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百战不殆(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31 字 4个月前

几乎同时,另一侧的楚绝夜抓住了雪妖王蛇再次进攻的轨迹,一连串飞针走线将满地乱窜的蛇身刺成了一个筛子,也许是陆玄英挡下了最强攻击的缘故,也许是玄冰熊的死亡带走了强援与暗袭之机的原因,垂死挣扎的雪妖王蛇几番猛扑,都没有成功附身,他恶意地朝着众人又吐出了一口唾液,却被一尊八星焚仙炉挡住,腐蚀的只有身下厚厚的积雪。

凝时!

雪妖王蛇重新酝酿唾液尚需一定时间,这一刻,秦入画果断地封锁了这一片时空,虽然只有短短一秒钟,却足够楚绝夜祭出缩水穿针之术,也足够陆玄英再驱青锋剑阵。

防风林压缩了捕猎的范围,雪妖王蛇试图逃窜的身影陡然停滞了,锐影重重,针光剑芒以密集的落雷之势覆盖了他的全身,雪妖王蛇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化作了一片遍布大小窟窿的纸浆,他的灵海已被金针刺破,失去了源头的魂魄溢出了身体,被一旁的耶律清歌收入了降灵符中。

“不容易啊!”李朴明打量着雪地上蜷缩的熊身蛇尸,如果不是洞悉了灵兽的招数,他们哪能赢得如此轻松。

“我的魂魄似乎被雪妖王蛇吞噬了一丝,不知道多久才能养回来。”陆玄英镇定地感受着全身的不适,有些不明白未曾被雪妖王蛇附身的自己是如何中招的。

“我们休息一会,前方还不知会出现何等强悍的灵兽。”楚绝夜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雪地里,这里的灵兽都懂得配合,人类更应懂得默契配合之道。

耶律清歌没有说话,他抱臂而立,静静地打量着忙不迭采集灵材的秦入画,二人都是一副极冷的性子,越是热闹越是无言,一个确是不擅言辞,另一个却是为了抚翼灵仙的诅咒而不愿轻易地动情。

众人休息了片刻,再度向着遥远的雪山迈进,最高挑的神女峰一山独秀,银装素裹,它就像一位纯洁婀娜的仙女,静静地俯看着尘世间的一切纷争,那里是雪域冰原的尽头,也是最寒冷最磨炼意志的险地,看似近在咫尺,实际上还有三四天的路程,如果在那里都找不到第二张海航地图,他们就不得不去幽灵海中大海捞针了。

通往冰原深处的道路早已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秦入画五人一路沿着直线行进,遇兽杀兽,从不改变心中的执念,只不过他们遭遇的灵兽等阶越来越高,有时哪怕是倾尽全力,也无法全身而退,受伤已然成为了常态。

这一天,他们遭遇了一群中阶黄尾鼬,本以为实力相当,屠杀几只臭鼬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却不料这些看似四肢短小的家伙们集体喷出了一大团黄气,被气息笼罩的五人顿时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像是中毒又像是中幻,一个个面带微笑,重重地栽倒在茫茫雪地之中。

“回去吧!如此冒进,别说海航地图,你们的小命都难以保全。”

“不!刚才是我们大意了,坚持就是胜利!人定胜天!”

秦入画做了一个奇怪的美梦,一位高贵端庄的灵仙站在她的身前,对于她的执念嗤之以鼻,她忍不住唇枪舌剑,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孩子一样。

“前方多的是高阶灵兽,你们连几只四五阶的黄尾鼬都打不过,还提什么坚持到底?”

“不试一试,我心不甘。”

“除了情感,你还能舍弃什么?”

“就像神女当初舍弃的一样。”

秦入画认真地凝视着灵仙的面容,却始终看不清她的眉眼与表情,过了许久,她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冰冷的梦境里忽然飘起了朵朵雪花,雪花轻舞飞扬,落在了她的手心,继而幻化成一幅残缺的地图,微露着淡淡的墨光。

“我的选择对于他人而言,不一定是正确的守则,等到成就灵仙的那一刻,再回想如今,你也许只剩下深深的懊悔。”

“至少当下,我不曾懊悔。”

“天道法则向来公平,有你为引,这一路必然灵运冲天。”

“多谢!”

秦入画深深地鞠躬致谢,再一抬眼,神女峰的灵仙已然离开了她的梦境,雪花纷纷扬扬,带走了灵海中郁结的黄气,她鼻尖一耸,一股冰凉的雪气沁入心脾,嘴角的淡笑化为了一抹苦意,她幽幽地从梦中转醒了。

“什么也没有!”她第一时间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心,梦中紧握残图的地方空无一物,那位梦中灵仙的忠告仿佛一颗定心丸,她知道,只要坚持不懈,他们必将在这片雪域冰原找到第二幅海航地图,只不过她的心中始终盘桓着一丝不解,“以我为引?难道我的灵运如此逆天?这是不是不太合常理啊?”

净化符!

秦入画在虚空中连续绘制了四道净化污气的魂符,净字篆文一点即亮,一缕缕幽光带走了灵犀战队头顶的黄色气团,清新的空气继而钻入了陆玄英四人的鼻腔,将吸入其中的臭气一一驱散。

五十米之外,那群黄尾鼬仍在小心地观望着,李朴明在倒地前祭出的器灵青竹,已然化作了一片茂盛林立的天然屏障,那一根根翠竹就像一个个仗剑守护的灵士,几只黄尾鼬试图穿越竹丛,趁机夺取人类的精华,却被几根突然弯腰直刺的竹尖挑去了性命。

寒风吹过,竹叶颤动,竹林里传来了一阵阵近似人声的轻啸,黄尾鼬不够聪明,他们破不了青竹之障,又舍不下这道难得的大餐,彷徨犹豫之时,已经错过了击杀人类的最佳战机。

“朴明,真没看出来,你的器灵这一次倒是救了我们的命。”陆玄英四人陆续从睡梦中苏醒,竹林里清气缭绕,那些迷幻众人的黄臭之气早已不知去向。

“这一次中了那帮臭鼬的招,我定要抓几只回来好好地蹂躏蹂躏。”楚绝夜伸手一招,一只梭形的大螃蟹顺势爬上了她的手背,长棘在侧,双钳粗壮,仿佛下一刻,就将拧断某鼬的脖子。

“器灵蝤蛑(音游谋)!”耶律清歌眼前一亮,他的掌心里也跳出了一株鲜嫩的玉龙蕨(音绝),这株生长于雪域冰川之巅的植物正是赋予其本命魂器生机的器灵。

“呵呵!我们就在此任性一回吧!”陆玄英怎么不知众人内心的愤恨,四位五阶大灵师外加一位四阶灵师,居然被一群四五阶黄尾鼬的臭屁熏晕过去,这还是自出生以来的头一遭。

所谓器灵,回归自然,不是灵兽便是植株,每一道天然而生的灵魂都独具意志,如青竹之韧、蝤蛑之疾、玉龙蕨之阴,而越是高端上品的本命魂器,其孕育的器灵越接近上古灵兽,就像陆玄英肩头的金翅三足乌和秦入画头顶的朱雀一样。

不远处,那群黄尾鼬的心中仍有些洋洋得意,不知何故,那丛无法穿越的竹林忽然一齐折弯了腰,就像一根根紧绷的弓弦与一支支蓄势待发的利箭,伴随着一声悠远的雀鸣,刹那间拔地而起,直插鼬群。

吱!叽叽!

黄尾鼬匆忙集结,一个个手忙脚乱地转过身形,这一次,他们的臭屁再也派不上用场了,火红的朱雀与金翅三足乌振翅齐飞,比一根根横穿的青竹更快,三昧真火一触即伤,地心金焰更让这群黄尾鼬有命无回,他们吐出的烈焰一口便是伤亡一片,再加上一根根穿体而过的青竹,双钳上下翻飞的蝤蛑,以及暗中腐蚀的玉龙蕨,灵犀战队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个照面就击溃了观望不前的对手。

“有器灵远袭,我们可以坐在这里晒太阳了。”李朴明喜滋滋地看着远方的火海,不留底牌意味着他们的任性其实来自于彼此间的信任。

“早知如此,我们一上来就不该留手。”楚绝夜一想起那团诡异的黄气,心中之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叫做老虎不发威,还被错认了病猫。从此之后,每一战都不可大意。”陆玄英抬眼望去,上百只黄尾鼬已经倒在了水火交融的战场上,余下的十几只大号鼬也再无一丝反击之力。

“黄尾鼬退散了,他们尾部的气囊倒是一件不错的灵材。”秦入画意有所指地瞅了瞅李朴明,一个气囊相当于一个施肥布料的营养袋,埋在灵草的根部,就能自动地供给养分,对于一位灵耕师而言,那些气囊可比黄尾鼬的一身皮毛珍贵。

“让我的器灵去采集吧!”李朴明满心欢喜,黄尾鼬跑的跑、逃的逃,他们虽然被迷晕了片刻,但是结果终归是好的。

夜幕降临,陆玄英四人取出了各自的露营小屋,这件初入仙灵殿之时赢取的灵宝其实是一个几十平米大小、可遮蔽风雨的私人空间,趁着他人收拾房间的空档,秦入画召回了朱雀,又在空地上燃起了一堆篝火,烤兔腿便是他们的晚餐。

“啊啊啊啊!”突然,李朴明手舞足蹈地大喊大叫着,不明所以的众人纷纷走出了露营小屋,只见他捏着一片不规则的布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是地图!第二幅海航地图!”

“真的?”陆玄英接过布片仔细一看,它的右上角确实与第一幅残缺的地图拼痕吻合。

“是器灵青竹从黄尾鼬群的尸体里找出来的,我们可以转场了。”李朴明骄傲地笑道。

“浩瀚的海洋危机四伏,如果没有海航地图的指引,我们绝对逃不脱被自然与海兽吞噬的命运,只是这幅地图来得是不是太容易了一些?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我们尽快奔赴海疆。”陆玄英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他小心地收起了第二幅残图,对于这份机缘,总有些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