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所谓婚约(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98 字 1个月前

星网天院选拔赛单元里一片热烈欢腾之声,上亿仙民围观了这场苍龙山的博弈之战,有的是连夜赶来助威的,有的是刚刚从睡梦中清醒又赶来围观一个结果的,所有人都为这场胜利欢呼雀跃,为秦入画与蒲牢的足智多谋而喝彩。

“凤仙军太强悍了少游军七道关隘又怎样还不是一破再破”

“从此,苍龙山尽归仙界,这一百八十二峰周边的数十座城池也是我们的了”

“可惜天王峰湖底屏蔽了猫盒的信号,我们不知道秦入画与蒲牢是如何将凤流年救出来的。”

“可惜什么秦入画与蒲牢在苍龙山中戏耍了少游军一圈还不够精彩的吗”

“对对对我要投票给这两个孩子”

“可惜他们都戴着花颜面具,根本看不清修为与样貌。”

“”

秦入画与蒲牢并不知道星网上因二人而起的热度,他们没有参与凤仙军的庆功宴,在上交了十朵梦醉昙花之后,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小队营地,两天没有照看小回雪,也不知道她会不会饿、会不会冷、会不会哭闹一想到这里,二人行进的步伐顿时加快了许多。

“回雪,妈妈回来了”

“你这个妈妈当得可不称职啊”

秦入画原以为自己会听到小回雪的哭泣,却不想一撩帐帘,听到的却是一道熟悉而低沉的男声,她傻傻地站在帐帘边,一道阳光将那人古铜色的脸庞映照得棱角分明,一双狭长的眼眸微眯,一道浅浅的橙白勾勒出雕塑一般的鼻梁,他的嘴唇稍显丰润,这一刻,却紧紧地抿着,似乎有一丝薄怒。

“赤苏,你怎么来了”秦入画觉得自己仿佛是第一次正眼瞧着这位驰骋魔界的仙人,她的目光落在了赤苏米白色的衣袍上,繁复优美的花纹衬托出一种不为人知的高贵,再往前看,赤苏的双手抱着小回雪的细腰,骨节清晰,力度柔和,反复的举高高将小回雪逗得十分开心。

“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回雪挨饿受冻吧”赤苏淡淡地瞥了入画一眼,又继续淡然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未婚妻,虽然跟别的男人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是只要你以后一心一意地跟着我,我还是可以做到不介意的。”

“啥未婚妻我怎么从来不知道”秦入画原本还是一副呆傻的模样,她没有想到赤苏仙人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营帐中,可是一听到“未婚妻”三个字,她立马感觉自己受刺激了,说出来的话也立刻变得逻辑清晰、条理分明。

“秦回雪是我和陆玄英的孩子,除了他,我不想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从前在白藏星的时候,非常感谢你救活了我的一帮同伴,那些七十二库的宝藏就当是我跟你借的,随时可以奉还,但是聘礼之类的玩笑以后还是不要再开了,我无法受用。”

“你啊一听风就是雨,坐吧我们边吃边谈”赤苏被入画的一番驳斥气得笑了起来,他挥手推出了一桌美味的宴席,见到入画不甚在意,便将蒲牢也一起拉了进来,他的婚事本来就是公开的,不介意旁人知晓。

“赤苏,我感觉你很危险”秦入画奔波了两天一夜,早已是饥肠辘辘,又哪能不被这些美味佳肴吸引,她认真地看了赤苏一眼,第一次认识到驰骋魔界的仙人确实不好对付。

“危险有你们两个潜入天王峰危险”赤苏一想起这件事情,居然有一丝后怕,他夹了一大块回锅肉,放在入画的碗中道,“我是天院选拔赛的裁判,恰好分派了监管几支战队的任务,其中就有你们灵华战队。”

“有灵犀战队吗”秦入画狼吞虎咽的同时,耳朵一直竖得尖尖的。

“入画,你就那么喜欢陆玄英他的父亲已经去紫微仙宫替他与紫家五小姐请旨赐婚了而且,你一个人带着小回雪算个什么事没有一个婚礼,也没有一件像样的聘礼,你就那么自贬身价、不求任何回报的吗”赤苏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火大了,他叭地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竹筷,死死地盯着垂头不语的入画,就像在等着一个承诺。

良久,他终是被贪吃的三人组气倒了,入画、蒲牢加上小回雪只知道埋头苦干,压根就不理会他的情绪是否正在起起落落,他重新拾起了竹筷,夹了一口清炒豆角,咀嚼之后,终于气定神闲地说道,“我们的婚约是家父与吴道子大仙在百年之前定下的,你若是想退婚,先找一个理由说服我吧当然,小回雪不是理由,我很喜欢这个孩子。”

“可是赤苏,我成为吴道子大仙的徒弟是在与陆玄英有了几十年感情、又有了小回雪之后发生的事情。”秦入画吃了个半饱,勉强可以应对赤苏的问题了,她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坦诚相告的,特别是在解决麻烦的时候,“如果玄英与别的女子成婚了,我自然会斩断情丝,从此专注于修仙一道,这段感情早已耗尽了我的大半精力,更不愿意再入红尘,所以,对不起,赤苏,我不能接受这个婚约。”

“入画,自从你接受了青鸾笔与朱雀盘这两件本命魂器,你就是吴道子大仙的徒弟了”赤苏没有把仙帝收回成命的消息告诉入画,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修为、品性、才华、战绩,哪一点也不比陆玄英的差。

“赤苏,你懂感情吗”秦入画认真地看着赤苏仙人的眼睛,慢慢地游说道,“感情最忌条件,财富、地位、权势、手段甚至外表都是上天给予一对情侣的考验。”

“我和玄英一路相伴,彼此了解,虽然没有时常朝夕相处,但是我们都明白,这一颗心给出去了便再也收不回来,心若碎,情亦断,我们刚刚破解了飞鸟与鱼的迷局,仙帝赐婚也为这段感情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是修仙者必经的情劫,我迈过去了,就到达了另一个境界。”

“另一个穷困潦倒、孤苦无依的境界”赤苏自嘲地笑了笑道,“傻瓜被人家白吃了一顿还笑得这么开心,天底下只有一个你这样的傻女人”

“赤苏,当年你还不是舍身饲虎了”秦入画淡淡地撇了撇嘴道,“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瓜”

“那那能一样吗”赤苏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本来想好的对策一下子全都想不起来了,他故作镇静地端起了水杯,一边浅浅地抿着,一边认真地打量着对面这个倔强的大女人,直到他的猫盒里传来了新的讯息。

“赤苏,谢谢你你还需要白凤羽吗”秦入画看着低头查阅讯息的赤苏仙人,想起了当年的他曾向自己索求过一片白凤羽,那也是他唯一感过兴趣的东西。

“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赤苏仙人收起了猫盒,又恢复了以往玉树临风的模样,他站起身来,眼神怪异地瞅了一眼安静的入画道,“拔光全身的羽毛,你也愿意”

“什么滚出去”秦入画恼羞成怒地大吼道,拔光全身的羽毛亏赤苏想得出,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优雅大方的气度,只觉得这番调戏着实污秽不堪,管他是不是裁判,她已经骂出了口。

“哈哈哈哈”赤苏仙人闻言十分开心地走了,只留下了一长串的笑声,引人气闷。

“妈妈,赤苏爸爸欺负人”秦回雪听不懂大人的对话,但是她已经懂得察言观色了。

“以后唤他赤苏即可,爸爸两个字是他教你说的”秦入画死死地压住了心头的怒火,一见到小回雪立刻抿唇不语的委屈模样,心头不由得一软,赤苏也太会收买人心了,只是短短的一两天,就将小回雪收服了,她自言自语地感叹道,“唉总算是把这个无厘头的婚约之事解决了,赤苏不是一个强买强卖的人,他既然提出了要求,自然是心中已经舍弃了什么。”

她看着满桌丰盛的宴席,想着赤苏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忽然觉得,这世间为什么有这么多优秀的男子眷顾自己,而她却无法一一回报,这究竟是什么运什么缘

只是她把赤苏的坚持看得太简单了,她看不到赤苏,不等于赤苏无法看到她,身为天院选拔赛的裁判,赤苏的追求还远远没有终结

“来来来我们做一件开心的事情”蒲牢不喜欢营帐里沉闷压抑的气氛,他扬手挥动着自己的战兵牌,成功地将秦入画与小回雪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的战兵牌积分已经超过三千分了魔魂珠也有一千多枚了”

“怎么有这么多”秦入画试图仔细地算一算,从天王峰开始到攻克苍龙峡谷,他们击杀了多少魔灵已经算不清楚了,不过完成那个采集梦醉昙花的任务,她与蒲牢各得了五十个积分,而这一场大战之后,她的战兵牌足足累积了五千多分,魔魂珠也有两千多枚,几乎是蒲牢的一倍。

“多还不好吗不知道老木头他们怎么样了,我们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瞧见他们三个人。”蒲牢喜滋滋地将战兵牌系在了腰间,看着小回雪嘟嘴的表情,又飞了一个香吻。

“是啊老木头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蒲牢,你在这里陪着回雪,我去星晶矿洞里瞧一瞧。”秦入画一想起队友,也觉得他们迟迟不归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特别是在凤仙军大破苍龙峡谷之后,星晶矿洞里不可能什么动静都没有吧

“嗯一切小心”蒲牢逗弄着小回雪,再一抬眼,人已经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