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通天之门(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41 字 2个月前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秦鸿涛打量着茶几上的梅兰菊荷图,越看越觉得有趣,“妙啊这幅灵图贵在一个探字,越赏越想看个究竟。”

“大人,这是梅兰菊荷图,不知”秦入画听着考官的判词,有一点意外,她的成绩似乎还不错。

“显灵”秦鸿涛右手一指,清茶卷轴腾空而起,本该落于他的手背之上,却突然不受控制地直接扑上了他的面门。

“天啊我的灵图”秦入画抢救不及,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清茶卷轴凭空消散,梅兰菊荷图一下子画满了考官的整个面部和颈部,这这是什么状况看着考官变幻莫测的精彩表情,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这幅灵图闯祸了天啊

“咳”秦鸿涛有一点手忙脚乱,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幅看似普通的灵图竟然不选择手背而直接选择了他的头颈,而这个过失偏偏还不是考生造成的,一幅普通灵图的寿命至少是十年光景,若是真的出现什么意外,他还不得被人笑话个上千年吗

一幅有了灵识的灵图已经从一叠灵图之境迈入了二叠灵图之境,而能够绘制二叠灵图的注灵师自然也是二品注灵师,还未进入仙界的二品注灵师个个都是通天彻地的天才,至少当年的自己也只是以一品注灵师的身份进入仙界的,他能告诉别人自己把一幅二叠灵图当成了一叠灵图吗不能所以,后生可畏啊

三分钟之后,所有的花形灵纹尽数隐入了秦鸿涛的面部和颈部肌肤,起码从外表上看去,与先前的没有什么不同,秦入画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不对还是有一点点不同的,大人似乎更帅更有气质了。”

“更帅更有气质了”秦鸿涛闻言从怀里摸出了一面铜镜,上下左右地照了半晌,而后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果然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所有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你的入门考试通过了这幅灵图宛若美人淡妆簪戴,更具美颜提气之用。”

“嗳”秦入画正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刚才一下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还不知道考官大人会不会介意、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重罚,没想到自己的入门考试就这样通过了,她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盯着考官道,“大人,我可以穿越通天之门了”

“可以可以”秦鸿涛越看越觉得这个小老乡顺眼,他笑眯眯地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这幅灵图到了仙界可是能卖大价钱的,以后我们若是有缘遇上,你可不要忘了恩师我啊”

“大人,我叫秦入画,不如趁着这薄寒清瀑,我为您再绘制一幅梅兰菊荷图吧”秦入画现在的感觉有一点诡异,她的灵图居然变成了前世的面膜,而考官大人似乎还颇为欣赏,看起来,大家都是爱美之人啊

“好好好”秦鸿涛坐在茶几旁细细地品味着全身的细微变化,他总有一点不准确的预感,这幅灵图改变的也许不止于美貌和气质吧

重新绘制梅兰菊荷图,秦入画的落笔速度更快了,而且还加入了一点自己的理解与感受,第二幅灵图与第一幅有一点点不同,但是质量依旧是稳定的二叠灵图。

她坐在茶几前又与秦鸿涛攀谈了一阵子,获知了一些关于仙界注灵师的常识,例如注灵师是以一品至九品来划分的,九品注灵师最为尊贵,又例如灵图的品质是以一叠至九叠来衡量的,二叠灵图即可以显灵二次,其他的以此类推。

通天之门通体金光闪耀,宽十五米,高三十米,幽暗的门后便是众所向望的仙界。

第二天,站在通天之门的脚下,秦入画并没有被这些炫目的光芒影响,她没有想到通往仙界的大门并不是一座固定的大门,而是隐藏在每一位考官的仙府洞天里,绘制完梅兰菊荷图之后,她便像孙悟空穿越水帘洞一般来到了通天之门的近前,谁能想到仙界的入口就在这片山水考场的瀑布之后呢。

“通天之门果然玄奥无双”她站在门前一站就是一整天,只为观赏那些布满门框的浮雕,黄金的门框上雕刻着无数的生灵与灵纹,他们形态各异、自然生动,似乎在讲述一个通天的传说,又似乎在记录一段古老的文明。

她有一种直觉,这些图案一定也是一幅灵图,哪怕现在看不懂,日后也许会有领悟的时机,“唉我一定要尽早研究出影印符,好脑子不如烂笔头,真怀念前世的数码相机啊”

渐渐的,秦入画直看得如痴如醉,一会儿在纸上写写画画,一会儿趴在门框上沉思不语,一会儿飞到半空中观摩比对,一天,二天,三天她早已将穿越通天之门这件大事抛在了脑后,也顾不上整理自己蓬头垢面的形象,她就像一个不成疯便成魔的傻瓜,彻底地沉迷于图画之中

“这几十道灵纹最是明亮,而且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应该是一组流星纹。”

“这一片灵纹足足有一万五千六百道,颇似一组神人兽面纹。”

“天文、地理、乐律、礼俗、车马、饮食、衣饰、什物这些灵纹自然偱序、分布合理,其中讲述的人类文明难道指的是某一处仙界或者是更为古老的仙界起源”

“这一组灵纹应该是缠枝莲花纹,如此佛性,是许多图画中不可缺少的点缀。”

“”

十二天之后,她终于醒了,“通天之门似乎就是一道放大版的魂符吧尺寸比例一模一样,难道我就是那道注入空白符的魂力或者,我也可以在通天之门上绘制一道魂符”

秦入画收起了手中临摹的画稿,又思考了片刻,青鸾笔顺势滑入右手,一缕柔韧连绵的火性魂力聚于笔尖

木之御空飞

木之灵运提高一倍制符注灵成功率

没有犹豫,她悬停至通天之门的中央高度,提笔在其正中的位置书写下“破境”二字,破除万象,境由心生,那一片虚空看似无物,却因为这竖行的二个上古篆文而突变为一扇雪白如羊脂一般的玉门,玉门的正中央也是这道魂符的中心,就像一把天锁,等待着有缘人前来开启。

破境符打通空间界面的钥匙

显灵融入上古魂符的第三幅灵图

秦入画右手一指,一股火星星力顿时融入笔尖,又从“破境”二字的起笔之处开始顺着笔势流淌而去,火星星力平缓而稳定地注入玉门之心,火,意为燃烧、释放、毁灭,在三星星力之中攻击力最强。

这一次,化被动为主动,只是注灵的过程并不如想像中平顺,积蓄的星力刚刚走过了“破”字的一半,就有些力所不及的态势,无数次绘制的经验换来了此刻的沉着与冷静,她一边稳定地运笔,一边以灵魂之力召唤宇宙之中的火星星力,这便是她的道,一为符道,二为魂道,合二为一便是一道沟通天道法则的灵咒。

火星降世如有神助

短短几秒钟之后,一股声势浩大的星力穿越万载时空而来,蓬勃而勇猛,秦入画感受着灵海中起起伏伏的动荡,依旧以一种平缓的速度将火星星力送入了破境符中,这一次水到渠成,火星星力哗啦哗啦地流淌于篆字灵纹之间,而青鸾笔在走过了漫长的注灵之路后,稳稳地提笔收势。

这一刻,破境符成

嗡嗡嗡

伴随着笔力的终结,黄金门框上所有的灵纹都活了起来,庞大而浓烈的火星星力似有冲破一切阻碍的通天气势,数百万道灵纹一齐向着玉门中心的破境二字汇去,不一会,黄金淡去,玉色弥漫,整座通天之门被一片白雾笼罩,若隐若现,仿若仙境一般。

“变了变矮了”秦入画紧盯着眼前的巨变,随即降下尘埃。

通天之门变了

因为破境二字的注灵成功,幻化为一座与众不同的时空传送门,它的样貌不再是先前那般的土豪金,而是一个适合来者高矮的玉质透雕门,数百万道灵纹依旧布满了整个门框,只不过更加精致而纤细罢了。

“嗯嗯这才是通天之门该有的样貌”秦入画上下打量着这一番排列组合,心中满意得不要不要的,她简单地收拾整理了一番,而后便义无反顾地踏入其中,“入门”

山水考场之中,秦鸿涛原本只在慢悠悠地饮茶闲憩,顺便观望观望那些百试而不入的猪八戒们,却突然噗地一声将一口清茶喷了个满怀,“这这也太妖孽了二品注灵师也就算了,秦入画这个小丫头居然触动了二重天的通天之门”

“没想到真没想到我们银河域终于出现了一位一入仙界就是二重天境遇的天才人物真是可喜可贺啊”他仰天大笑道,“这样的妖孽是从我的门下出去的,日后和那些友人们谈起,也是一件倍感自豪的事情啊”

秦鸿涛笑过之后,顺手将喷湿的外衣更换了一件,又取出那面随身携带的小铜镜照了照,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迹似的兴奋起来,“咦真的不同了”

他抬起双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嗅了嗅,一丁点异味都没有,这个景象顿时令其心花怒放起来,“美貌与气质都不是重点,这幅梅兰菊荷图可以去除在矿洞中挖掘星晶而沾染的异味,挖矿的收入颇丰,但是人人都不喜欢因此而沾染恶臭,若是没有了这些矿息的污染,谁不愿意下矿洞赚大钱呢”

“从此之后,我鸿涛灵仙通体暗香,这才是梅的风骨、兰的高洁、菊的傲气、荷的不染,大美啊”秦鸿涛从怀里取出了另一幅梅兰菊荷图,捧在手里百看不厌,而且越看越是臭美,良久,他终于欣然长叹道,“唉当年,我我不如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