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逃之夭夭(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60 字 3个月前

呜!呜!呜!

熔洞深处似乎传来了一阵风的呼啸声,一百多头尚未倒下的火岩怪只觉得眼前一花,不但近半的自己人跌入了岩浆河中,那几个誓死相抗的年轻人也不见了踪影,他们茫然无措地冲到了阵前,只看见五块巨大的太阳石慢慢地敛去了光影,推倒上百火岩怪的龙飞凤舞阵终是化作了一片灰烬。

陆玄英脚尖轻点,一跃而起,仗着自己纯熟的小挪移身法,从火岩怪的头顶一晃而过,一百米似乎只在辗转腾挪之间,就在所有人涌向磨盘石的那个节点,他已经飘移到了这群火岩怪的背后,继而拼尽全力冲向了甬道的尽头,哪怕那里同样布满了危机。

噔!噔噔噔噔!

长长的甬道里传来了一阵轻快的奔跑声,陆玄英或是踏着石壁,或是踩着越来越稀少的太阳石,无畏地穿梭于熔洞深处,摆脱火岩怪并不需要多少智慧,但是寻找第五幅海航地图就必然要与这里的兽王碰撞出一点火花来。

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是飘忽的,半个时辰之后,他便感到了一丝疲倦,满目的红色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甬道深无止境,脚下流淌的是越来越炽烈的岩浆河,没有李朴明的补天石铺路,他们还能支撑多久?

陆玄英浑身大汗,却连停下来补充一颗冰玉丹的时间都没有,他的身后隐隐传来了火岩怪的嘶吼声,那一群打不死的家伙竟是嗅着他的气息,一路追击而来。

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岔道,岩浆河在这里左右分流,不论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都一样的前路未卜,几块太阳石散落在右侧甬道的拐弯处,似乎昭示着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龙飞凤舞阵?”陆玄英眼前一亮,他不由自主地转向了右边,喘息之间,发现这里的布局竟然与上一个战场的大同小异。

龙飞凤舞阵?”秦入画四人依次跳出了驯兽环,眼眸中同样异彩连连,这五块磨盘石不知何故出现在柳暗花明之地,就像一位向导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又像一位护卫解除了火岩怪追击之危。

水符伤不到这群火岩怪,只有龙飞凤舞阵一击即溃,这是什么道理?”李朴明百思不得其解,却又很想找到克敌之策。

……”蒲牢依旧揪着秦入画的衣摆,一副垂涎美色的模样,这么久都没有看见那两头心仪已久的凤凰,他恨不得抓紧每一个可以亲近的机会扮熟讨好。

大家有没有感觉到,熔洞深处那股若有若无的神秘引力?像风又像吸盘,似魂力也不似魂力,这可能就是生活在这里的灵兽不惧常规攻击的秘密吧!”陆玄英伸手触摸着空气中潮热的火点,宇宙中有太多人所不知的秘密,这些未知的领域本来就是修灵者们勇往直前的动力。

难道说,上古时期曾经有一队人马进入过熔洞深处?他们不惜一路以五行灵士的生命为代价构筑了一座座龙飞凤舞阵,不论是进是退、是胜是败,都说明这里的兽王或者那股神秘的引力非常之厉害。”秦入画看到了第二座龙飞凤舞阵,心中已有权衡,在通往地心的道路上,这样的补给站只怕远不止一两个。

不好!左侧甬道里似乎也有些什么正朝着我们这里奔来了。”耶律清歌站在外侧的黑石之上,面露一丝凝重。

若是熔洞中的生灵越聚越多,再厉害的龙飞凤舞阵只怕也吃不消吧?”李朴明竖起耳朵,仔细地听辨了片刻,这种危机四伏的感觉令人相当的不适。

地心熔洞如果那么好闯,千百年来早不知被多少修灵者们蹚过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发现这龙飞凤舞阵的妙处?”陆玄英来不及安慰众人,先前的来路中已经转出了一大群火岩怪,他从容地拂了拂衣袖,就在近半追兵逼近的那个瞬间,回身高喝道,“向后滑冲!”

唰!

青红黄白墨,五色光束同时射向了跑在最前面的一百多头火岩怪,四人一龙早已熟知了驾驭龙飞凤舞阵的诀窍,每一步滑冲都蕴含着一丝天道,奇迹再次出现了,被五行之光笼罩的火岩怪又一次土崩瓦解,跌入了川流不息的岩浆河中。

这时,左侧甬道里转出了十二头半人半兽的怪物,他们上半身是人,个个手执长弓,下半身是兽,或马或鹿,或狼或牛,奔袭的速度极快,他们一看见磨盘石上站立的五个陌生人,立刻张弓射箭、怒意冲天,就像看见了毕生死敌一般的仇恨。

他妈的!火岩怪近攻,半人兽远袭,什么时候地心熔洞里的灵兽也变得如此聪明了?”李朴明骂骂咧咧地竖起了艮山壁障,没想到一支利箭竟然击穿了他的防御,擦着肩头呼啸而过,“不好!这不是普通的箭!”

他感觉自己的肩膀忽然凉了半截,左臂的血脉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封住,再也无力动弹,而那面一直引以为傲的土系防御墙竟然连一击也没有抗住就裂成了碎片。

凝时!太极!

太虚!

秦入画与陆玄英几乎同时激活了防御魂灵技,时空在这一刻悄然停滞,十一支看似普通的利箭悬停于众人的身前,一百多头火岩怪维持着枪刺的姿势,一片模糊的剑光闪过,所有不惧魂灵之力的箭羽顿时被其拨离了原本的直线轨迹,转而向着那群火岩怪扑去。

玄英,这是什么力量?”少年看着李朴明左臂无感的苦闷,却不知如何排解。

向后滑冲!”陆玄英没有回答,也回答不了,他只知道这些灵兽都惧怕龙飞凤舞阵,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时间再度开始流逝,不少火岩怪的长枪被太极八卦图与太虚之盾挡在了磨盘石外,转向的十一支利箭飞速冲入了兽群,一连串嘶吼声传来,几十头被穿体而过的火岩怪竟然没有化作碎石,就消散于满洞的火气之中,周围的火岩怪顿时乱作了一团。

无敌箭羽又回到了十二头半人兽的手中,他们再度拉弓搭箭,只不过这一次面对的不再是魂力塑墙或者魂力凝盾,而是龙飞凤舞阵。

入画!”陆玄英甚至看都不看五束光芒横扫而过的战场,他只轻声一唤,少年就仿佛听懂了所有未曾言说的语言。

秦入画将表哥、李朴明、耶律清歌和蒲牢收入了自己的驯兽环,而后驾起隐匿,朝着熔洞深处急速奔去,她的身后传来了一片碎石入河的滚落声,追击的箭羽也在五束光芒的照耀下一一断折,十二头半人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绝尘而去,当面前再无一头可以站立的火岩怪,他们俯身拾起了数块太阳石,揉捏之间,一杆全新的箭羽出现在每头半人兽的手心。

这十二头半人兽怎么这么厉害?”少年一边踏着岩壁风行,一边思考着解决麻烦的办法。

她细细一想,半人兽身上的纹路图案似乎比火岩怪的更密集更复杂,就连那十二支箭杆上也布满了灵纹,这些鬼斧神工的造化究竟出自何人何兽之手?那股笼罩整个熔洞的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与火岩怪和半人兽的正面冲撞不到三分钟,最先倒入岩浆河中的火岩怪却一直没有再爬起来,这是不是意味着龙飞凤舞阵可以消磨这股支撑熔洞生灵的神秘引力呢?

嗒!嗒嗒嗒嗒!

秦入画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快的兽蹄声,不用回头看,她就知道一定是那些半人兽踏着一块块太阳石追击而来,少年全速奔跃,岩浆河中偶有几块太阳石散落,却始终不是她要寻找的龙飞凤舞阵。

地心熔洞的深处究竟怎样鲜为人知,但是读过《上古秘闻》的自己却略知一二,这里的生灵大都是火属性,他们中的最强者并非骨鸦、火岩怪和半人兽,而是传说中的熔岩兽王,他经历了一次次火山喷发的冲刷,生于岩浆,长于岩浆,他的力量全部来自于天地自然。

熔岩兽王生活在地心深处,如果说这世间除了魂力和灵力,还有什么来自于天地自然的,那应该就是与这二者三足鼎立的星力了。”

秦入画突然间福至心灵,天空中的木星和火星隐隐与其遥相呼应,好几次修炼她都分明感应到了这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就像似曾相识一般。星星并不都是分布在遥远的夜空之中,他们脚下的白藏星也是其中的一颗,越靠近地心,星力越是强盛,她终于明白了,地心熔洞的秘密就是白藏星澎湃的星力啊。

看到了!龙飞凤舞阵!”少年一路奔袭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在岩浆河中又发现了五块排列有序的太阳石,只不过这一次略有一点不同,她还找到了一朵紫色的小花。

这是……噬灵魔焰花?”秦入画仔细打量着岩壁上伸出的花茎,柔软得看不出一丝破岩而出的力量,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这株花草不但拥有破岩断石的坚韧,还拥有吞噬自然之力的魔火,紫色的花朵淡彩妖艳,噬灵魔焰已然成熟,是书中所述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顶尖灵植。

半人兽来了!”危机已至,少年从岩壁跳回了岩浆河中的青石,面对十二头半人兽,龙飞凤舞阵的阻击还能一如既往的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