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雪之日(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67 字 4个月前

秦入画背着表哥一路狂奔,一出雷电雨道,她便找到了一处公众露营地,租用一顶帐篷只需一个银币,她心急火燎地钻入了一顶无人的帐篷,重生魂灵技、清净魂灵技、灵愈术符、回春符,一连串施救法门尽数涌入了表哥的身体。

触摸着每一道伤口,她的心脏怦怦乱跳,哪怕是自己平日里受伤也没有过如此紧张,折断的右臂慢慢地愈合了,击碎的六根肋骨也复位了,表哥面色焦黑,看不出一丝痛色,只见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她那颗一直悬起的心也缓缓地放下了。

“画画,摸得很享受?”陆玄英终于睁开了双眼,他打量着那双抚拭胸口的柔荑(音提),轻松地戏笑道。

“呸!”秦入画忙不迭地抽回了手,表哥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一个简简单单的验伤到了此人的嘴里,跟揩油有啥区别?

“我吃亏了!我也要摸回来!”陆玄英伸手抓住了那只退却的纤柔,用力一拉,他的小表妹便猝不及防地栽倒在他的身旁。

“流氓!”秦入画挣扎着坐起,雷电雨道十日,她的衣襟早已是残破不堪,若是倒入了表哥的怀抱,那跟晒天体浴有啥区别?

“小小年纪,想得还真多!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把你怎么样?”陆玄英苦笑着说道,就是不放开小表妹的手。

“让你摸回来就是了!”秦入画一想起表哥挡在自己前方承受重击的那一个瞬间,她的心一下子柔软了,她突然抓起了表哥的右手,愤恨地在自己平坦的胸前胡乱抹了几下,而后迅速甩手起身,像疾风兔一样逃出了帐篷,“我去隔壁帐篷整理整理,一会儿你想吃些什么?”

“我想吃些什么?”陆玄英看着帐门迎风舞起,又慢慢坠落,他微微一笑,从床铺上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苦肉计有的时候还是很有效果的,就是这副焦黑的模样太不讨喜。”

半个时辰之后,秦入画回来了,洁净的面容,崭新的衣袍,她还是那个十三四岁的天才少年,她的手里捧着一个白瓷碟,两条红背剑鱼散发出一阵阵诱腹的鲜香。

“清蒸红背剑鱼盖饭!”陆玄英顿觉眼前一亮,他扎起袖口,立刻自顾自地狼吞虎咽起来。

“……”秦入画无语地打量着表哥焕然一新的模样,哪里还有一丝受伤的痕迹,米饭易熟,这两条红背剑鱼是她从公众露营地高价买来的食材,也是她唯一会做的一道菜肴。

“好吃!鲜咸适度,清而不淡,火性精华温暖了五脏六腑,我没想到画画的厨艺竟然如此精湛。”陆玄英看着白瓷盘上光溜溜的鱼骨架,满脸一副欲罢不能的表情。

“我只会做清蒸红背剑鱼这一道菜,别的都不会。”秦入画有的时候也很羡慕灵烹师的技艺,据说人的胃有的时候比人的心更容易抓牢。

“只会一道菜吗?”陆玄英托着下巴冥思苦想,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一道鱼”的说法。

“雷电雨道,我们还闯不闯?”秦入画转念想起了那头四趾食蚁兽,以他们现有的修为,恐怕远不是六阶灵兽的对手。

“再试一次!有高阶灵兽蹲守的上古灵阵想必就是吸引灵种的关键,这一次修为突破,我又有了很多全新的感悟,机会难得,再过十五天就是大雪之日,我们总要拼一拼才知道自己的极限所在。”陆玄英一向胆大心细,这番话无疑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如果外面的人知道我们一个四阶下品、一个五阶下品的年轻人去挑战一头六阶灵兽,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们疯了。”秦入画摸了摸空荡荡的胃腹,无奈地点了点头,为了楚绝夜与鸿叔,她也愿意再试一次深浅,哪怕前方有生命之危。

……

十五天一晃而过,秦入画与陆玄英继续在雷电雨道中间区徘徊,有几个灵士壮着胆子恳求与其组队前行,都被他们拒绝了,冬季的雨水冰寒刺骨,幸亏二人都是火属性灵师,才能抵御冻雨的侵袭。

越往深处行走,被雷电击中的可能性越大,他们几乎赤身露体,空间里存储的衣物一件件在雷电中损毁了,但是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这半月的抗击已然抵过了数年之修,他们只要不踏入那头六阶灵兽的十米领地,其他的灵兽再凶悍也不敢轻易地上前寻死。

“画画,一百六十八道雷电,我们这十五天承受的比起先前十天的翻了不下一倍。”陆玄英整了整腰间的虎皮袄,这里虽然没有外人,但是衣着太暴露始终有些难看、难堪。

“今日大雪,灵兽们都蛰伏了,看起来,午时或有大机遇降临。”秦入画紧了紧身上破旧的涤尘衣,除了躯干部位,她的四肢完全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一时间,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一会儿我引开那头四趾食蚁兽,你去拓印那座上古灵阵,如果遇上千锁万化锥或者寂灭极光,就用蓝玉火笼采集。”陆玄英低声叮嘱道。

“这座上古灵阵极具研究价值,只不过六阶灵兽没那么笨,平日里让他离开小窝很是容易,但是遇上二十四节气就难了。”秦入画打量着胸前的玄武护体符,虽然不济却也聊胜于无。

“嗯!我们总要试一试,你不是说,只有在二十四节气里那几个上古灵阵的方位,才有可能发现珍贵的灵种?这是雷电雨道的秘密,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天,不就是为了此刻吗?走!”天色渐暗,陆玄英拉着秦入画站了起来,大雪将至,他们的杀戮也即将开始。

青锋剑阵!

囚者!真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