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健翮凌雪(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11 字 3个月前

秦入画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回家了,以一头白凤的模样,习惯了用脚走路,乍一变身,竟有些不知如何迈步向前的窘迫,她试着扇了扇翅膀,没想到一飞冲天,又在半空中摇摆不定,继而跌落尘埃。

丢人现眼!”

哈哈哈哈!哪里来的野雏?连飞行都不会。”

她不是族里的!”

但是为什么她的血统如此高贵?千羽白凤一直是皇族。”

皇族的人会来幼学宫吗?他们一直都有专门的仙师亲身传教,说不定是个病秧子。”

也对……”

幼学宫?”秦入画打量着眼前的十几头凤凰,红的、青的、黄的、白的、紫的、什么颜色的都有,自己趴在其间,倒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

新来的,你!对!就是说你!跟我进来!”一位年纪轻轻的蓝衣女子站在不远处的宫室前喊着。

我?”秦入画愣归愣,还是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蹒跚地跟入了房间,所谓的宫室只是一个更大的梧桐树屋,如果不是其间仙气缭绕,负面状态全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来到了仙界。

这里是凤凰族幼学宫,负责引导幼龄凤凰开启血脉传承、构筑灵仙仙位,被传送到此的大都是各个星域天赋出众的孩子。”蓝衣女子看着灰扑扑的白凤,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是哪片星域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多少岁数?修为几何?”

我叫秦入画,十四岁,四阶中品灵师,来自银河域。”秦入画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多少岁?”蓝衣女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四岁?一百四十岁才对吧?四阶中品灵师?这么低的修为?银河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是哪个家伙办的糊涂事?竟然把一个襁褓期的孩子传送到我们这里来了,连自己的情况都说不清楚。”

师父说,我可以接受血脉传承,也到了可以构筑灵仙仙位的时候。”秦入画有点担心自己被赶走,连忙搬出了一个莫须有的师父来。

你师父应该还是有些见识的,资料就填一百四十岁,你进去吧!树屋深处就是血池。”蓝衣女子本想告诉白凤自己的姓名,万一以后此子发达了,也有个攀交的机会,可是看着白凤笨拙的行走姿态,她决定把所有的话都咽回去,“这个幼子估计是傻的,没有什么前途可言。”

秦入画摇摇摆摆地行走了一刻钟,树屋的深处就是这棵梧桐树的树心,万亿年时光流转,无数头凤凰在此滴下了鲜血,终于汇成了一汪血池,血脉传承便是寻找先祖的过程,而构筑仙位是降临仙界、脱胎换骨的第一步。

少年原以为血池就是一个可以浸泡全身的大水塘,走至尽头方才发现与自己的想像有些不同,环顾四周,一片片彩琉璃晶莹透明,赤、白、黑、黄、青、绿、绀(音赣)、缥、红、紫,十色十样,四四方方的空间里似乎只有半空中悬浮着的一个羊脂玉盆。

灵目一扫,她看到了树心空间布置的数个九阶上品灵阵,其中最古老最关键的一座灵阵之王又套叠了五个子阵,象征着凤育五女,乃赤色朱雀、青色青鸾、黄色鹓鶵(音冤除)、白色鸿鹄(音壶)与紫色鸑鷟(音粤卓),而那片示意来者站位的乳白琉璃正是阵眼所在。

乳白琉璃极其贵重,若想开启树心灵阵,只需将一滴鲜血滴入半空中的羊脂玉盆。”秦入画看着乳白琉璃上指示的上古篆文,指甲一挑,一滴鲜血立刻从另一指指尖飞出,刚好落入了羊脂玉盆之中。

滴答!

这一声轻触唤醒了所有的上古灵阵,树心空间忽然间变亮了,一条条若隐若现的仙力穿梭其间,也迅速吞没了这滴新鲜的血液。

你来了!”一个空旷幽远的声音突然从树心深处传来。

我来了!”少年莫明其妙地回答道,其实这个时候,她什么也搞不清楚。

健翮(音核)凌雪舞终于后继有人了。”树心深处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却给人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这时,一头千羽白凤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上,雪色长羽美丽而纯洁,她翩翩起舞、婀娜多姿,一翅上举,一翅下垂,又尾羽急骤旋转,举手投足间,片片白羽拂过,每一步似乎都蕴藏着天道法则,少年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舞步跳跃,一百零八步,三番循环,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入了记忆。

飞凤惊鸿,这便是健翮凌雪舞!”秦入画看着千羽白凤在传授完舞蹈之后悄然隐去,她手舞足蹈地模拟了半晌,虽不优美却也学得有模有样,就连平素不会的走路、拟态与飞翔也渐渐地熟悉起来。

可是,学会了健翮凌雪舞,对于修仙有何助益?”她站在乳白琉璃之上,一边思考,一边静静地期待着羊脂玉盆的反应。

嗡!嗡!嗡!

不一会,羊脂玉盆果真有反应了,少年抬头一看,三滴鲜血从盆中倾倒而出,一滴飞入了自己的心头,还有两滴竟然飞入了朱雀与青鸾的玄牝,她不由得疑惑了,“不是说,血脉传承只需一滴先祖遗血吗?”

轰!

秦入画还没想明白,全身便已经燃了,天地灵力、个体魂力与宇宙星力在三滴鲜血的刺激下全数爆发了,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下子涌入了她的灵海,也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又一次跳起了健翮凌雪舞,每一步都卷动着一股风暴,千羽白凤,日月交融,奇迹也随之出现,灵力、魂力与星力在这一刻悄然融合,顺着少年的舞步流转,直至找到最后的归宿。

健翮凌雪舞是千羽白凤独有的舞步,轻盈、利落、活泼,它属于高贵的凤凰一族,少年踏着优美的步伐,如同一个真正的舞者一般翩翩起舞,忽而随风转折,忽而双翅飘举,她不再是笨拙的野雏,每一步都有三缕顺应天道法则的合力流入心脏与灵海,这一支清歌妙舞犹若飞仙。

融合、压缩、渗透、蜕变,她的舞蹈将《凤凰涅槃》、《万木逢春》、灵目、十六道格式魂灵技、八道制式魂灵技、六式自创匕首技、四重修灵境界、四叠符道、初入魂道、三十六道基础符、七十二道进阶符、八道上古符、一道自创符、若干灵阵图等等所有已知的修灵法门一一梳理,化繁为简,去粗取精,就像千羽白凤梳理自己的羽毛一样,自然地顺应了天道法则。

渐渐的,秦入画的灵魂与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张未知的上古阵图代替青红太极图主宰了灵海,朱雀盘、青鸾笔与想跑却没有成功的噬灵魔焰花化作了三生阵眼,火星、木星与那颗未知的星子成为了三系阵石,所有的星力、灵力与魂力在这座古阵的作用下自由轮转,三星连缀,修筑仙基再也没有了阻碍。

原来这张未知的上古阵图是云凤缭绕阵!它的等阶竟然比青红太极图还要高上许多,我真是撞了狗屎运,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能够在那片废石堆里捡到了一块如此厉害的有缘石呢?”少年感受着全身的每一丝变化,如今她留下的唯有天赋、符道与魂道,一切似已尽数归零。

三器灵加三星子,我的灵海真是热闹,这哪里是什么三角仙位,明明就是一套几何仙阵。”秦入画逐一消化着脑海中接受的海量信息,一边又大胆地猜测道,“原来每一位中华儿女均为龙凤传人的传说是真的,什么千羽白凤、什么青鸾朱雀、都是中华远古龙凤的后裔,我是龙凤的传人,自然可以幻化为凤。”

四阶中品灵师,四阶中品注灵师,她的起点很低,在将血脉传承的所有信息资源排列组合之后,她找到了那颗未知星子的名称:千羽星,来自外域且独属于凤凰皇族的星子,也发现了自己目前可以学习的仙术只有三个,一是凤凰涅槃,二是万木逢春,三是千机变。

关于修灵功法变异成入门仙术的蹊跷,秦入画并没有深度探究,她一边舞蹈,一边尝试着在一人三凤之间变幻,“这是人类的我?这是朱雀?这是青鸾?这是千羽白凤?这便是千机变啊!”

少年感叹着沧海桑田、世事多变,摘星阁一行,竟然为她打开了一道通往仙界的大门,如此机缘,万载难求。

主人,我们的灵魂修复了,已然融入太极,完完全全地成为了你的一部分。”朱雀叽叽喳喳地说道,“我和青鸾还好,那朵小花真是欲哭无泪了,有了这座灵阵之王的契约与守护,器灵就只是器灵,再也翻不了身了。”

哈哈哈哈!”这时,噬灵魔焰花狂傲的笑声响彻灵海,“未来有了一颗九等星和两颗六等星输送星力,我的姿容只会越来越美,美绝天下!”

噗!青鸾没有说话,她只是摆了摆尾羽,一个屁散尽了进化过程中沉淀的废气,这似乎便是她的回答。

原来噬灵魔焰花的土壤就是星力,而且还必须是非同一般的星力,难怪百花仙子担扰过她的成长。”秦入画看着小花得意洋洋的表情,慢慢地停下了舞步,所有的波涛都已平缓,她已然掌控了属于自己的一切,“真正的仙元之体,未来的灵仙之魂,我只需一直默默地努力,就将解开一个个修仙的谜题了。”怎么这么慢?你在树心里究竟做了些什么?”蓝衣女子不悦地打量着从树心空间里走出来的千羽白凤,“平常的凤凰顶多三天就结束了血脉传承,不管能不能构筑仙位,再怎么拖沓也不能像你这个傻鸟一样一拖就是一个月吧?”

什么?一个月?我在里面呆了一个月时间?”秦入画有一些不知所措,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才跳了一刻钟舞呢?“抱歉!我可能睡着了!”

你以为你是龙呢?一睡就是一个月!走走走!以后你也没有机会再来幼学宫了。”蓝衣女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千羽白凤只觉得空间一阵震荡,再一睁眼,自己已经回到了水晶宫摘星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