然拂过了所有的伤口,残破的壁垒迅速恢复了原状,就像没有受过创伤一样。

“这是什么加持的修复魔阵吗”

一位仙阵师自告奋勇寻找阵眼,只要破解了这个魔阵,超级轰天雷便是白超垒的克星,他有一点洋洋得意,手中的定星盘刚刚开始转动,一道看似阴柔实则刚劲的气流箭速般冲入了他的灵海。

“啊啊啊我我的本命魂器受损了”

谁也没有想到夜间是白超垒修复力最强的时间,也许是黑夜魔气比白日更盛的缘故,五位灵仙无法破解魔阵,有人还被伤了本命魂器,只好失望地退了回来。

“白超垒简直就像一尊防御型魔神”秦入画张开灵目,看清了远处的异动,她已经连续观望了四场战斗,依旧没有找到白超垒的破绽,“幸运的是,白超垒似乎并不擅长主动攻击,我再好好想想”

第五天,五战队放出了几百条死亡蛇,蛇族擅长潜伏,他们将白超垒团团围住,又扎入了垒外的泥土里,只有一小节变了色的尾部暴露在外,这一小节尾部很像一条绿色的毛毛虫,能够释放出常人难以抵挡的诱惑,自然也吸引了拥有智慧的白超垒的注意。

不一会,壁垒中伸出了几十条长长的触角,试图抓住这些钟爱的食物,而一旁侍候的五位灵仙趁机挥去了一片刀光剑影,果真砍下了一些断臂残肢,这些触角自然成为了死亡蛇的食物,这样的心理攻击却只有一次机会,五战队苦守了一整天,再也没有等到白超垒的第二次出手。

“唉美味,爱之,不惑之。”秦入画理解地点了点头道,“只能一个个试了”

第六天是灵华战队出战的时间,秦入画四人早早地站在了白超垒前,清晨的雾气悄然散去,壁垒依旧坚不可摧。

“先探一探路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图去吧”

她扬手一掷,一幅五米长卷在壁垒前徐徐展开,汹涌的江水一泻千里,比起一战队的水攻,气势更加磅礴,连绵的山岭落在壁垒的周围,如同星河坠子,构筑成一个个阵桩,也将白超垒拖入了江心。

“江水分流”秦入画看着百米之外的江水分成数道支流,环绕着一座座山体下泄,就像淌入了一条护城河一般,她突然想起了儿时在七星塔中遭遇的“无”兽,“难道说,白超垒其实是一头巨大的灵兽懂得将吞噬的力量放大之后自卫反击的无兽难怪前面五支战队都吃了败仗,他们的所有攻击都成了这头无兽的口粮。”

“关键就在白超垒头顶的雷电魔阵,魔灵们凭借这座魔阵将无兽控制在此地,为的不就是实验出无数个无兽吗”

“只要占领了一座仙界的城池,然后控制无兽镇守,魔界的地盘只会越来越宽广,再也不惧仙界的收复战,原来这才是魔灵们真正的野心。”

秦入画看着看着恍然大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接近于事实,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图并非普通的山水灵图,伴随着江水下泄,一片山水之域顺势而成,嘉陵江有多么宽广,这片领域便生生不息。

在这幅拥有探查之能的灵图之中,她看到了“无”兽巨大的形体,地面与地下的高度均有四五十米,体量更是庞大,她看到了“无”兽腹中真正的白超垒和数百名正在做实验的魔灵,来来回回,毫无惧色,江水流过之处,所有的异动都瞒不过她那双照妖镜一般的眼睛。

“收”秦入画没有将这幅灵图的效能发挥到极致,没有攻击便没有报复,她收起了灵图,就像又一次水漫金山失败了一样收了手。

看着白超垒头顶的乌云滚滚,又看了看周围或笑或思的灵仙们,她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主意,“为这么庞大的无兽建一个密封的房子,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图完全可以做到,若想以足够的攻击力诱使这头无兽放大出毁灭自身的能量,仅仅靠灵华战队的四个人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白超垒的入口就在雷电魔阵掩盖的无兽的口中,毁灭了无兽,白超垒不攻自破,若想收复无兽又瓦解雷电魔阵,就只能依靠十六支战队的通力合作了。”

“天院选拔赛的名次并没有多么重要,选拔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与魔界作战的勇士,我也是为战斗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