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镜花凤影(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70 字 2个月前

黑脉域鉴真城咸池院。

莲院水榭依旧如诗如画,蓝子齐的身影悄然出现在石桌旁,他紧闭双眼,面色惨白,直挺挺的身躯没有一丝暖意,分明已经死去了片刻时间。

突然,一滴清亮的泉水从空中落入了他的唇齿之间,又顺着舌根滑入了腹中,不一会,一直停摆的肌体慢慢地复苏,他的脸上渐渐泛起了一丝血色。

“蓝子齐,你真是命大福大啊”清角仙人将平躺的蓝子齐扶起,强行灌入了一碗补气汤,而后一边等待一边喃喃自语道,“天院选拔赛真是大手笔啊,仙帝舍不得仙界精英一一离去,竟然恩赐了一滴冥河净水,这些被救活的人岂能不誓死相随啊”

“清角仙人,我回来了”蓝子齐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一看到熟悉的荷塘与白莲,他知道,自己已经回家了。

“臭小子好好休息吧这一回,灵华战队可是替我们灵华域长脸了,等他们都回来了,不光有新的奖励,域主还会亲自接见你们的。”清角仙人拍了拍蓝子齐的肩膀,这支战队是他亲自挑选、亲自培养的,天天看着星网中的赛况,他比他们更加紧张,也比他们更感到骄傲,至少,从灵华域走出去的战队已经进入了天院选拔赛的三十六强。

紫岳域飞虹城九龙堂。

转瞬之间,陆玄英从冥河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处,陆云龙、苏明宇、西万鹏、耶律清歌与辛伯等人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一直关注星网赛事的他们没有看穿花颜面具的本事,只知道灵犀战队退出了天院选拔赛,因为一个假的秦入画。

“什么画画没有死”陆玄英第一时间听到了这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一种莫大的幸福感顿时溢满了他的心房,还有一些不敢置信。

“灵华战队还在活跃,被淘汰出局的是他们的主攻蓝子齐。”

“失去了主攻,灵华战队只怕也濒临被淘汰的边缘了。”

“被淘汰也够本了,他们四个人刚刚进入了镜花城,别的战队还没有摸到风呢,能不能找到城主令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至少目前,灵华战队优势明显。”

“玄英,你在想些什么”

“各位,我想重建灵犀战队。”陆玄英的嘴角微微勾起,从前的束缚仿佛已经不复存在,“我和紫君四人彻底决裂了,我们一起去黑脉域鉴真城找画画吧哪怕倾家荡产,也要与之相伴。”

“想老婆就想老婆呗,把我们扯进来干什么还打着什么重建灵犀战队的口号。”

“我早就看紫家的那位小姐不顺眼了,趁着仙帝尚未赐婚,我们赶紧跑吧”

“跑走哪条路你知道紫岳域与黑脉域之间隔着多少光年的距离吗”

“大家都不用调侃了,我刚好私藏了一道二十人以下的时空传送卷轴,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就此离开吧”

陆玄英从空间里取出了一壶温热的龙井茶,他倒出了一小杯,慢慢地品尝,慢慢地欣赏着窗外的梨花,一切都还来得及,只是离开了紫岳域,只怕父亲与母亲又要动怒了,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仙帝暗中的成全,更没有与父母通讯了解事情的经过与结果,这一错,便是百年。

镇魔域镜花城下。

秦入画捧着圆形锁片细细地观察着,一道道灵纹勾勒出一幅凤凰图腾,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只有凤凰一族的血脉方能开启镜花城吗

她舍不得淌血,而是选择了一个,就像注灵一样,将千羽星星力依照一定的规律灌入了一道道灵纹之中,当凤凰图腾完全染白的那一刻,咔嗒一声,圆形锁片从中央断开了,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坚固的水闸也顺势升了起来。

“入城”木华三人欣喜地看着镜花城的入口,他们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

“难道说,镜花城的城主来自于千羽星这究竟是什么指引着我来到这里”秦入画第一个钻入了水闸,待得木华、蒲牢与元朗也游入了水道,飘浮于水闸边缘的圆形锁片突然飞了起来,咔嗒一声,水闸落下,镜花城的入口再度被一块块破碎的岩石覆盖。

“镜花城有点邪门”

“邪门倒不至于,有点灵气吧”

“这里太黑了”

“各位,跟着我往前游”秦入画张开灵目,仔细分辨着水道的走向,她将一颗夜明珠绑在了自己的发辫上,所有人都紧跟着那一点光亮,游入了镜花城。

漆黑的水道左曲右弯,众人游了半个时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临近入口的位置,只不过水道之间隔着高墙,想抄近道或者直接越过是不可能的,入城的水道弯弯曲曲,大家一鼓作气又游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一片希望的光亮。

“出来了”秦入画拾阶而上,一个巨大的青石广场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三座三米高台在广场的主席位一字排开,匾额上书写的上古篆文如龙飞凤舞一般,她认出来了,那是冰井台、铜雀台与金虎台,只是不知道建在水道边的这般建筑有何作用。

“入画,镜花城中没有其他人,我们不如分头行动,两个时辰之后,不管找不找得到城主令,我们都回到这里集合”木华的目光一扫而过,这么大的青石广场不可能藏下什么重要的宝藏,他的任务是寻找城主令,城主府自然是首要目标。

“蒲牢,你也自由行动吧我在这里随便看看。”秦入画总感觉心中有一丝不解的羁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登上那三座高台一样。

木华三人快速地离开了,她首先走到了金虎台之前,一股锐利之气扑面而来,这并非她的秉性,还有一点排斥之意,于是她索性走到了铜雀台前,这一回,一股仙灵之气刹那间包裹住她的全身,她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甚至还有一丝眷恋之情。

“铜雀台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秦入画飞身跃上了正中央的高台,几根台柱一个顶,似乎没有什么可看之处,她盘膝坐在了高台之上,静静地冥想着刚才偶得的感悟,战斗频繁,她的修为又突破了三品灵仙,这一股仙灵之气恰好有助于境界稳定,三星星力在她的身周环绕,她渐渐地进入了一个常人看不见的梦境

“孩子,你来了”突然,一道凤影飞到了她的眼前,继而幻化成一位妙龄女子,一身朴素的白衣勾勒出一道曼妙的身形,举手投足之间尽显贵族气质,她的眼眸闪动着一丝清亮,竟然与秦入画的有几分神似。

“您是”秦入画没有猜出这位女子的来历,她只知道她来自于千羽白凤一族。

“我就是当年跳入冥河的凤音天仙啊,呵呵呵”凤音天仙咯咯咯地笑了笑,一副生性活泼的样子,“你应该来自于银河域吧我的后人”

“您知道银河域”秦入画有一点傻了,或许她的生母陆檀雅真的拥有一丝凤音天仙的血脉吧,自己这个夺舍的外人居然在这里拥有了一位妙龄祖先,还不能说不是。

“当然知道没想到你能来到这座城池,还第一时间登上了这座高台,真是机缘巧合啊”凤音天仙轻轻地笑了笑道,“镜花城最特别的地方便是这座铜雀台,当年我就是从这里踏入神域的。”

“先祖,您没有死”秦入画有一点怔忪。

“我这么坚强的人怎么可能真的跳河自杀安了安了我只是跳入冥河,从水闸进入了镜花城而已,你看到的只是我残留此间的一抹意识,跟你说完这一篇话,我就真的离开这个仙界了。”凤音天仙抬手一指,一缕神识幻化成一团光球,飞入了秦入画的灵海,她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后人,此生已无悔了。

“这是开启神域之门的钥匙”秦入画逐字逐句地感悟着传承之道,大多数意念是难懂而生涩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初阶的道理,她一触便了然于胸,神域之门的钥匙金光闪闪,与朱雀盘和青鸾笔一样悬浮于灵海之上,她安静地冥想了半晌,顺便稳定了自己的修为。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凤音天仙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后人。

“秦入画”秦入画接受了先人的传承,她一睁开双眼,便看到了渐渐黯淡的凤影,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就像真的做了一场美梦一般。

“如果今后有缘,就来神域找我吧”瞬息之间,凤音天仙化作一道千羽白凤,从铜雀台上彻底地消失了。

“神域多元宇宙近百年是不用想了。”秦入画将自己的思绪简单地整理了一番,再一看手边的计时符,居然过去了一个时辰之久,“这么说,我还有一个时辰找到先祖留下的宝贝,包括那枚城主令了。”

她一个弹跃便跳下了铜雀台,谁能想到镜花城中最宝贵的东西就藏在这三座高台之上,哪怕是木华,也会第一时间忽略这个青石广场,城主令藏匿于冰井台的某块榫卯中,这里的寒冰之气并不适合她的体质,还有一些凤音天仙的杂物放在金虎台的某块石砖之下。

杂物不多,只有三件,一是一件米色浅花素衣,可以抵挡六品灵仙以下的攻击;二是一幅可以入体的铁马秋风图,坚如铁,快如风,是最适合躯干部分的九叠体灵图;三是一枚小巧的玉印观音,作用与云门扑克牌一样,可以定点传送。

“好东西”秦入画首先将第一个传送位定在了铜雀台边,继而引灵图入体,“铁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云凤缭绕图、行云回雪图、龙转凤翔图、铁马秋风图,如今只差左臂与左腿没有灵图加身了。”

至于那件看似普通的素衣,她将其收入了空间,这个时候换一件衣服也太打眼了,想到镜花城从此成为了她的一个落脚点,她的嘴角便情不自禁地勾了起来,心道,“我又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