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地火精华(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05 字 1个月前

秦入画看着远方幽暗的天空,数十条墨龙正盘旋在天王峰顶,他们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倒灌的湖水,一条条瀑布从地底升起,又落向了苍龙峡谷方向,意欲祸水东流。

这一刻,凤仙军士气大振,正在全力进攻魔灵哨卡,而魔界的少游军已经乱了,骂的骂,喊的喊,谁也不知道凤流年究竟在哪里,所谓的搜索也变成了一个形式。

“蒲牢,敢不敢和我一起去打个秋风”

“妈妈的意思是杀个回马枪吗”

“只是想看一看那些地火精华长成什么样”

“奉陪到底”

秦入画与蒲牢相视而笑,二人顾不上一夜的疲惫,一个跃步便钻入了地底,这一次的行进比先前的顺利多了,也小心多了,趁着魔灵们的注意力大都在地面之上,他们左拐右拐,半个时辰之后,还真的潜到了天王峰底。

只是如今的天王峰已经是一片泥泽之地,天然湖泊的下面还有一处更广阔的地下水域,别说地火精华,就是一株梦醉昙花也找不见了。

灵目避水

稀薄的泥泽中,秦入画趴在蒲牢的龙背之上,四下观望,而后选择了一处基础较为稳固的水域,一头扎了下去,金龙本是池中之物,她又擅长潜游之术,一人一龙化作两条尺长的游鱼,向着千米之下的深潭加速游去,三米之内,流水避让不侵,越往下潜,水流越是清澈,她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直到游到了一块巨石之上。

“妈妈,我们似乎到底了”蒲牢看着这块数十吨重的巨石,天王峰的一切似已化成了飞灰,再也找不到熟悉的环境了。

“灵目居然无法透视这幅金桥图还有一次显灵效果,我们穿过去看看”秦入画却没有放弃,不知道这块巨石的成份如何,她的灵目无法穿透的地方,也许有着更大的收获。

一架金桥果然有穿越巨石之能,一人一龙在石头的缝隙间摸索前行,这一块巨石的下面是更多的巨石,穿梭了五分钟之后,她的灵目突然又恢复了透视之能,她看到了,在一块块巨石的下面,有一处天然的洞穴,里面似乎还有一丝人气,她指了指方向,金桥顺势飞了过去,两分钟之后,她与蒲牢顺利地落到了一方干燥的地面。

“凤流年”秦入画惊诧地发现了一头受伤倒地的千羽白凤,她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是魂力耗尽导致了化形与昏厥。

重生

她挥了挥衣袖,一道恢复仙术如点点雪花落在了凤流年的身上,只是不知道二品仙术对七品天仙来说有多少作用,“咦七品天仙凤流年突破了难怪难怪”

此时此刻,秦入画与蒲牢才顾得上四下观望,本来漆黑如墨的山洞,因为点点红光而变得流光溢彩,他们乍一抬眼便生生地愣住了,那些飘动的红色莹火不就是他们心心念念的地火精华吗

这些数十万年、数万年的地火精华是仙火榜上排名前百位火种的精华,仙火生生不灭,火灵自然凝结成一团团轻薄粘连的凝胶,升至空中,自带光芒,而这处天然洞穴正位于一团仙火的上方,周围全是寒潭之水,所以才能拥有如此平和宜人的温度。

“凤流年的突破只怕与这些地火精华脱不开关系吧”

“妈妈,我们要不要也收集一些”蒲牢看着山洞中飘飞的红光,心头一阵阵发烫。

“若想收集地火精华,必须拥有一套特殊的器皿,我们没有,还不如在此地即时吸纳的好。”秦入画想起了葛布灵仙曾经告诉她的秘闻,地火精华一旦离开了地底,就会慢慢地失去一些效用,没有强悍的采集之术,还是不要贪多,就凭借当时的修为,能吸纳多少是多少。

听着凤流年的呼吸渐渐平稳,她的心中稍稍放了点心,而后右手一招,青鸾笔顺势落入手中,又向某团红光一点,一束地火精华顿时被笔尖吸住,转而送入了她的口中。

地火精华一入口,就像一团棉花糖滑入了她的内腹,不热不凉,满口清香,灵海之中的云凤缭绕图第一个发现了它的存在,魂力一卷,便将其吞入了朱雀盘所在的阵眼。

“不够吃”秦入画看着跃跃欲试的青鸾笔与噬灵魔焰花,感受自己的身体并无异状,于是又连续吞下了四五团地火精华,这一下,云凤缭绕图再也无法吃独食了,位于右臂的行云回雪图与位于右腿的龙转凤翔图也开始吞噬这些大补之物,一来二去,竟有些争抢的意味。

“趁机修炼一番吧”秦入画回头看了看蒲牢,他的饭量竟然比自己的还大,只是想起前人的叮嘱,她又认真地交待了一句,“蒲牢,吃饱了即可,不要贪多。”

“知道了妈妈”蒲牢一甩龙尾,十几团红光被他卷入了口中,就像吃了一大口蜂蜜一样的畅快。

秦入画驱动了三门由功法进化而来的仙术,三幅体灵图在她的体内同时运转起来,一缕缕地火精华化作一丝丝锦线,穿过了每一幅灵图的每一道灵纹,就像绘画一样,从始自终平缓地流动着,她专门挑捡那些年份久远的地火精华下手,直到这些仙力被她的精神和**完全消化,而后便是再吸入、再吸收的轮回。

这一坐便是三个时辰,当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再也无法吸纳一团地火精华的时候,她静静地睁开了双眼,灵海之中,云凤缭绕图升级了,如今已是一幅八叠体灵图,她的修为也即将突破三品灵仙,地火精华将她的全身上下完全改善了,每一寸肌肤里都蕴藏着深不可测的能量。

“妈妈,你醒了”蒲牢虽然吃得又多又快,却比秦入画领先一步完成了进化,他喜滋滋地挥了挥龙爪道,“我快要突破二品灵仙了”

“恭喜恭喜二位”

“凤凤将军,你醒了”秦入画听着身后传来了两句幽幽地道贺声,再一回头,千羽白凤不见了,一位青年将领黑衣短装坐在了她与蒲牢的身后,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多谢救助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凤流年目光炯炯地盯着秦入画,先是道谢,后是追问,就像发现了什么奇人奇事一般,“刚刚听这位小兄弟说,你们就是大闹苍龙山、引来百万追兵的那两个斥候”

“见笑了”秦入画嗔怪地斜了蒲牢一眼,吓得他立刻脖子一缩,不敢再随便胡言乱语。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我凤家流失在外的族人。”凤流年自信地说道,“确切的说,凤家只有凤音天仙在数万年前的凡间诞下过孩子。”

“我不认识凤音天仙,我来自银河域。”秦入画回想起当年,自己一缕孤魂穿越时空来到了这个宇宙,她的心始终是属于另一个时空的银河域的。

“你不愿意承认也无妨,说说吧,你们是如何避开那些黑鳞鲛人来到这个洞中的”凤流年十分理解秦入画没有归属感的想法,不过既然让他遇到了,想再度离开凤家已是不太可能了,他挥了挥粗壮的胳膊,感觉力气正在一点点恢复,也不知道瑞思他们现在有没有攻克苍龙峡谷。

一提到离开,蒲牢立刻兴奋起来了,“我们是从后面穿梭过来的”

“后面”凤流年回望着山洞后面的层层巨石,一想到这两个斥候有办法离开这个天然洞穴,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你们有办法”

“我们有金桥图帮忙”秦入画从怀里又摸出了一幅相同的灵图,他们没有从魔界方向进入,自然遇不上那些缠人的黑鳞鲛人。

“金桥图吴道子大仙的作品”凤流年一听是这幅灵图,心中完全没有了担忧,他虽然未曾见过,但是早已耳闻了这幅灵图的厉害之处,再看秦入画时,已是格外亲切了,“两位小兄弟,我们恢复得差不多了,不如就此离开吧苍龙峡谷还等着我们呢。”

“没问题”秦入画留恋地回望着山洞中飘浮的地火精华,数十万年的已经被他们吞噬一空了,剩余的都是数万年的,但是放到外界同样珍贵无比。

“云门”凤流年突然从怀里摸出了两张扑克牌,两扇一人高的云门凭空而降,落在山洞一侧,又渐渐地隐去了形状,他将其中的一张递到了秦入画的面前道,“收着吧以后还有机会再来一趟”

“云门扑克牌”秦入画看着牌面上的朵朵云霞,满脸震惊之色,一时间连尊称都忘记了,“凤流年,您就是云门扑克牌的仙铸师”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两张,还赠送得如此随意。

“原来你知道”凤流年浅浅地笑道,“还没问两位小兄弟的姓名呢。”

“走金桥图不等人我们边走边说”秦入画不愿意在寒暄中浪费时间,她一把拽过了凤流年的手,而后跨乘在龙背之上,悄然离开了这座山洞。

苍龙峡谷对于仙魔两界来说一直是一块铁板,谁踢都痛,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了,彪悍的少游军从一开始就占据了一夫当关的防御优势,凤仙军连续进攻了一天一夜也没有突破他们的哨卡,转折在黎明到达之前来临,七十支主力中队围杀凤流年失败,天王峰坍塌,魔界大本营的粮食物资被淹,连续作战的少游军因为没有后援,又疲惫不堪,竟然出现了一个天大的纰漏,让凤仙军的几支斥候小队钻了空子,不但斩杀了几十名哨卫,还洞开大门,直接攻下了最关键的第一道哨卡。

凤仙军士气大振,又以排山倒海之势连续攻克了第二道、第三道关隘,清晨时分,主将凤流年带着两名引开了少游军主力的斥候回到了军中,一番指挥调度之后,凤仙军如三千尺上的瀑布流水一般,一下子冲破了魔界第四至第七道关卡,两个时辰之后,苍龙峡谷终于归属于仙界。

“大势已去少游军全体退守森寨城。”魔界主将少游看着大本营中遍地狼藉的水患,又看着远处苍龙峡谷升起的凤仙军旗,终是下令退兵,离开了盘踞数百年的苍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