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对阵绝招(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37 字 2个月前

陆玄英与仙灵殿众人自然也看到了远处的动静,他紧急号令所有的木兰舟迅速向主船集结,作为这一次海战的主帅,既然海族已经派出了最强战力,那么仙灵殿上下就只有团结一心,合力阻击来敌了。

“玄英,三千头深海翻天鲸,修为至少是八阶灵圣,再加上一千头地煞五彩牛,我们只怕要迎来一场苦战了。”秦入画看着天边泛起的那道越来越近的水线,心中好一阵苦笑,犀角这一次是真怒了,连看守水晶宫大门的最后使者都派了出来,人族死伤已成定局,为了打开通天之门,白藏星的生灵还要付出怎样的牺牲

“画画,你怕吗”陆玄英伸手握住了画眉鸟的脚掌,一抹淡淡的暖意从趾尖慢慢地涌入了她的全身,也将满眼的寒意冲淡了不少。

“死战到底就像当年我们一起闯荡七星塔一样。”秦入画想了想出海前的诸多准备,心中稍感安慰,水晶宫的实力她是最清楚的,人族虽然稍显不足,但是唯一的胜算却在于团队作战、以一当百。

“好”陆玄英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支尧典笛,那是父母留下的遗物,又被秦入画修复了其间的影袭魂符,他拿出来自然不是为了应战或者抒情,而是号令群雄。

一曲悠扬的寒香吟通过音笛灵器传送至每一艘木兰舟,众人只觉得海面上忽然飘起了一阵轻雾,那一串串平缓的曲调一瞬间便安抚了所有的骚乱与焦虑,仙灵殿众弟子迅速依令行动,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真正的大战即将来临。

“清歌,陆玄英那小子到底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吹拉弹唱他们仙灵殿是被吓傻了吧”耶律雄的视线被一片轻雾阻挡,他看不清木兰舟上的动静,自然也摸不清仙灵殿的计划。

“若真是这样,郑婉如就是我的了。”耶律清歌故作镇定地拾起了传音符,面对四千头巅峰海兽,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太平山的主帅,他必须比任何人更加冷静而沉着,“全员准备,游隼击”

游隼一向是空中霸主,拥有一双锐利而明亮的眼睛,他们的视力精准而敏锐,能够看清数倍于人类视野之外的动静,随着少山主一声令下,十艘巨龙舸上立刻腾起了三千头灰翼游隼,他们都是太平山豢养的高阶灵宠,平素常与凶兽生死相搏,血肉磨尖了利爪,残酷的淘汰战也培养了他们一往无前的勇猛。

三千头游隼全副武装冲向了千米之外的海兽群,第一波遭遇战迅速拉开了大幕,一头头游隼浮空而动,他们振翅挥舞,将肩背上束缚的八阶轰天雷照着海兽群精准地扔了下去。

轰轰轰

海平面上顿时翻起了绿色的巨浪,其间又泛着些许鲜红或者碧蓝之色,一声声沉闷的牛鼾响彻云霄,似乎将海平面一下子升高了数千米,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不灭,不休,爆炸掀起的浪花将游隼逼向了更高的天空,但是他们依旧能够看见海平面下受伤的深海翻天鲸与地煞五彩牛正在重整旗鼓。

没有死八阶轰天雷如此近距离地轰炸居然只有重创没有亡故太平山众弟子一下子全都愣住了,这是三千颗八阶轰天雷啊,不是一二阶的炎爆符,这可是能够炸死九阶灵仙的存在啊这么厉害的杀手锏是如何被海族化解的

几头游隼距离飞溅的浪花太近,沾上了海水的翅膀略显沉重,突然,一道道黑气从海水中悄然滋生,就像地狱使者的锁链一般,将这几头游隼拉入了海底,海浪掩盖了所有的挣扎与战斗,渐渐的,低空的游隼开始无缘无故地消失,他们的尖喙啄不穿鲸鱼与海牛厚重的皮层,没有主人的号令,他们只有拼死相搏。

几乎同时,陆玄英的笛声再次响起,一百艘木兰舟上同时飘起了一层层如纱的白雾,这一大片白雾没有回旋或者停顿,而是朝着海族的方向快速地飘去,除了少数几个关键人物,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玄机。

“游隼回”当白雾笼罩了整片战场,耶律清歌咬牙发动了第二道命令,一道道回撤的哨音立刻回荡在模糊的幽灵海上,灰翼游隼开始返航。

这时,地煞五彩牛的鼾声惊天动地,一阵阵相互搏杀的声音远远地传入了众人的耳际,海族内斗竟然在这一刻爆发了,白雾笼罩的海面激荡起伏,偶见几条深海翻天鲸的尾部甩动,仙灵殿的这一波接力杀终于激起了海族的仇恨。

“玄英,这座羽衣幻阵果然厉害,能让海族们自相残杀,西万鹏的功力不浅啊。”秦入画看着那片浮海白雾,寻思着若是在其间布下一队埋伏,人族的胜率也许会更高一些。

“太远了再靠近一些,我们会更有把握。”陆玄英仿佛早已明白了画画的心声,他举目四望,深不见底的幽灵海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隐忧。

“少山主,游隼回来了不过”一名太平山弟子刚刚点清了量数,他的回报显得有些畏缩。

“不过什么别吞吞吐吐的。”耶律雄好一阵气闷,游隼击没有达成预想的破坏力,还给了仙灵殿一个捡篓子的机会,虽然他们将海族阻挡在千米之外,但是谁都清楚,一旦海族恢复过来,死战依旧难免。

“游隼死伤大半,只有八百余头顺利回转。”太平山弟子闭着眼睛回应道。

“什么”耶律雄暴怒不已,立刻将这名太平山弟子踹到了船角。

“海族距离尚远,吩咐下去,准备闪电击”耶律清歌倒是没有轻易动怒,他抚了抚紧皱的眉头,平淡地发出了第三道命令。

轰轰隆隆

突然,十几艘木兰舟遭遇了强烈的海底伏击,数百头深海翻天鲸脱离了羽衣幻阵的控制,悄悄地潜入了人族战船所在的海底,这便是修为的差距,他们没有释放一丁点危险的气息,直到人族放松了警觉的这一刻,他们方才冲天而起,用身体与术法将一艘艘木兰舟撞了个支离破碎。

“不好升空”陆玄英的笛声悠扬而绵长,与深海翻天鲸近身相搏并非人族的强项,一艘艘木兰舟迅速腾云驾雾,升上了半空。

“太慢了”耶律清歌看着不远处木兰舟上人仰马翻的场面,海平面上竟然聚集了半数的深海翻天鲸与地煞五彩牛,他们不停地向木兰舟发动猛攻,一些不知所措的修灵者和反应较慢的木兰舟几乎被尽数绞杀,太平山的十艘巨龙舸也只逃出了八成。

“救我”不少修灵者在海面上苦苦挣扎,胆大心细的仍然坚持与海族搏杀,只不过一个个大浪打来,大部分落水者都没有再浮上海面。

“犀角,没想到他竟然将计就计,利用人族以为羽衣幻阵困住了海族之机,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秦入画低头看着海平面上翻涌的绿意,心中不由得一痛,这一个回合,人族的牺牲太大了。

“五分之一的力量没了,木兰舟腾空需要大量魂晶的支持,我们不可能一直避而不战。”郑婉如悄然走到了主船的船头,幽灵早已散去,她的海豚音暂时没有用武之地,隔着茫茫大海,她似乎在注视着主帅陆玄英,其实目光的尽头却是巨龙舸上的耶律清歌。

“先查探一下他们的实力再说以后。”陆玄英收起了尧典笛,这一次,他的命令是通过传音符传递到了每一艘木兰舟上的。

“其实,我们也可以将计就计”突然,秦入画动了,她悬空而立,双翅挥动之时,二十几道已经用尽的水陆攻战纹从沉船的海平面上跳脱而出,继而飘移到了主船的附近。

咔咔咔

几乎同时,太平山的闪电击开始发力,八道数十米粗的闪电劈在了海平面上,将几头本已受伤的深海翻天鲸重创成了伤痕累累的模样。

数百道水柱笔直冲上了天空,力道足以碾碎任何一艘海船,木兰舟轻盈易转,在空中如鱼得水,几乎全部逃出了深海翻天鲸的喷水杀,倒是出动了闪电击的巨龙舸不小心又被击沉了两艘。

白雾散去,近千道黑气从海平面悄然升起,一头头地煞五彩牛踏着碧浪冲向了半空中的人族,他们是水晶宫的看门人,不但可以在海底行走,也可以在陆天遨游,而越来越多的海族逐渐在木兰舟与巨龙舸下聚集成片。

“仙灵殿在做什么这个时候难道不该放手一搏吗”耶律雄愤然骂道。

“我们尽力了没想到海族的实力如此强劲。”耶律清歌看着身前的六艘巨龙舸,第一次怨恨起大船的笨重来。

“看那是什么”耶律雄突然指着不远处的天空惊呼道。

“那那是一幅灵图”耶律清歌惊呆了,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不是应该属于仙界的吗

水陆攻战图

秦入画看着眼前以星力串联勾勒的灵纹,好一阵自豪,百花仙子曾经告诉过她,注灵师在仙界最引以为傲的不再是魂符,而是灵图,就像她临摹的百花争艳图一样,悟懂了灵纹的奥妙,每一笔每一划绘制的灵图就会比魂符更具杀伤力。

虽然这副近似灵图的图画在那些灵仙的眼中也许像极了儿童的涂鸦,但是她很想试一试,试一试水陆攻战纹真正的威力,于是她动了,右翅向天一勾,云凤缭绕阵瞬间引动,这一刻,三星闪耀,千羽星、火星和木星之力忽然从天而降,以一种极其玄妙的方式灌入了水陆攻战图的每一道灵纹之中。

秦入画双翅一推,星力澎湃的灵图陡然放大,从正面挡住了近千头地煞五彩牛喷吐的黑色气焰,水陆攻战纹是一种攻击性灵纹,稍一接触,灵图顿时释放出一大片三色刀光,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起来,刀光之中蕴藏着白赤青三色星力,每一刀下去,都有一头地煞五彩牛遭遇重创,而第二刀必将送其命丧黄泉。

只不过她的灵图没有第二刀,以七阶巅峰之力绘制的灵图能够重创八阶灵圣已属难得,但是海族并不知晓这后继无力的空虚,有的本已受创的地煞五彩牛挨上一刀立刻丧命,灵图掌控的领域之内,那些海族早已被吞噬的恐惧完全淹没,不少重伤的地煞五彩牛选择了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