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花月绝夜(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80 字 3个月前

也许是灵烹师烹饪的灵食味道独特,又对修灵者大有助益,这一场露天餐会一直从正午开到了夜晚,来宾们个个吃得膀大腰圆,吃了打,打了吃,早已把今日的正主忘到了九重天外。

寝殿之中,楚云尘拉着楚绝夜从玫瑰花池中缓缓走出,飘渺的水蒸气早已将二人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粉红,乌黑的长发湿垂香肩,几片玫瑰花瓣坠在美人的肌肤之上,又隐隐地拉出了几道残红。

“绝夜,累不累我抱你过去吧”楚云尘看着爱妻低垂的脸庞,有些心疼,又有些激昂,一只大手不动声色地轻轻揉捏着。

“不累”楚绝夜咬牙切齿地回应道,这个人对于鸳鸯浴最开始的说法就是累了,需要放松放松肌肉,结果一进浴池就狼性大发,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水中能够减轻痛感

“嗯”楚云尘微微一笑,就像刚刚吃完了一道独食的饿狼一样,先隐忍潜伏,再蓄势发力,他没有说话,就这样继续牵着芊芊玉手,慢慢地走到了婚床边,未等爱妻有所反应,突然一个栽倒,将人直接按在了床榻之上。

“这一次,你还想占上风”楚绝夜一手拍走了狼爪,顺势翻身而上,一手掐住其咽喉,双腿按住要害,反将丈夫骑在了身下。

“还来”楚云尘的双眼一片迷离之色,“你不痛吗”

“礼尚往来痛打落水狗”楚绝夜霸气地伸手向后一拉,床帐轻飘落下,多日不曾征战杀场,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曾经是驰骋地狱山脉的毕月王。

“这这就不怪我了是你先勾引我的”楚云尘喃喃自语,身体却已早早地入了戏,他的双手趁机拂上了一片雪白,眸光闪烁,再也抑制不住胸中激荡的烈焰。

“哼”楚绝夜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与废话辩论的兴趣,男女平等,讲究的就是同享受同吃苦嘛。

“不好了不好了仙灵殿与太平山打起来了”

“我的天啊竞技场乱套了”

“救命啊救命啊”

“”

良久,寝殿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声的喧哗,楚绝夜翻身而起,惊呼道,“云尘,出事了我们出去看看”

“不忙这是我安排的。再说了,就算仙灵殿与太平山真的打起来了,你信不过太平山的耶律雄,难道还信不过陆玄英吗”楚云尘懒懒地勾住了爱妻的胳膊,一个用力又将其拉回了怀抱。

这时,露天餐会已是乱成了一团,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清竞技场上究竟出了什么乱子,只知道有人打起来了,有人跑动,有人躲藏,可是过了一会清点人数,来宾们大都没有损害,有修为的修灵者们很快发现了端倪,仙灵殿与太平山并没有真的打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快要意识到这可能是楚云尘暗度陈仓之举的时候,陆玄英突然发话了,“秦断不见了”

“什么耶律雄,是不是你们做的好事”

“我们太平山要掳也是掳陆玄英,怎么可能掳一个小跟班”

“呸你们倒是真敢想陆兄是堂堂六阶上品灵尊,随手一件灵器就把你们轰飞了。”

“我们太平山没做就是没做”

“”

两大顶尖阵营虽有口舌之争,但是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内侍们快速找来了数十盏夜明灯,正大光明之下,先前吵得眼红脖子粗的一帮好事者也渐渐地消了心气,陆玄英、陆云龙与苏明宇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得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论。

“陆兄,小断是被五阶灵器天罗地网罩走的,这里有网状水渍。”

“附近除了一些杂乱的脚印,再没有任何反抗的痕迹。”

“难道说小断是自愿被掳走的”

“秦震天也不见了我们追不上他的凌虚飞云车。”

“这对冤家”陆玄英愤恨地骂道,“好好说一声就那么难吗非要打打杀杀的我们不用追踪了,以他四阶上品的修为,若是想逃,秦震天是困不住他的。”

“耶律兄,对不住了我们刚刚想起,我们的那位兄弟是临时有事,所以提前走了。”苏明宇拱手致歉,顺便又问道,“不知耶律清歌近日可好”

“清歌很好没死”耶律雄总算是有些良心,没有在他国婚典上直接点出仙灵殿派人探路的危机,不过这件事情迟早都要有个了结,因为太平山的灵圣也非常渴望打通水晶宫的升仙之门。

“哎呀我们还没闹洞房呢”

“戌时一刻一出好戏差一点错过了来得及来得及”

“走走走我们去寝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