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梅兰菊荷(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75 字 2个月前

星际飞舟的鉴定栏终于在万众期待中更新了,普通座与豪华间里的灵仙们几乎同一时间在光屏上注意到了梅兰菊荷图的鉴定结果,这一看却是个个兴奋热烈地议论起来。

“具有显著的美化容颜、提升气质与去除矿息的功效,备注:可完全净化星晶矿洞飞尘异味。鉴定结果:上品二叠原创灵图,使用年限:三十年,最佳显灵方位:人体面部与颈部,因鉴定消耗,故只剩一次显灵效果,建议成交价格:一万枚星晶。”

“我不是在做梦吧这幅灵图可以完全去除下矿洞染上的飞尘异味”

“天啊天啊我要我要砸锅卖铁都要”

“二叠原创灵图不要小看原创二字啊这位二品注灵师的水平不低”

“一幅只剩一次显灵效果的二叠灵图只怕就值这个价了,不过我可以在星际飞舟上发布任务,希望那位神秘的注灵师多绘制几幅这样的灵图出来。”

“是啊梅兰菊荷图大概是第一次面市,否则流云域的那些商人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这位注灵师的,我们好幸运啊”

“进入拍卖流程了抢吧就图个乐子”

“”

秦入画正在专心阅读关于绘制灵图的章节,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人因为她的梅兰菊荷图而疯狂,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仙界,可以自由学到的灵图只有那么十几幅,而自带特殊功效的灵图大多是不传之秘,难怪鸿涛灵仙说,找不到起始路径的临摹就是白搭,只有师承、家承和境遇三条途径可以获得灵图的绘制方法。

“那么,我学会的百花争艳图和水陆攻战图,完全来自于自己的理解又如何解释这不也是临摹而成的灵图吗落笔自有先后,画龙点睛、以点破面、一线连山、曲成万物,这些经验难道是来自于前世艺术教育的影响”

“仙界灵图不再限于攻防战斗,也适用于生灵、器具、衣饰、建筑、灵食等等,甚至一个人的身体和灵海,七重天天仙的最高境界便是把全身内外炼制成一幅完整的灵图,幸亏这些灵纹不是外显的刺青啊”

她一下子学习了这么多新奇的灵图知识,忽然有一种坐井观天的感觉,“赚星晶赚星晶先把那公开传授的十二幅灵图学会”

“咦这本注灵师理论初识的最后一段居然讲述了一点关于修复灵图的内容,残缺的灵图大都是可以修复的,不过只有拥有灵目天赋或者乾坤之眼的注灵师才能完成,我就拥有灵目和青鸾笔,这这不是天降灵运吗”

秦入画越想越是心喜,“没有师承、家承,我可以自己去寻觅境遇,修复灵图不就是一次最好的临摹机会吗而且我还拥有前世那么多精妙无双的绘画记忆。嗯我对于注灵师这个灵职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时,光屏下方的储物箱里突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坠物声,一下子惊醒了正在梦想未来的年轻人,她打开箱门一看,居然是一张白色的星际卡,星际卡是仙界通用的星晶储蓄卡,白色代表着二品灵仙或者二品注灵师的身份。

“秦入画,二品注灵师,一万五千五百枚星晶”秦入画将星际卡接入光屏旁边的猫头鹰记录盒,被这个余额吓了一大跳,“这是拍卖梅兰菊荷图的收入”

她立刻转战光屏,将鉴定栏、交易栏和委托栏都浏览了一遍,可不是,这幅新的灵图具有美颜、提气、去味的功效,仅仅委托栏上请求交易的信息就多达三十九条,她看走眼了,星际飞舟上有点小钱的灵仙真是不少啊

“有钱还债了要不然星际飞舟上一个月百分之一的利息也是一个极大的负累啊”

“不过,这些委托完成的速度不能太快,就以三天一幅的进度接活吧”

“修修炼、画画图、看看书、逛逛市,最好把返回银河域的船费慢慢赚足,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好啊”

秦入画将刚刚开通的专属星际卡接入光屏,心中对于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无限的向望,她一次性添置了一百张清茶卷轴,还有晓日卷轴、芷若卷轴和微雪卷轴各十张,又还了一万一百零五枚星晶的债务,虽然只剩下二千八百九十五枚星晶,但是她的债务也降至了十一万枚星晶。

“修仙如此美好,真期待五年之后的天院选拔赛啊”

五年时光悄然流逝,银河域主星牡丹星突然迎来了一位贵客,就连一域域主都恭恭敬敬地跟在其身后,不敢造次,这位贵客不喜欢人多眼杂,只有他与银河域域主两个人悄悄地来到了张月城。

“锦木,你是说那孩子一直在尾火炼器坊凿石”贵客淡淡地问道。

“大人,是的因为不知道他是您的晚辈,所以”银河域锦木域主回复得有些干涩,心中甚至多了一丝慌乱。

“无妨只要他身体健全就好”贵客并没有生气,这也让锦木域主稍稍安心,天仙大人原来不都是吃人的。

“就是这里了”锦木域主领着贵客来到了尾火炼器坊前,星目一扫,就发现了陆玄英的存在,他手指轻点,贵客立刻飞入了炼器坊后的凿石场,没有丝毫拜会此间主人的意思。

“你们是谁”几个尾火炼器坊的汉子冲到了门前嚷嚷道。

“闭嘴全部退出凿石场,谁都不许惊扰了那位贵客”锦木域主一声叱骂,仿若一阵狂风卷起,炼器坊里所有的修灵者们都被卷到了远离凿石场的地方,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在强者面前继续多嘴逞能了。

凿石场边,贵客站在陆玄英的身后静静地瞅着,那一锤接一锤的挖凿看似简单,却将全身的魂力集中于一点,爆发、再爆发、持续地爆发,直到筋疲力尽,凿锉一点一点地深入下方的岩石,均衡而稳定,他惊喜地发现,这已是炼器之心的雏形显现,而这个孩子的修为甚至还没有达到一品灵仙。

“陆玄英,四十三岁,七阶上品灵圣,来自银河域白藏星,九品潜质我说的对不对啊”

“大人,您怎么”陆玄英回头看着来者,那仙风道骨的气度,一见便知是上面几重天的大人物,他怎么会如此了解自己

“若是依照辈份,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叔爷爷,我知道你很好奇,自己不是降生在白藏星青龙城陆家,却为什么跟我沾亲带故”贵客想了想,终是没有耐心地解释道,“这个故事太长太长,简而言之,你的亲生母亲在仙魔大战时意外生产,你不幸被银豹魔神打入了时空裂缝之中,悠月她只来得及在你的灵海中烙下一枚天仙印记,便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我的亲生母亲名唤悠月天仙我是青龙城陆家抱养的”陆玄英直觉得这个世界奇妙得有些令人难以理解。

“是啊陆悠月,七重天陆家的当家主母,四十三年前那场仙魔大战之后,她的身体和精神便大不如前,特别是失去你的双重打击,终是让她再也无法生育,家主和夫人都十分想念你,却不知道当年的你到底流落到了哪一个空间。”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如今你来到了仙界,太微宫的所有灵仙都认识这枚独属于七重天陆家的天仙印记,孩子,跟我回家吧”贵客意念一动,陆玄英灵海中的那枚天仙印记突然荡漾出一圈圈温暖柔和的波澜,他面带微笑道,“这回信了吧只有陆氏族人才能引动的天仙印记,这表示我们是一家人。”

“大人,我的潜质只有三品而已。”陆玄英对于贵客的故事有点相信了,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灵海温暖如春,似乎有一些早已逝去的记忆在回归,然而他的潜质有限,陆家还会接受他这样的孩子吗

“放屁我堂堂陆家嫡子只可能是九品潜质,不过我还是探查一下,万一在穿越时空裂缝中受了创伤就不好了,你不介意吧”贵客说是征求意见,其实还未等陆玄英反应过来,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很快将他的灵海现状探查得清清楚楚。

“咦你居然死过一次了如今还背负着一道灭魂诅咒,难怪灵魂已经散去了百分之十,到底是哪一位天仙救了你呢”

“该死我们都小瞧了银豹魔神若不是这枚天仙印记的保护,我们就只能去冥河中搜寻你逸散的魂魄了。”

陆玄英一直在默默地体验着灵海中突然涌现的种种记忆,他想起了灭灵大墓中自己垂死之时的告白,想起了一睁开眼睛就遭遇的那个生涩而冷漠的吻,却不知道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有说话,只是从叔爷爷的判断中推测着当时的真相,这也许就是自己死过一次的秘密吧

“不对这应该是两个人联手救了你,一位至少是四重天仙人,另一位拥有纯净灵魂,后者只有以一生的真情为代价,才能换取压制灭魂诅咒的灵运,而你的修为一旦突破了一品灵仙,这道灭魂诅咒就自然消亡了。”

贵客认真地检查了一番,终是松了一口气,“你的灵魂消散了百分之十,应该是那位救你的人动了真情,不过她应该不知道这枚天仙印记不但可以隐藏真实的潜质,还可以锁住散逸的魂魄,为了不再受到灵魂创伤,在你成就灵仙之前,忘记那个女人吧你的身份地位与她的已是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