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折射扬威(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13 字 3个月前

凝时!雷国!

秦入画一手凝滞了时空,一手祭出了万千雷火,紫雷赤火如一条条奔腾的五色龙,持续冲撞着坚硬的蝎壳,四号蓝明玻璃蝎来回翻滚,硬生生地承受着这一片雷域之威,魂力布满全身,这番大阵仗顿时激起了黄沙一片,她顾不上细看身前的威胁,只为争取一秒钟转场救援之机。

几乎同时,陆玄英以更高频率的倍速、龙锐之技限制了白明玻璃蝎的移动,耶律清歌与李朴明也死死地拦住了另外两只蓝明玻璃蝎的合围。

施展了折叠之技的楚绝夜移至身前的并非迅雷龙虎钺,而是一号蓝明玻璃蝎高高扬起的尾钩,这是蝎队配合的最高境界,不知道有多少大灵师甚至灵尊曾经死在了这道云垂之技之下。

“来不及了吗?”秦入画只恨自己无法驾驭隐匿,她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楚姐姐的身前,太极八卦图也只够拦住一对螯肢,凝时的一秒钟过去了,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尾钩刺入了楚姐姐的左胸,又被一道穿针之技粉碎了骨骼。

“我跟你拼了!”她再度挥出了凝时、鸾锋之技,凝时来自于九叶七彩莲,每一次施展主格魂灵技都需要耗费双倍副格的魂力,只不过此时此刻,她一心惦念着楚绝夜的安危,其他的一切都暂时顾不上了。

时空被又一次凝滞,一头青鸾从她的右眼中飞出,直扑刚刚受伤的一号蓝明玻璃蝎,其锋芒锐不可挡。

这场战斗拥有太多次措手不及,不论是己方还是对手,也许是楚绝夜的穿针之技仍在继续,蝎头在青鸾的叼啄与穿针的撕裂中断下,一秒之后,她只听见身前身后扑通两声,一号蓝明玻璃蝎倒地不起,她的楚姐姐也同时昏死过去。

“我……我居然忘记了……”这时,秦入画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赤苏灵仙的忠告,她悔恨地退回至楚绝夜的身旁,一路之上,她一直提防着表哥的亲近,却忘记了楚姐姐同样是不可动情的对象,她如此拼命地救了人,只怕楚姐姐的魂魄已然大损。

重生!清净!

一道亮色瞬间覆盖了楚绝夜的全身,蝎毒慢慢地退去,她只听见一颗心脏怦怦地跳动着,一缕灵魂却越来越显孱弱,人没死!这个消息让她暂时忘记了战斗的残酷。

眨眼间,四号蓝明玻璃蝎全身焦黑地冲了过来,她从驯兽环里拖出了蒲牢,强悍地吩咐道,“替我照看好楚姐姐!”

“真是……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刚刚释放就当上了陪护,我才是最需要照顾的那一个!”蒲牢不满地唠叨着,但是身体却毫不犹豫地挡在了楚绝夜的身前,额顶的龙角轻轻一抖,一缕强大的龙族威压瞬间震慑全场。

折射!囚者!

秦入画拼命了,全身剩余的魂力尽数涌出眼底,一道貌似无害的青光落入了白明玻璃蝎的身躯,又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射向了四号蓝明玻璃蝎,折射意味着她可以将一个对手的攻击转移到另一个对手的身上,这是以小搏大的巧技,她要借白蝎的最强魂力击杀对手。

青光没有在白蝎的体内停留,就像踏上了一块跳板,转头扑向了四号蓝明玻璃蝎,这只蝎子至死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白蝎的魂杀突然侵入了自己的灵海,他奋力躲闪或者魂力化甲,却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木囚笼钉住了身体中的每一个关节,龙息镇灵,双技合杀,他动不了了,更无法驱使魂力,只能螳臂当车,硬生生地承受住那一道青光的攻击。

呲!

青光没入,四号蓝明玻璃蝎甚至来不及呼救,就化为了一滩焦土,他的灵海瞬间枯萎,身体被浩荡的魂力碾碎,白蝎之杀本就势不可挡,这便是六阶灵尊与五阶大灵师的差距,击毙了目标的青光渐渐消散于无形,第二只蓝蝎魂飞魄散,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白明玻璃蝎利用楚绝夜的期盼击倒了一名人类,秦入画也利用白蝎的强悍袭杀了一只蓝明玻璃蝎,这一**家基本打平了。

“玄英,给我一分钟!”少年疲倦地服下了一颗凝神丹,这一番连削带砍已经耗尽了她的魂力,她瘫坐在沙漠里,目光闪烁不定,却不敢流露出一丝关切之情。

“好!天地三才阵!”陆玄英、耶律清歌和李朴明迅速站成了一座小灵阵,杀红了眼的蝎队趁势冲杀过来,只不过除掉了两只玻璃蝎的灵犀战队已然没有了胆怯与畏惧。

一分钟转瞬即至,秦入画并没有加入三对三的战圈,她回头看了一眼守住楚绝夜的蒲牢,他的龙威虽弱,却也压制了一层蝎队的反应,以凝神丹补充魂力并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她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对于自己的十六道魂灵技更多了几分实战的理解。

折射!囚者!

她的下一个目标是三号蓝明玻璃蝎,此时的白明玻璃蝎已是进退两难,他若不尽全力,就会被陆玄英的龙锐刺透灵海,他若尽全力,自己的魂杀又会被秦入画的折射转入他体,他还不能拼消耗,人类尚有凝神丹可以补给,灵兽又到哪里去寻找另一丛短命菊呢?

很快,折射之技再度发威,三号蓝明玻璃蝎成功被自己的首领击杀,四人的面前只剩下两只张牙舞爪的蝎子,三对三的格局立刻变成了二对一的围殴。

“还想跑?打了我们的人你还想跑?”李朴明大口吞下了一颗凝神丹,流沙、星沉、土刺,一道道魂灵技将二号蓝明玻璃蝎打得东倒西歪,甚至无处立足。

刃斩!

耶律清歌一口气挥出了数道光刃,趁着蓝蝎脚步不稳的空档削去了他的一对螯肢,这一番配合精准无间,束手束脚的蓝蝎乍一猛攻,他的魂力就被一道青光转移到白蝎的体内。

不一会,两只蝎子遍体鳞伤,魂力也消耗待尽,就像自己人不断地敲打着自己人,如此憋屈终于唤起了灵兽的狂性,他们突然一齐钻入了地底,就连木囚笼也没有找准其逃逸的方位。

“可惜!被他们跑掉了!”秦入画看着脚下的漫漫黄沙,心中略有遗憾。

“入画,先采集魂晶吧!”陆玄英看着地上的三具蝎尸,他们的魂晶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他们没跑!”李朴明的土属性最强,自然是第一个发现了脚下的异状,他的话音刚落,一阵强大的魂力波动从地底喷涌而出,众人只觉得脚步一沉,一头身高两米的怪兽突然一跃而起,纵身扑向了横剑胸前的陆玄英。

凝时!银河!

这一次,秦入画没有动情,也没有着急,她有板有眼地祭出了两道魂灵技,只为杀敌,只能杀敌,如此快速的反应令所有人心底一惊,这是如何练就的本事?仿佛举手投足间尽是本能。

时空凝滞,一道星河缓缓地冲刷着怪兽的身躯,其间的一颗颗星子仿若一道道魂符,每一次闪烁都带走了一丝生机,这是符的世界,也是灭灵大墓赋予少年的金字篆文,大河滔滔,无边无际,一条银河也许就意味着一场无情之杀。

龙锐、无影、星沉,一束束白光追随着长河而去,仿若三颗流星划过怪兽的灵海,陆玄英三人也立刻挥出了各自的最强一击。

一秒之后,在银河中起伏的怪兽突然回头吼出了一道噬魂波,庞大的魂力逆流而上,冲向了站在源头的少年,一片巨大的黑影随后划过了银河,那是两条交缠的蝎尾凭空抡甩。

噗!

秦入画与怪兽同时倒飞而起,一口鲜血洒向半空,她的灵魂仿若被一柄重锤击中,虽不散却摇摇欲坠,没想到反应最快的自己承受了怪兽的搏命一击,冲撞粉碎了骨骼,魂杀重创了精神,她毫无形象地跌倒在一个沙坑里,口鼻里满是黄沙。

她微微地抬了抬眼皮,远处的那头怪兽竟然是白蝎与蓝蝎的合体,双头双尾,一身透明,原来这才是玻璃蝎名字的由来,力量本就源自明镜一般的纯粹,她勾了勾手指,银河回溯,再次淌过了跌倒的蝎兽,也流回了自己的灵海。

怪兽匍匐不起,舍命相搏的后果便是蝎壳破损,一片片以魂力幻化的蝎甲尽数散去,除了那条高高扬起的尾钩,透明的躯壳里满是湛蓝的血液,空气里忽然多了几分湿意,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灵兽的嘶吼声,禁灵沙漠干旱缺水,哪怕是一条银河或者一壳蝎血,也令群兽向望不已。

秦入画的思绪有些混乱,精神却因为这一条银河渐渐清明,“银河原来就是我的道!符与魂的平行之道!”

就在她喃喃低语的一刹那,一道天道法则忽然降下,她竟然在无意中引动了平行之道中的魂道,在法则之力的碾压之下,怪兽恐惧地蜷缩在黄沙里,就连那一对尾钩也降下了一米的高度,玻璃蝎的灵海在滔滔银河的面前宛如一口清澈的小水潭,微不足道。

“那不是我的银河,那是天道法则模拟的魂流!道,形态万千,可化作银河,也可变幻无形,也许是银河触动了符道,符道又触动了平行的魂道,不管怎么样,我终于又一次触摸到了天道法则的边际。”

秦入画看着合体玻璃蝎的魂力与蓝血如大江入海一般倾泄至银河之中,连一朵浪花也没有掀起就完全失去了踪影,那一口小水潭就这样枯竭了,天道法则只在一念之间,虽然现在尚不能时时召唤,但是这一刻,她的修为、符道和魂道都精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