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恶战一场(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53 字 1个月前

冥河之水奔腾不息,重力、削弱、破防、错位,每一个浪头打过去,魔灵的气焰便被削去了一截,不一会,水漫魔躯,十几头一二品魔灵沉入了河底,化作了静待轮回的水鬼,而其他的魔灵则在惊涛骇浪中努力稳定着身形,剑锋、冰锥、圆觉伞、降魔印,灵仙们的攻势一波强过一波,只有紫君仍在与秦入画恣意斗气。

“狮子滚球图显灵”

“噗哧”蒲牢看着冲向了魔灵战队的三头雄狮还没有魔灵们高大,心中不由得暗自发笑,不过这几头狮子确实给力,至少合力将一头三品魔灵围杀了。

“江海奔腾图显灵”秦入画没有出风头的**,她的灵图便是将魔灵们送入队友们的手下,团队合作永远比单打独斗强上百倍。

“入画,那幅雪溪沉虾图刚刚沉入河底了,魔灵们有备而来啊”木华幽幽地传音道,若是有了防备,他们就不会被灵图所伤,这一想,他的心中甚是解气。

“我们尽力拼杀大不了借金桥图离开”秦入画将魔灵们驱赶至一个不远不近的水域,既方便自己人杀敌,也阻碍了近战的不利,她的江海奔腾图已经显灵了三次,又一幅广寒宫图飞到了魔灵们的中央。

冰雾在冥河中徐徐流淌,一团团广寒宫的迷雾借着水势笼罩了魔灵战队,水下并非陆战魔灵们的长项,但是一般的灵图是休想阻拦他们逼进水闸的,至少这幅广寒宫图在这里遇到了挑战。

吼吼吼吼

突然,一头龙形魔灵魔化了,十米高的身躯完全压过了所有灵图的威势,一头头没有魔化的魔灵顺势攀爬于他的脊背之上,他们硬生生击碎了迷雾的阻碍,朝着冰雾仙阵中的灵仙们踏水而来。

“不好是一头四品魔灵”众人只觉得自己在这头魔化的魔灵面前,显得格外的渺小,它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卷曲之间就吞下了一片冰雾,它的双腿健壮有力,每一步都踏在了广寒宫的支点上,迷宫失去了支撑便成为了一堆积木,这竟然是一头魂体双修的大魔灵

“画画,起舞我来掩护”陆玄英不知道画画站在什么方位,但是他记得健翮凌雪舞,那是一支可以越级杀魔的战舞,也是诸葛神算图算出的唯一胜算。

“篮子,加强冰雾给我十五秒”秦入画不愿外人瞧见自己的绝技,冰雾弥漫也是一种迷惑魔灵的手段,二品巅峰有胜算吗她脚尖轻点,龙转凤翔图瞬间加快了步速,几乎同时,她手指连转,一幅剑舞紫光图挡在了众人的身前。

“这是”陆玄英看着那一片紫色的剑光之盾,眼眶突然就红了,画画竟然将她的思念绘成了一幅灵图,他想起了大慈幻境中的那一抹温柔,此时此刻便化作了一道更坚毅的剑斩。

圆觉伞缓冲限速

狮子滚球图冲击

四品魔灵的拳头忽而一滞,攀爬其上的小魔灵们顶着刀光剑影,迅速将三头星力凝聚的雄狮捏死,而后,拳风笔直向前,重重地砸在了紫光盾之上,激起了一股强大的水波。

滔天的河水掀起了十米高墙,紫光盾碎,魔灵们受到的反弹之力也不小,四品魔灵的身躯左右晃了晃,竟然向后退了三步,冥河之水迷离了他的眼睛,当他再次握拳之时,秦入画已经赚足了三秒钟时间。

又一幅剑舞紫光图挡在了四品魔灵的前面,陆玄英在紫光盾上点燃了三昧真火,蓝子齐加强了冰雾仙阵,众人拾柴火焰高,哪怕是紫君等人为了活命,也各自亮出了绝招,谁也没看到秦入画的身影,只看见一幅幅剑舞紫光图从冰雾中挥出,速度与紫君的狮子滚球图不相上下。

“第二十步”秦入画在冰雾中独自舞动着手臂,每一个舞步迈出,都伴随着一幅灵图出击,这是她从云门扑克牌中获得的灵感,健翮凌雪舞一共一百零八步,云门扑克牌一共五十四张,若是每一步都洒出一幅灵图,攻击力是否也能翻倍

十五秒悄然流逝,灵犀战队与灵华战队共同抗住了四品魔灵的狂攻,只不过他们修为太低,勉强支撑已让众人个个带着内伤,木华连续出手,为众人疗伤送药,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先前的冲突了,联手作战才能换得一线生机。

“第三十步,最强一击”秦入画一步踏下,数十道星力从天而降,一道道雪白的光柱将魔灵们囚困其间,千羽星星力反复冲击着四品魔灵的灵海与心脏,攀爬其上的小魔灵们仅一个照面便化作了尘埃。

“突破了三品灵仙第三十一步,第三十二步,第三十三步”秦入画搏命而走,又赚得了三道更加强大的星柱,一道道白光围着四品魔灵上下缠绕着,试图逃出舞杀范围的其他魔灵们一下子全被逼回了囚笼之中。

她的修为成功越过了三品的门槛,健翮凌雪舞也拥有了越级击杀四品魔灵的威能,首先破碎的是强敌的灵海,大魔灵的魂力再强大,也不是仙界千羽白凤的对手,而失去了意识的四品魔灵只能在光柱之中东冲西撞,再也不能对这些仙界的挑战者们张牙舞爪。

“一剑飞仙”电光石火间,陆玄英祭出了自己的必杀剑技,一剑刺中了四品魔灵的心脏,又将其搅得粉碎,灵海与心脏先后遭遇重创,大魔灵瞬间跌回了原形,不一会便毫无抵抗、毫无尊严地死去了。

“魔灵战队消亡了”众人看着前方浑浊不堪的血水,心有余悸,这支战舞太厉害了,几个回转便将整支魔灵战队彻底地覆灭了,他们甚至不知道其中的运气所在,如果不是秦入画临阵突破了三品灵仙的修为,倒下的只怕就不是大魔灵,而是自己这十个人类了。

冰雾渐渐消散,秦入画却在思索着这个图舞并举的失败,在健翮凌雪舞中加上灵图是她的尝试,二十步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失败的体验。

健翮凌雪舞的威力并没有增加少许,反而在前二十步里少了些专注与纯粹,还好后程的星力强大而连贯,也许,她应该以自己的舞步作画,而不是采用与之无关的嫁接灵图吧。

“你”突然,蓝子齐被一道冲击波击中了头部,在水中连续翻滚了好几圈,他还是大意了,胜利之后,冰雾消散,他竟然忘记了提防小人的陷害。

“画画”陆玄英大惊失色,他想冲过去,但是有人比他更快。

“篮子”灵华战队的所有人都惊怒地猛扑过去,将蓝子齐护在了中央,重生之术,愈体仙丹,只要能够救活他的方法,众人都尝试了一番,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蓝子齐的心脏已然停止了跳动,他们一时间竟然忘却了世道艰险。

“哈哈哈哈跟我抢男人这是紫家粉碎灵海的穿灵刺,谁也休想救活她”紫君冷笑不已,仿佛一桩心愿已然达成,她的心中始终是放不过秦入画的。

“畜生灵犀战队容不下你”这一刻,陆玄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盛怒,他没有救治之能,只能捧着自己的猫盒,连续进行了一番操作,而后看着被团团包围的蓝子齐,流下了伤心的泪水,“画画,是我害了你啊”

“陆玄英,你疯了吗为什么让灵犀战队退出了天院选拔赛”紫君看着猫盒中刚刚收到的信息,面目狰狞,比之先前更加地疯狂了,天选战队的进退一向由队长决定,陆玄英发布了退赛的指令,也就意味着他们五个人完全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她大声叱喝道,“我们五个人的前途全都被你毁了”

“完了完了我们好不容易杀光了魔灵,镜花城近在咫尺,可是现在,一切都被那个女人破坏了”乘肩灵仙同样是相当的恼怒。

“哼这里本来就是我们先发现的。”蒲牢小声地抗议着,直听得紫君等人眼中一暗。

“各位,可以让我看她一眼吗”陆玄英没有理睬紫君的抓狂,他任由先前的队友们撕扯着他的衣襟,目光却是死死地盯着蓝子齐的方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已经做出了一个新的决定,离开紫君,离开紫岳域,他要重整灵犀战队,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画画和那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

“他不是”元朗刚想将入画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对方,却被木华一把揪住了肩膀,将头拧了回来。

“不是什么”陆玄英感觉这个世界已然坍塌,这句脱口而出的口误也因为心底的伤痛而被彻底地忽略了。

三分钟之后,所有死去的和退赛的选手都将离开这个星网世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画画,这一刻,他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他的身影也越来越淡,不一会,便与紫君等人一起消失于茫茫的河水之中。

“老木头,为什么不让我把篮子替入画死去的消息告诉陆玄英”元朗有一些傻傻的不解。

“他们想杀的人是入画,难道你想再失去一个队友吗哼一个退赛岂能挽回篮子的性命”木华冷冷地骂道,“只有你这个傻瓜,才想着与那几个人交好,如果我们不是有一点实力的挡箭牌,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老木头,元宝,蒲牢,篮子是替我而死的,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秦入画已经哭不出来了,她失去了玄英,又失去了蓝子齐,如果说感情是她的劫,她早已是万劫不复。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用了,还是先想想如何进入镜花城吧”木华的脸上稍降了一些寒意,他们还在天院选拔赛中,总不能让队友白死吧

“是啊这里的血腥气太重,很快便会引来水鬼的。”蒲牢拉着妈妈来到了水闸前,认真地研究起来,至于那个狠心的爸爸,他也不打算理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