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论持久战(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14 字 2个月前

扑通

秦入画面无表情,但是心脏却在剧烈地跳动着,难道殿主已经对灵犀战队下手了

她低着头,不言不语,回忆着适才观察到的每一个细节,鞭伤满身、血肉模糊与白骨森森都难以辨清囚徒原本的样貌,虽然身形与气息大致吻合,但是她的灵海之中有双鹤湖的本源之水幻化的倒影,那里分明没有他们的身影,所以,这只是归藏灵圣对自己打的一场心理战罢了。

“归藏,我们只求速死”

“哈哈哈哈想死死都不肯做我的坐骑吗我倒想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归藏灵圣气极而笑,一抬手又将秦入画送入了黑暗的空间,他嫌恶地看了一眼铜柱上的囚徒,自言自语道,“没感情也许吧毕竟秦入画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她的表哥身边呢。”

“殿主,松涛院我们还去不去”刑房的阴影里传来了刑头的询问。

“算了寒水宫宫主的未来女婿,我还是放他们一马的好。”归藏灵圣转身踏出了刑房,心中对于这头无法驯服的小凤凰充满了无限的惆怅。

秦入画有了自由的灵海,便有了修炼的根基,她盘膝端坐于空间一角,任由混沌泥在自己的身下涌动,魂魄凝炼本是一项艰苦而长久的修行,但是魂力失而复返,让她突然悟到了一丝魂道的门径,没有被归藏灵圣打扰的时间里,她一边琢磨一边修炼,魂道一重天的境界慢慢地稳固下来。

十天之后,当她再次用聚魂瓶中的魂魄喂食混沌泥的时候,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混沌泥,打个商量,这个聚魂瓶中的魂魄我可以全部交给你,但是你能不能让我每天都拥有一次变身的机会”

混沌泥半天没有反应,她却一直静静地等候着,突然,她的手心浮出了一颗小泥球,蹦蹦跳跳,仿若一个活泼可爱的孩童,她却一眼就识破了其中的玄机,“你想要抚翼灵仙的眼珠子可以”

小泥球闻言立刻快乐地蹦了又蹦,显然是心满意足。

“不过,眼珠子有两颗,我的条件只能付出一颗呢。”秦入画轻轻一抖瓶口,一颗蓝色的眼珠子便落到了她的掌心,直看得小泥球心花怒放的。

“若是两颗全要,就得帮我逃出生天。”秦入画晃了晃手中的聚魂瓶,故弄虚玄地诱惑道。

小泥球静止了半晌,坚定地伸出了一节触手。

“只帮我一次可以”秦入画不知道归藏灵圣从哪里获得了这件仙家至宝,不过看情形,只有灵仙之躯才能完全掌控这团混沌泥,而抚翼灵仙的眼珠子究竟有什么用处呢虽然困惑不少,但是她与混沌泥终是达成了协议,这一切都在归藏灵圣的意料之外。

这几天,归藏灵圣越来越郁闷了,一日收服不了秦入画,他的仙骑梦就一日难圆,抓到这头小凤凰已经半个月了,她的身体已经被混沌泥腐蚀了近半,没有手,也没有脚,只有灵魂与躯干的千羽白凤还有何功用哪怕他用上起死回生的灵药,恢复她的修为也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更不用说其中耗费的精力和资源了。

“混沌泥倒是知道凤凰一族的珍贵,这一回,首先选择了**吞噬,速度还这么快,我没成功,这团烂泥倒是福气多多,如今秦入画在我的手中真像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唉”

“活了近万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硬气的仙兽”

“我是便宜了混沌泥,还是卖一个人情给陆玄英呢毕竟几个月后的水陆大战,仙灵殿还需要像他这样的人出力呢。”

归藏灵圣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飘浮的白云一点一点地变化,心中有一些焦躁,他已经很久没有窥破天机了,如果说上一次的对凤潜云指的是两头凤凰,那么另一头凤凰又在何处呢

“殿主,松涛院陆玄英求见”

“不见慢让他过来吧”归藏灵圣十分相信天意,随侍的这声通报本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突然想到了对凤潜云,或者陆玄英知道一些内幕呢

不一会,陆玄英捧着一个精致的礼盒来到了书屋的门口,他的眼睛有些泛红,显然是连续熬夜所致,一见到背对着自己的殿主,他放下了礼盒,深鞠一躬道,“参见殿主”

“坐”归藏灵圣转身示意,笑若春风。

陆玄英规规矩矩地坐在门边的木椅上,又将带来的礼盒呈至对面,“殿主,这是我的自创灵器木兰舟,小玩意,请您多多指点”

“哦我看看”归藏灵圣好奇地打开礼盒一看,里面摆放着一艘精致的小船,材质并非修罗伏波船的顶级木料千年青,而是相对普通的梧桐木,轻盈灵活,又不失稳重,他仔细地观察了半晌,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这可不是一件小玩意,而是大创作啊”

“殿主,在下以为,若用木兰舟替代修罗伏波船,人族与海族兽族的大战,胜率将提高至少一成,而且消耗的资源更少更有效率。”陆玄英兴致勃勃地介绍道,“关键是船头加装了一个传导类魂器,可以重复播放郑婉如的海豚音,效果与原音基本一致”

“好陆玄英,若是下一次海战大胜,你就为我人族立下了倾世大功,有什么要求,现在尽管说”归藏灵圣摆弄着木兰舟,翻来覆去,爱不释手。

“殿主,在下想见秦入画一面。”陆玄英坚定地说道。

“什么”归藏灵圣气得差一点将这些天惆怅的怒气尽数发泄出来,他将木兰舟丢入了礼盒,平息了好半天,才淡淡地说道,“可以”

秦入画有点懵,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副残缺的模样会被自己最爱的人瞧个正着,还是在归藏灵圣的眼皮子底下,大半个身子被混沌泥包裹,她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睁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表哥,试图看尽眼中的所有风光,看了许久,她看清了,这才是真正的陆玄英啊

归藏灵圣一见到面前的兄弟俩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互相凝视着,他想探查什么也探查不到,幸好这团混沌泥还懂得遮掩,落到陆玄英眼里的只是缺了两条胳膊而已,至少看到秦入画如今的模样,他的眼神依旧平静如水,不失一丝风度。

“画画,我现在每天都喝龙谷的上品龙井茶。”陆玄英目不转睛地看着秦入画,惜字如金。

“玄英,你过得好,也不用在殿主这里如此打击我吧”秦入画生气地扭过了头,再也不看对面一眼,心中却是泛起了滔天巨浪,画画什么时候他换回这个称谓了

他醒了龙谷雾龙峰的上品龙井茶可驱除邪祟、清净灵海、压制诅咒,他们的修为越接近九阶,当年抚翼灵仙的诅咒效果也越淡薄,她没有提醒,他却懂得了一切,这种感觉很默契、很温暖。

“殿主,一面已见。在下想以百艘木兰舟换下秦入画一条贱命,毕竟她是在下的亲戚,日后也好与父母交待。”陆玄英转身恳求道。

“陆玄英,你先领命前往风木宫,所有资源都归你调配,什么时候炼制出百艘木兰舟,什么时候再来我这里讨人。”归藏灵圣冷眼打量着毫不激动的兄弟俩,终是补充道,“这段时间,我会保下秦入画这条贱命的。”

“多谢殿主在下告辞”陆玄英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傻瓜”秦入画目送着表兄潇洒离开,她的身体很快被一层层混沌泥包裹,等待着归藏灵圣将其丢入空间。

“真脏”归藏灵圣突然注意到粘在袖口的一颗小泥球,小指轻弹,小泥球顺势飞到了门外的草丛里,他看了一眼地上瘫软的泥人,一抬手便将其收入了空间,也许是心灵感应的缘故,他总觉得灵海中少了什么似的,却因为一心想着尽快沐浴更衣而彻底忽略了。

落入草丛中的小泥球正是包裹着秦入画的混沌泥,一旦有心隔绝了外界的窥视,谁也嗅不到他们的气息,入秋了,秋风一吹,树叶卷挟着小泥球迅速离开了丰隆宫,秋风吹啊吹,小泥球滚啊滚,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直到夜幕降临,方才流落到松涛院的门外。

“混沌泥,原来这两颗眼珠子的作用就是解除契约啊”秦入画很是羡慕,混沌泥懂的东西比自己还多呢。

“不止”混沌泥甜甜地笑道,分明是私藏了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多谢你救我逃出生天,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呢”秦入画从不为混沌泥担心,仙家至宝若是刻意隐藏,灵仙以下的修灵者们谁又能够发现呢

“游历天下”混沌泥张嘴吐出了腹中微小的泥人,若不是秦入画贡献的灵仙残体,他又怎能实现化形为人的梦想呢只要未来不遇上认识抚翼灵仙的熟人,他就能自由自在地游山玩水,再不为困守一处而无聊憋屈了。

“祝你一路顺风”秦入画微微点了点头,她注视着小泥球越滚越远,而后幻化成一片风沙,再也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