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待价而沽(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01 字 4个月前

仙灵殿外殿灵职大比在一场轰轰烈烈的灵兽大战之后落下了帷幕,灵职排行榜前十名的战队与个人都收到了一份八宫宫主联名签署的密函,信件的内容很简单,既然大家在灵职大比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便有资格加入上古灵仙之灭灵大墓的探索任务,元旦之晨,万象更新,正是墓室阴气最淡的时候……

“主子,这么说我们只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就要去探索那个什么灭灵大墓?”陆云龙接过传阅的密函,直看得满头雾水。

“说是一次试炼,大家的探索所得都归自己所有,如此探墓是不是也意味着无尽的风险啊?”秦断同样是半信半疑。

“上古灵仙的墓室确实不容易探索,但是其中的高阶灵宝甚至仙器也一定令人垂涎,好机会!好机会啊!”苏明宇高兴不已,哪里有灵宝,哪里就有灵鉴师的用武之地。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先把这次试炼需要的物品罗列出来,由绝夜负责全权交易。”陆玄英将两封一模一样的密函交给了楚绝夜,这可是交易打折的凭据。

“我负责交易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呢?”楚绝夜好奇地反问道。

“我和画画回一趟青龙城,有些旧怨还没有了结。”陆玄英愤恨地说道,“五年前灵鉴之日诬告画画的那些人一个也别想跑。”

“玄英,算了!我没有杀戮之心。”秦入画一听说是去找朱周两家报仇血恨,好吃懒做的脾性又上来了。

“不,你懂杀戮,甚至颇有天赋,还记得我们每每遭遇险境之时,都是你一眼看穿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第一个做出了最正确最迅速的反击。杀戮不等于技巧或者力气,而是对战机的准确把控,疾恶如仇,又爱护弱小,你的杀戮是理智的,值得我学习。”陆玄英一口气说了一大篇赞美之辞,又是劝解,又是理解。

“是吗?”秦入画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

“入画,淡极始知花更艳,十分红处便成灰。灵职大比你风头太劲,不如外出躲避一阵子,顺便把当日之仇报了,你若不报,我来!”楚绝夜心领神会地劝说道。

“可是登仙城对外开放的时间还没到,我们怎么出得去呢?”秦入画的心微微一动,还是被这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美言鼓舞了。

“这是密函中应允的条件,每位有资格探墓的灵士都可以回返尘世两个月,有什么未了之事也可以一并解决。”陆玄英指着密函下角一行不起眼的小字,耐心地解释道。

“那好吧!小断也一起去吗?”秦入画回望着一旁的秦断,昔日的仇家秦震天如今已经变成了亲家,那段不可言说的往事在自己变得更好的时光里悄然解决,为了陪伴自己,秦断与铭叔在蒲公洞里枯守五年,他们也有需要相见的人和事吧。

“我才不去!青龙城又不是蒲公洞,我们不想当夜明珠。”秦断撞了撞许真铭的肩膀,又理解地眨了眨眼睛道,“入画,我跟铭叔一起,你就别管了。”

“呃!”秦入画直听得满头黑线,刺杀两个人居然也变成了一场蜜月旅行,这帮家伙的内心真阴暗。

“我们的团队各司其职,既不像等级分明的金字塔,也不像唯我独尊的同心圆,我们是五行十字阵、七星伴月阵、或者九曲连环阵,每个人的定位应战而生,化整为零时独挡一面,化零为整时事半功倍,这便是我们的灵犀战队。”陆玄英将这番理解说得慷慨激昂,一下子便转移了某人的胡思乱想,了去心结,情态自由,他的器道已经与秦入画分不开了。

“楚姐姐,请帮我调查一个人,他曾经是青阳之盾柳轻重的徒弟,多年前以天才之名踏入仙灵殿,之后就杳无音信了。”秦入画忽然想起了那位不肯收自己为徒却又处处指点的柳爷爷,他的徒弟也算是自己的师兄了。

“放心吧!柳老的徒弟不在外殿就在内殿,我会调查清楚的。”楚绝夜一口应承下来。

第二天清晨,秦入画与陆玄英离开了仙灵殿,从登仙城通往青龙城的传送阵破例开启,转瞬之间,他们就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乡音入耳,颇有些亲切之感,除了几家临街的商铺更换了门脸,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画画,你先回皇宫看望父母,我回陆府打探消息,酉时饮月轩,我们不见不散。”陆玄英不喜欢拖泥带水,只要朱恒之与周家家主还在青龙城,今夜便是刺杀的良机。

“好!”秦入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她也想认真地问一问父母,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是弃子一枚?

……

青阳皇宫依旧守卫森严,宫门四周,渺无人迹,一队御林军像往常一样来回巡视,突然间发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从远处缓缓行来。

“这个少年是谁?眼生得很。”

“太子东宫的通行令牌!难道说,她就是那个关押在蒲公洞中的废材三皇孙?”

“不可能!我听几年前从登仙城里回来的人说,一入蒲公洞,百年不翻身,这个少年说不定有什么不一般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