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月火橙星(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32 字 3个月前

“小花,别跑”

秦入画与辛伯闻声止步,他们站在厨房的门口,回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又大又圆的橙色球状物正从不远处滚来,他既像一个三倍辛伯的胖子,又像一枚巨大浑圆的五角海星,从来者的身上,他们感觉不到一丝魂力的波动,却又心怀一种身陷五指山下的恐惧,这也许就是灵仙的威压,无形无色却无处不在。

“二位,这是月火橙星大人”一看见这番动静,若水立刻毕恭毕敬地退到了一旁,再也不敢造次行事,只不过那扫向少年眉间的一瞥却泄露了噬灵魔焰花的下落。

“见过大人在下秦入画,这厢有礼了”秦入画不卑不亢地欠身行礼,不用问,一定是那朵紫色小花偷吃了什么仙丹灵药,这才进化灵仙,也招来了事主的追击。

“见过月火橙星大人小可姓辛”辛伯兴奋莫名,灵仙啊这可是生活在深海水晶宫中的大能,平常人连一片衣角都摸不到的大人物,他居然有幸见到,而且还能为其做一顿饭菜,聊一聊烹饪心得,这是多少人修灵一辈子都碰不上的灵运

“原来你就是那朵小花的主人他偷吃了我的九阶炎玉升灵丹,你说应该怎么办”月火橙星没有一点九阶灵仙的架势,一开口竟如市井小贩一般随意而刁蛮,他的意识早已锁定了少年的天眼,一道通天彻地的天道法则就能将其碾成粉末。

“这些东西您可有看得入眼的”秦入画知道九阶灵药的价值,她专门挑选了一些陆地特有的物产,千年灵草、万年地象石、和田美玉、白藏大陆风情录等等,逐一平铺展示。

“这是朱雀羽”月火橙星一眼就看中了那一尾藏在灵材堆中的金丝红羽,只不过他的胖手刚刚伸出,就被少年果断地拦下。

“朱雀羽只交换玄武甲,其他的东西任凭大人挑选。”秦入画坚持不让。

“玄武甲你们真是一帮强盗做梦不给”月火橙星愤怒了,他上窜下跳,宛若一个皮球在虚空中弹来弹去,不知疲乏。

“大人,消消火辛伯做菜去了,我来讲讲白藏大陆最近发生的故事,您有兴趣听吗”秦入画右手一抹,所有摊出的灵材都回返了朱雀盘空间,神兽之物自然要以对等的东西交换,她有的是时间在此消磨。

“若水,煮茶”月火橙星大手一挥,厨房门口忽然多出了两桌四椅和一套茶具,他移步一坐,整个身体竟然深陷椅中,无论怎么坐靠都切合舒适。

“诺”若水在一旁煮水洗壶,似乎对于大人这种不挑地的习惯早已习以为常。

“大人,第一个故事讲的是深海探寻玄武甲,我和几个伙伴在机缘凑巧之下进入了灭灵大墓,抚翼灵仙的诅咒无人能破,我的姐姐却因为我的一次忘我救援而陷入了不死的沉睡之中”

秦入画没有强买强卖的手段,她只能将自己深海探路的缘由如实相告,也许是有了几次讲故事的经验,她的一段段描述越来越引人入胜。

“第二个故事讲的是仙灵求走星空门,仙灵殿众灵圣苦寻登仙飞升之法而不得,我便是他们派来寻找通天之门的马前卒”

少年无时无刻不注意着月火橙星的表情,没想到他真的是在听故事,除了偶尔咂咂嘴之外,竟然没有插一句话、说一句多余的评论。

“第三个故事讲的是穿越重生只为仙,一位不怎么出名的画手在一次书画展览上看到了两件上古遗宝”

秦入画的前两个故事并没有打动听书人,若水的茶已经泡好,她搜肠刮肚地想呀想,索性将自己穿越时空的经历编成了一个假假真真的故事,没想到这一次,月火橙星与若水居然听得津津有味,一时间,连茶水渐凉都淡忘了。

“原来如此”月火橙星意味深长地瞥了少年一眼,像是顿悟了某件秘闻一样,幽幽地笑了起来,“若水,去我的寝殿取一片玄武甲来,朱雀羽可是万年难遇的宝贝啊”

“多谢大人那噬灵魔焰花误吃的灵丹”秦入画有些诚惶诚恐地问道。

“算了你那点小玩意就自己留着吧,穿越重生只为仙,应该不是为了仙灵殿而是为了一个人吧”月火橙星好奇地追问道,眼眸中流露着一丝娱乐记者的敏锐。

“大人,我只有一份起死回生符的材料。”少年满头黑线,颇有些窘迫羞愧之感,没想到一位堂堂的灵仙大人也有些爱打听无聊八卦的兴趣,她又没有指名道姓,为什么听书人会把每一个故事都要往她的身上联想呢

“哈哈哈哈在仙界,抚翼灵仙不算什么厉害角色,他的诅咒虽然暂时困住了你与你的伙伴,但是凤凰终有一日飞升仙界,一个小小的诅咒怎么熬得过情比金坚的感情这是我的祝福,别忘了,我也是一位灵仙啊”月火橙星哈哈大笑,就像发现了一个极有趣味的事情一般,畅快无比。

“多谢大人”秦入画一想到自己有希望破除灵仙诅咒,揪了大半年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轻轻地放下了。

“不过,抚翼灵仙若是身故,他的诅咒会显现在家族灵牌之上,若是那个家族小肚鸡肠,你也许也遇上一些麻烦。”月火橙星仔细地瞧了瞧少年的面相,又说了几句安慰话,“你若是那个家族的弟子,也许是不必害怕担扰的,若水的灵鉴本事确实长进了不少,不过等你进入了灵圣之境,我们可就看不出来了。”

“哪个家族”秦入画一片茫然之态。

“你不知道不可说不可说你不知道才对,日后总会知道的。”月火橙星说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不愿泄露天机。

“我还有家族”少年抓住了这个语误,好奇自己难道不是青阳秦家的三皇孙,而是仙界某个大家族的子弟

“吃饭吃饭”月火橙星没有直接回答,厨房里菜香四溢,他耸了耸鼻子,点头称赞道,“辛伯的手艺不错,虽然我也是一位灵烹师,但是拿手的菜系不同,味道自然也就不同。”

很快,若水与辛伯张罗了一桌子美味佳肴,月火橙星一动筷,大家都忙不迭地吃喝起来,秦入画刚刚饱餐了一顿,再好吃的饭菜也只能望而却步,她没有月火橙星那般大肚能容,她期待的是水晶宫如何接待来客的下一步。

“月火,你们真是懂得享受啊”就在杯盘交错的热闹时刻,长廊里突然走来了一个碧发蓝衫的中年男子,他不客气地挤走了捧茶不语的少年,吃饭夹菜,丝毫不显生分。

“犀角,你的鼻子倒是灵光”月火橙星歉意地解释道,“我不过是水晶宫中的一位主事,犀角大人却是宫主身边的大红人,咳咳他们二人误闯此地,不知宫主有何决断”

“吃完再说”犀角没有谦让,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在秦入画与辛伯的身上停留过一秒。

“大人,水晶宫中的灵仙难道不只您一位”少年明白了,自己的修为太低,低到不屑一顾,而能够如此骄傲的海兽不是灵仙又是什么

“灵仙水晶宫中的灵仙自然不只我一位,如果不是轮班当值,我和犀角现在只怕正在仙界一重天里逍遥快活呢。”月火橙星的话又一次震撼了人类的感知,也将水晶宫的实力表露无疑。

“一重天”秦入画默念着这个新鲜的词汇,有一重天自然就有九重天,仙界令人向望,就像儿时的自己无限渴望一脚踏入仙灵殿一样,未知与好奇一向是修灵者们追逐的方向。

“今年,银河域的分红只怕又没有我们白藏星的份,宫主还有数月就回来了,到时候是否有兴趣见一见人类的使者也未可知。”犀角淡淡地扫了少年一眼,一抹惊异的目光在触到月火橙星的时候,又悄然淡去。

“那还是老规矩”月火橙星意有所指地问道。

“嗯老规矩一会儿送他们去摘星阁,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了。”犀角点了点头,并没有对辛伯产生多少兴趣。

“摘星阁”秦入画又扑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一个学习如何引动星力的地方,四阶灵师倒是一个极佳的切入点,若能构筑稳定的三角仙位,日后成就灵仙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月火橙星善意地解释道。

“三角仙位”辛伯喃喃自语,却没有等来更多的回应,但是他与少年的心里都很明白,摘星阁一定是一个可以改变未来的地方,在那里,他们有机会触碰这个世界最玄妙最深奥的宇宙星力,而三角仙位便是他们追寻的目标。

摘星阁,并非一座想像中高耸入云的阁楼,秦入画与辛伯站在这片破旧的石雕建筑群前,不由得一愣再愣,若不是若水事先介绍,任何一个经过这里的人类,大都会无视这片石料遍地的废墟,她仔细地看了看几块石刻透雕上细腻圆滑的线条,倒是瞧出了几分上古时期的工艺痕迹,可惜,这些石柱、石门、石墙、石像都在海水的冲刷中斑驳凋零了。

“不知是哪位大能,竟能将摘星阁隐藏得如此巧夺天工,只有未曾引动星力的修灵者方能进入此间修行。”辛伯见多了大风大浪,却是第一次在反差如此明显的圣地之前失态。

“辛伯,随缘而入吧”少年昂首阔步,带头迈入了石头堆,“若水曾说,有缘石上有机缘,我甚是喜欢这些石雕灵纹,不如就挑一处最合心意的灵纹石吧”

少年与辛伯各自走入了石墟,一开始还能回顾到彼此的背影,也许是这片石雕建筑群的面积太大,走着走着,竟然只剩下自己,独自在石头堆里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