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火凤连击(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86 字 4个月前

七日休整的时间不长,所有未比完的赛事陆续结束,越到后程,赛况越是激烈,原本打算在厢房里静修七日的灵士们,也纷纷放弃了修灵,转而聚集在光屏之前评头论足。

灵器空间里,淳于松邻抚摸着一柄刚刚完成了打磨的卷风斧,颇有些恋恋不舍,这件五阶下品的灵器虽然没有孕育斧灵,但是有了乘风魂符的镶嵌,三千斤的大斧到了识货之人的手里,只会身轻似燕、如虎添翼。

灵阵空间里,西万鹏推演计算了五日,终于找到了破除十灵断水阵的关键点,他起手将一株柏树苗种植于厚土浓重的阵眼之上,不一会,泥土湿润了,被断绝于地下的流水顺着柏树苗的根茎漫上了地表,水生木,木克土,十灵断水阵里传来了汩汩的水流声,五阶灵阵应声而破。

灵兽空间里,付天骄的九头盘香蛟与夏绍书的龙首火鳞狮打得难分难解,蛟毒难以毒杀火狮,狮爪也划不开柔滑的蛟身,又是一场硬碰硬的死战,高阶灵兽拥有强悍的自我修复力,那些损伤的皮肉只是通向荣誉殿堂必须的祭品。

整个灵兽空间,只有赵冷君的七阶铁脊龙无人挑战,龙族在战场上拥有的绝对优势令这位六阶灵兽师轻松地占据了榜首。

魂符空间里,林骁是魂符宫三十岁以下唯一一个掌握了七十二道进阶符的天才注灵师,而葛玉平极擅炼制格式魂符,拥有了百分之二十的制符成功率,他便是仙灵殿外殿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若是没有秦入画的凭空出世,他俩铁定就是注灵师单项榜单的前两名。

灵药师前十名的榜单里,没有意外地出现了陈瑚与顾羲宾的名字,只有十九人参与角逐的灵裁比试,楚绝夜毫无争议地名列第一,灵耕师李朴明、灵乐师邓吴宣、灵鉴师黄惠馨、灵烹师窦绾儿,无数的天才之名在短短半个月内相继跃上了灵职大比的榜单,所有人在惊羡的同时也在默默地感叹,仙灵殿人才济济,不愧为天下灵士最向望的登仙之所。

“晋级赛第十场,第十一名肖世诚战队对第十九名灵犀战队,由肖世诚战队优先选择赛项:绘制魂符,由灵犀战队优先选择比试题目:进阶符。”一位裁判宣告着比试的进程,每支战队的准备时间只有五分钟。

“画画,去吧!相信自己!”陆玄英热切地鼓励道,与所有灵犀战队的队员们一样,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小表弟的厚积薄发。

“嗯!”秦入画轻轻地点了点头,起身步入了破境灵阵,什么话都不如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得痛快,不必再磨蹭五分钟了,她的准备时间早已超越了五年光阴。

“晋级赛的难度提高了,魂符的品阶、品相、效果,以及制符的成功率、时长、手法,都是裁判考量的要点。”

“肖世诚战队专挑软柿子捏,谁不知道灵犀战队唯一的注灵师只有十三岁,还是一个刚刚从囚山释放出来的废材。”

“不能这么说,第一轮初赛,秦入画的制符成功率可是百分之百。”

“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

“只要能赢得这场比赛,任何一支战队就将踏入十强之列,软柿子什么的不捏白不捏。”

“据说晋级赛请来了魂符宫五耀灵尊展子虔,他来检验选手的进阶符效果简直是大材小用。”

“……”

长眉院八角广场魂符空间,秦入画独自站在工作台前静静地等候着,五分钟时间不长,肖世诚的身影尚未出现,她回想起当年第一次站在风贤之院长身后的情景,那样耐心与坚持的等待宛若当下,却更显弥足珍贵。

“裁判,开始比试吧!我可是踩着点来的。”五分钟到了,肖世诚的身影准时出现在场地中央,这份自信与豪迈本该震慑住一直焦急等候的对手,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火凤连击符!”也许是因为想起了风贤之,秦入画选择了一道在青龙灵学院里学来的进阶符,朱雀即是火凤,她的火符也是自己最擅长的一类魂符。

“开始!”裁判没有多少废话,一开口便催促着两位四阶注灵师立刻开始比试。

晋级赛的灵材比初赛的精进了一大步,秦入画一打开灵材箱,便选中了一支火性日蚀笔、一瓶溶入了金翅三足乌血液的火性魂魄以及一片打磨平整的青釉玉。

凤凰展翅!九啄连击!

她先是在青釉玉的中央书写了一“火”一“啄”两个上古篆字,而后手腕轻转,一道道苍茫老辣的线条连缀出一片象征着腾飞与连击的灵纹,啄木、喷火、摆金、踏土、封水,青釉玉表面的灵纹图案就像一扇浴火凤凰的长羽,在她的笔下熠熠生辉。

50秒!连环灵阵!

秦入画手中的日蚀笔再次蘸了一层火墨,核心篆字的正上方很快出现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图案,如果说火啄二字近似于这头火凤的魂魄,那么连环灵阵就像是灵海,汹涌的海浪一波连着一波,每一道灵纹都仿佛在这一瞬间活络起来,火凤连击,攻势不减,哪怕是白沙遍地,也将在海浪无尽的冲刷下化作海底的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