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舍身饲虎(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66 字 4个月前

秦入画将同伴们的尸身依次摆好,只是时间流逝,众人早已僵硬冰冷,有的保持着垂死的姿势,无法扭转,有的血染胸襟,死不瞑目。

“玄英,我们还去雷电雨道打灵兽吗?打得自己赤身洛体的,那样真的好吗?”她抚摸着表哥熟悉的容颜,那一丝血色不是代表着他还活着,而是言说着一位火系大灵师的尊严,她又回望着朱雀与青鸾满殿飞舞,只有找到了灭灵大墓的枢纽,一切方有转机。

“主子,你快些过来看看!”突然,青鸾高声呼唤,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

“好!”少女轻轻地放开了表哥,几步跳跃,就来到了五棺二椁的背后,她定睛一瞧,棺盖表面确有一些不同,“这是……这是画!一幅故事画!”

秦入画仔细辨认着棺盖上绘制的图案,虽然年代久远,有些色彩已然斑驳,但是仍能看清楚其中言说的故事,这是一幅关于赤苏灵仙舍身饲虎的图画,讲述的是上古时代,一位德行高尚的灵仙为了阻止一头饥饿的母虎吞食自己的两个幼仔,舍生取义,以血肉之躯哺饲母虎、救下虎仔的故事。

“抚翼灵仙的棺椁上居然绘制着赤苏灵仙的故事画,一个阴狠,一个慈悲,这是多么可笑的讽刺!多么鲜明的比对!”朱雀不屑地撇了撇嘴,有些人就是喜欢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难道说,这具棺椁具有移魂转魄之能?”青鸾想的似乎更远了一些。

“舍身饲虎!我好像明白了!”秦入画转身踏入了棺椁,她抬手抚去了其间残留的骨灰,而后如抚翼灵仙一般,靠在了那块雕刻着赤苏灵仙舍身饲虎的棺材板上。

“主子,你疯了!这幅棺盖画分明就是一个陷阱,你放出了众人的灵魂碎片,救不救得活还是另话,但是你自己也将烟消云散了。”朱雀也明白了,她的主子打算舍己救人,可是抚翼灵仙的死便是前车之鉴,她急冲冲地飞到了棺椁里,拉扯着少女的衣袖,不依不饶。

“朱雀,这具棺椁只是一个媒介而已,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头饥饿的母虎并不是抚翼灵仙,他的三十六位随侍也不是虎仔。”

“也许是误打误撞,他们来到了这座灭灵大墓之中,却一直误解了舍身饲虎的深意,棺椁有灵,它寻找的是一个为了同伴不惧牺牲、舍生取义的灵士,而不是用万千灵士的灵魂碎片来复活的恶魔,强夺不是牺牲,更不是这幅画的本意啊!”秦入画从怀里摸出了聚魂瓶,里面每一个空间都封存着一位修灵者所有的灵魂碎片,不试一试,她良心不安。

“好吧!我们一起豪赌一场,大不了重回地球。”青鸾停在了少女的肩头,这一番分析越想越是明白。

“抚翼灵仙和他的三十六个随侍就不要救了,死了活该!”朱雀飞上了少女的另一方肩头,这一刻,一人二灵,同仇敌忾。

一串串血珠从秦入画的手腕淌下,每一滴都掷地有声,如雨打芭蕉一般,渗入了棺椁,朱雀与青鸾紧张地四下探望,整间寝殿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异变。

时光静静地流逝着,鲜血顺着柏木黄心蔓延,半个时辰之后,在她们一直忽视的一处盲区里,有一幅故事画忽然闪耀出一道七彩的光芒,虎仔活灵活现,母虎嗷嗷待哺,赤苏灵仙从画中一跃而出,像一道光影一般,绕到了少女的身前。

“你是?”此时此刻,秦入画的视线已然模糊,看不清眼前的光影究竟是灵是仙,她用力地拔开了聚魂瓶塞,恳切之情溢于言表。

“啊!多少年了,我终于尝到了一缕新鲜可口的血液,里面蕴藏着一个少女无上的意志与大无畏的牺牲,可是这样还不够,你愿意付出生命,却没有付出你最纯净的灵魂。”赤苏灵仙浅笑轻言,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渐渐消亡的生命,而是一枚万金不换的魂晶。

“失去了生命,灵魂自然灰飞烟灭。”秦入画努力地遣词造句,她孤傲地站在一汪血泊里,所求的只是复活同伴。

“不不不!这世间所有纯净的灵魂不是投胎转世,就是升入仙界,并不会灰飞烟灭,就像我从棺画中复苏了一般。”赤苏灵仙来回瞅了瞅朱雀与青鸾,光影似乎有那么一瞬,变得更加璀璨起来。

“我需怎样,才能换你出手?”秦入画低声恳求道,她并不知道生命的消亡有的时候是不能灭绝灵魂的这个说法。

“不如,以一生的真情为代价吧!我可以救活你的至爱,你的同伴,但是同样的,你不能再对他们付出任何一丝真情,你的心一动,他们的魂魄便将散去一分,这是抚翼灵仙最后的诅咒,我无法破解,就只能将其作为交换的条件了。”赤苏灵仙凝视着少女痛苦的表情,他的表现倒是云淡风轻一般的洒脱。

“他们还记得我吗?”秦入画闭上了双眼,那一潭清澈平静的湖水已然泛起了波澜。

“不!你只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赤苏灵仙微微一笑道。

“好!那么我能不能在他们苏醒之后,做最后一分钟认真的告别?”秦入画惨然地笑道。

“可以!这座灭灵大墓从此就交给你了,它其实不是一处泯灭灵魂的所在,而是一所永久性提升灵职技艺的试炼场,你看!”赤苏灵仙将一枚镜像戒指强行戴在了少女的左手中指上,一幅灭灵大墓的地图于虚空中豁然涌现。

“三十六静室,七十二宝库,一百零八处试炼之地,这座灭灵大墓居然有那么多未曾开启的地方……”一道水疗符抚过手腕,秦入画的伤口愈合了,她浏览着一幅幅精密的墓室地图,每一处的功效都了然于心。

“抚翼走了邪路,就连最后的希望也被你们叼入了聚魂瓶,他不会再活过来了,倒是你,聚魂瓶中的灵魂碎片都是大补之物,有的是时间逐一消化。”赤苏灵仙邪恶地怂恿道。

“请教大人,除了抚翼和被夺舍的那十几个人,其他的是不是都能够完完整整地苏醒过来?那些珍宝又该如何处置?”秦入画始终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伙伴。

“傻孩子!不过这一点倒是很像我的风格,你就留下十二间宝库吧,他们总要带些东西回家。”赤苏灵仙抬手一抚,聚魂瓶口涌出了上百块灵魂碎片,它们化作一片金光,瞬间掠过了寝殿里匍匐的数十具尸身,这一刻,时光陡转,一切都似乎回到了灭灵困仙大阵开启的前一刻,只有秦入画一人恍如隔世。

“大人,多谢成全!”秦入画屈身下拜,能够救活同行的伙伴们,她付出的代价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我走了,也许未来还有相见的机会,加油吧!”赤苏灵仙虎目一扫,不少原已僵直的身躯慢慢变得柔软活络起来,离开的时候到了,他仔细地打量着少女的容颜,似乎将其刻入了记忆,而后又低头想了一想,善意地补充道,“日后,随着你的修为提升,抚翼的诅咒自会慢慢消减,成就灵仙之日,便是与至爱知己相聚之时,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还能不能记起你如今的牺牲。”

“无论如何,我坦然如昔。”秦入画郑重地鞠躬相谢,待她起身之时,那道光影已然消散,就像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样。

“主子,刚刚赤苏灵仙说起,这世间所有纯净的灵魂都不会灰飞烟灭,难怪他的光影聚而不散,难怪我们跨跃了两个时空。”朱雀羡慕地飞到了棺盖之前,那幅舍身饲虎的故事画依旧栩栩如生,只是线条和色彩都变得隐淡了不少。

“主子,你看!寝殿之后升起了一道暗门,十二间宝库已然开启,不知道大家面对着一笔巨大的财富之时,还能不能想起曾经并肩战斗的情义。”青鸾善意地提醒道,分明是对于某些地方的打砸抢深有感悟。

“主子,一分钟!你还在等什么?”朱雀突然着急地大喊起来。

“一分钟!”秦入画想起来了,她只有一分钟时间与队友们告别。

十数米之距仿若一道银河,十几位灵职师魂凝魄聚,刚刚从沉睡中苏醒,她飞快地冲到了楚绝夜、秦断与苏明宇的眼前,一一用力地拥抱,两条手臂传出的力量仿佛传达着内心坚定无比的情感。

就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同时,她又冲到了表哥的面前,做了一件一直想做却始终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她的唇轻轻粘上了表哥的,这应该也是其心中最期盼的事情吧。

吻!一个深情缠绵的吻!

满室红光或隐或现,她捧着表哥的脸庞,嘴唇嚅动,牙关轻咬,虽然略显生涩,但是所有无法言说的话语都在这一个亲吻中酝酿着,唇瓣触及的是内心最柔软的爱情,起初她的吻尚有些微回应,而后却越来越淡,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动情争取。

她的记忆仿佛在这一瞬间穿越了过往的十三年,与表哥相处的点点滴滴尽数涌上了心田,面对分离,她仍是幸福的,谁又能一直陪伴谁度过漫长而艰险的一生?这场一分钟告别式就用这个吻来演绎吧,而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永远不会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