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临行呢喃(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35 字 2个月前

水晶宫簪笔殿内没有一丝光线,秦入画端坐于蒲团之上默默地修炼着,一想到仙界那个未知的世界,她的心中总有一些复杂的情感,也许是听闻的灵仙故事太多,赤苏灵仙、青灵天仙、百花仙子、长眉灵仙、方盾灵仙、抚翼灵仙等等,还有帮助过自己的混沌泥,她不相信真实的仙界是一个众人向望的天堂,也许是幼时对仙灵殿的无限向望在囚山蒲公洞前暗自凋落,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成为了她一贯以来的思想色彩。

子时,她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玄英没来她犹豫着走到了门前,一拉开,一道青色的剪影蓦然跳入了她的眼帘,夜风袭来,黑色的长发随风而动,那一片熟悉的衣角是她想抓却一直抓不到的幻梦,原来他已经来了啊,一抹微笑悄然浮上了她的脸庞,“玄英,等多久了”

“画画,你你在殿中怎么不点灯啊”陆玄英嗔怪道。

“进来说话吧”秦入画不好意思地看着那片衣角下半垂的冰凌,寒夜里,玄英只怕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这簪笔殿中倒是温暖如春”陆玄英跟随入画走入了内室,烛火闪亮,整个房间都被几道温寒锦符熏得暖意融融,这便是这个女人的细心与温柔吧。

“玄英,这些天怎么不搭理我还在为荟蔚宫主的话生气呢”秦入画一边煮着明光海鲜粥,一边小声地嘀咕道,煮粥的时间很长,也许能让玄英在这里坐得久一点。

“哪有我这些天一直忙着摘星阁的事情,哪有时间生气如果真的生气了,今夜我就不来了。”陆玄英闻着米粥浓郁的香气,突然间食欲大振。

“赤苏灵仙之于我,就像郑婉如之于你一样。”秦入画小声地解释道。

“没了”陆玄英挑了挑眉。

“嗯我的解释就只有这一句。”秦入画不想解释太多的过往,免得又勾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唉”陆玄英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的叹息就像吹到了入画的耳朵里一般轻柔淡痒。

“嗯”秦入画放下了手中的粥勺,不解地看着近处的玄英,那双清澈的眼眸里分明闪动着两团跳跃的火苗,他想做什么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就像同时有了预感也有了行动一般,陆玄英突然一把抱住了入画的腰背,将她柔软的身姿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而后又像一头毒焰狼一般,狠狠地吻住了那片意淫多时的红唇。

“唔你疯了”秦入画的挣扎被一双健壮的臂膀牢牢地锁住了,她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了一般,唇齿间满是眷恋、侵略与碾压,她不敢动情,因为那个恶毒的诅咒,却又深深地沉沦于这个怀抱,只是紧闭双眼,任凭这一番雨打风吹。

“这锅粥的味道一定不错”良久,陆玄英松开了紧紧的怀抱,他意犹未尽地走到了小桌旁坐下,又还原成了一副严肃正派的模样。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老不正经的”秦入画狠狠地擦了擦濡湿的嘴唇,又打量了对方一番,见玄英没有什么灵魂受创的迹象,她转身拾起了粥勺,愤恨地搅动起越来越绵软的明光海鲜粥来。

“三十**算什么老和灵仙上万年的寿命相比,我们正值青春年少。”陆玄英一边说着闲话借以分散入画的注意力,一边暗自查探着自己灵魂的损伤程度,还好来之前狠狠地喝了几大杯龙井茶,一个吻的代价是百分之一的灵魂消散,他不知道自己会因此遗忘些什么,但是他觉得自己只要记得入画就好。

“”秦入画没有抬头,幸而有几朵烛火掩饰,否则这一脸红晕便是输家的证明了。

“我定会助耶律清歌娶走郑婉如的。”陆玄英的气息渐平,他的解释也只有这一句。

“嗯明光海鲜粥煮好了尝一尝我的手艺吧”秦入画将米粥盛入两个小碗,又将其端上了小方桌。

“画画,若是我们穿越通天之门之时走散了,你一定要等着我”陆玄英端起粥碗的一瞬间,突然说起了正事。

“好的就像我们当年在七星塔中约定的一样。”秦入画也舀起一勺米粥,满足地吃了起来,她唯一放心不下的是,“玄英,你的灵魂真的没有关系吗”

“没事这件事情是我一直想做却不能做的,哪怕真的泯灭了一部分灵魂也在所不惜。”陆玄英扬了扬手中的空碗,里面已经没有了明光海鲜粥的踪迹,他笑着将空碗递了过去,“再来一碗”

“玄英,浅尝即可,这是我明天的早餐、中餐加晚餐,你是属狼的吗”秦入画无奈地接过了空碗,舀满米粥之后又还了回去。

“画画,说不定,这是我们在白藏星的最后一顿饭了,你忍心让苦等了大半夜的我饿肚子”陆玄英这一次没有选择豪饮,而是一勺一勺地细细品味起来。

“贫嘴”秦入画笑骂了一句,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煮的明光海鲜粥这么受欢迎,竟然让自己和玄英一直慢悠悠地喝到了天亮

第二天,在一众海族的主导之下,乾坤祠开始蓄力谋势。

幽灵海海面突然冒出了大量的蓝绿藻,他们伸展着每一簇嫩尖,将自己放大成一个最大的海绵平面,碧绿的海水快速渗入了他们的身体,其中富含的灵魂之力被其吞噬一空,蓝绿藻的蓝绿之色因此变得更加鲜艳,而此处的海水却化作了一小块湛蓝。

吸饱了魂力的蓝绿藻迅速沉入了海底,一大批新鲜的重新浮出了水面,周而复始,一日一夜,直到幽灵海渐渐地失去了以往碧绿的颜色,二十多年积蓄的灵魂之力被蓝绿藻这个媒介全部输入了乾坤祠的核心之中,无数生灵的灵魂正是开启通天之门的钥匙,这其实也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

水晶宫空间传送阵前,仙灵殿与太平山一众弟子正在依依惜别,没有构筑三角仙位的修灵者即将返回白藏大陆,而身具灵仙潜质的修灵者将来不管是否发达,至少都要离开亲人故土二十年,虽然二十年在漫长的修灵生涯之中只不过是短暂的一眨眼时间,但是对于有些人而言,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清歌,我舍不下我的老父亲,二十年后,我再去仙界寻你如何”郑婉如不是没有与自己的父亲沟通,但是那个老古董就是不同意自己独自前往仙界,不论是跟着陆玄英还是跟着耶律清歌。

“唉二十年的时间很久很久,只怕会淡了感情,冷了日子啊”耶律清歌很想带着郑婉如一起去仙界闯荡一番,但是人家父亲刚刚算了一卦,留在仙灵殿对婉如是最好的,仿佛他们此行必然经历一番大风险一般,可是这么多人一起穿越,哪来什么大风险呢

“清歌,父亲含辛茹苦养育我三十载,你我却只有一年情缘,你觉得我应该如何选择”此时此刻,郑婉如早已哭成了泪人,一头是父亲,一头是情郎,难道她只能用时间来决定一切吗

“好吧你别哭了我等你二十年,二十年后,希望我们再见之时还能一见如故。”耶律清歌终于放弃了劝说,感情与修炼一样,刻意而为必然会断去了其中的天道法则,他虽有情动,却也有理智。

“婉如,你放心这二十年我会一直替你看着他的,不会让那些莺莺燕燕死缠烂打。”陆玄英笑着说道。

“啾”秦入画站在玄英的肩头,仍然是一只画眉鸟的模样,眼下的支持也只有这一声轻鸣了。

“玄英,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将灵犀战队发展成为仙灵殿第一战队。”郑婉如骄傲地宣告道,“二十年时间足矣”

“走吧再不走就走不成了”苏明宇、陆云龙和辛伯站在陆玄英的身后挥手致意,空间传送阵前已经没有了其他人。

“清歌,我走了这块弯月佩玉交给你就像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样。”郑婉如其实是一个洒脱的女子,她几步踏入了空间传送阵,再也没有回头。

“唉二十年悠悠岁月催人老啊”耶律清歌看着手心里的弯月佩玉,心中惆怅万千。

“爸爸,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送人”蒲牢从陆玄英的衣袖里探出了头,那块弯月佩玉分明就是爸爸软磨硬泡从自己手里抢走的。

“蒲牢,明天我们穿越通天之门,仙界有大把的比这更好的东西等着呢。”陆玄英一把将明显胖了几分的蒲牢举上了另一个肩头,“大家看看我这左蒲牢右画眉的架势如何”

“很帅”苏明宇和陆云龙齐声赞叹,带着契约灵兽一起走,还是一下子两头,这不是帅是什么呢

“也不知道这个帅是跟谁学的。”辛伯暗自瞅了那只神秘的画眉鸟一眼,总觉得陆玄英今天的心情比前几天快乐了许多,不知道又遇上了什么好事情,明明是分别的场合,却搞得像大联欢一样。

众人一起送走了旧友,又将水晶宫内开放的宫殿参观了一圈,离开白藏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有人的心中满是激动与兴奋,甚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声,这一夜注定了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