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元旦将至(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98 字 4个月前

一夜无话,雷电雨道又是晴空万里,秦入画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她动了动僵硬的手脚,又扭了扭麻木的腰肢,伤愈了,回想起大雪之日的拼死一搏,能够从一头六阶灵兽的眼皮底下逃生,她是幸运的,留给表哥的灵愈术符果然也派上了些许用场。

“画画,这算挑逗吗?”陆玄英的声音忽然从她的头顶传来。

“呃!”秦入画愣住了,继而像活见鬼一般跳了起来,她回头打量着表哥怀抱里空荡荡的那个位置,再低头看了看身上崭新的衣袍,小脸腾地一下全红了。

“看起来是痊愈了!”陆玄英若无其事地坐了起来,满脸的笑容逐渐放大。

“我吃大亏了!我去隔壁帐篷整理整理!”秦入画火急火燎的,像奔袭的疾风兔一样,又一次逃出了表哥的视线。

“唉!年纪太小,不经逗啊!吃亏了不会讨回来吗?”陆玄英自顾自地笑道,“身体强韧度倒是不错,六阶灵兽的全力一击似乎没有留下什么致命的伤害,画画的灵运果然逆天啊!”

半个时辰之后,秦入画捧着一盘水果回来了,先前的尴尬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她兴奋地抓起一个苹果,一边咀嚼一边含糊地说道,“千锁万化锥到手了!雷电雨道的秘密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那些高阶灵兽便是依靠上古灵阵吞噬的雷电之力来洗炼全身的,我粗略地看了看,更深处的上古灵阵不会超过七个,而作用都是大同小异的。”

“当然是秘密!这个地方只有你我二人知晓。”陆玄英意味深长地拿起了一个苹果,一见小表妹又一次低头沉默,他一本正经地笑道,“是时候回去了!元旦将至,绝夜和鸿叔收到这件礼物不知道会有多么的开心。”

“嗯!”秦入画羞涩地点了点头,突然间伸手拧住了表哥的耳朵,左搓右揉,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绝夜?绝夜?叫得真亲切啊!”

“啊!啊啊!一夜而已,不是绝夜,你想谋杀亲夫啊?”陆玄英一阵怪叫,又惹来了小表妹的一阵踢踹。

“不要脸!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兄弟而已!”蹂躏良久,秦入画将沾染果汁的小手在表哥的衣襟上擦了又擦,最后笃定地笑道,“我吃的亏未来都会讨回来的,你等着!”

“三生有幸!我一定等着!”陆玄英从容地笑了。

……

仙灵殿灵气缭绕,境如诗画,秦入画与陆玄英一走出破境灵阵,就立刻感受到了这一方风景的宜人与秀美。青山绿水间,偶有一片云雾飘过,几朵腊梅或隐或现,乍一看,满鼻清香,又有几只妙音鸟欢快地划过天际,此情此景就像一幅蕴涵着天地大道的画卷徐徐地展开,灵、韵、趣、味、情,内容无所不包,他们手拉着手,迎风而立,衣摆微飘,淡笑嫣然,不知是陶醉于景,还是深怀于情。

良久,二人恢复了往常的严肃与端庄,踏过了无限风光,一切都已淡然,他们一起回到了灵器宫灵犀战队的驻地,就像回家一样高兴而平常。

“楚姐姐,鸿叔,礼物来了!”秦入画兴奋地冲入了会客厅,却发现只有秦断一个人独坐在几案旁闷闷地生着闲气。

“秦断,发生什么事了?”陆玄英认真地问道。

“没什么!楚姐姐他们去交易宫了,先前订下的货品似乎有些问题。”秦断抬手抹了抹满是泪痕的小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画画,我去交易宫看看!你在这里陪着秦断说说话吧。”陆玄英转身即走,他与小表妹在一起的时间不如秦断,其间的情感自然也略显不及。

“吵架了?”秦入画坐到了秦断的对面,见表哥飘然离去,于是主动打开了话匣子。

“嗯!秦震天要我和楚姐姐同一时间离开仙灵殿。”秦断委屈至极。

“你的意思呢?”秦入画委婉地问道。

“当然不!修灵炼药是我一生的追求,刚刚拜了卓宫主为师,怎可为了儿女情长而前功尽弃?”秦断愤恨地说道。

“所以,他打你了?”秦入画指了指秦断欲盖弥彰的左脸颊,上面还残留着几道淡青色的指印。

“哼!他打我又不是第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去登仙城的六道福地客栈了。他是属于青阳国的,不是属于我的,而我也是属于仙灵殿的,不是属于他的。”秦断越说越是慷慨激昂,“我就不信,震天弓离不开震天箭。”

“小断,你的情劫来了!若能放下,自然大好,若是不能,伤神劳心也是必然。”秦入画无法传授情态自由的心境,每个人的想法只有自己融会贯通,才能得到全面的透彻的释放。

“入画,我现在只想早日前往雪域冰原采集九天雪魂珠,魂灵格全满就能参加内殿弟子的选拔,就有资格挑战万年传承之境,我们的路已经不同了。”秦断回想起自己一路行来的艰辛,情感在这一刻似乎变得可有可无起来,一时间,二人都沉默了。

不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