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银瓶倚云(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28 字 4个月前

团战第一轮百进二十的筛选结束了,参选的灵士们死伤大半,有的战队全身而退,没有太大的损伤,例如高紫山战队;也有的战队拼个你死我活,却再无竞争的实力,例如那两个获得了土系千年传承的战队,樊无敌终究不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在时刻准备死战的李朴明面前,他终是丢了性命。

演武场光屏前,无数观战者直看得唏嘘不已,好在大家一直看好的耶律清歌战队、李筠竹战队、高静延战队、淳于松邻战队、孙灭道战队、何倚云战队以及朱傲之战队都顺利地进入了第二轮二十进五的比拼,而灵犀战队就像一匹出脱的黑马,真真正正地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我的偶像杀入前二十了,我太高兴了!”

“樊无敌死了,李朴明注定会被仙灵殿收入门墙,哪怕他们这支战队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灵犀战队也十分厉害,连个八岁小孩都能够上阵杀敌。”

“我看啊,主要还是靠着陆玄英与柳如烟的强攻,不过秦入画的潜力确实值得称道。”

“刚刚与秦震天战队的那一战看得我满头雾水,震天弓与震天箭合二为一,本来是惊天动地的绝杀,为什么落到了秦入画的身上,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而后那个十一岁的大孩子突然抱头痛哭,一场激战就这样结束了,这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吗?”

“我也看不懂!他们都来自青阳国,也许这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辛吧。”

“震天弓为雄,震天箭为雌,也许是雌雄颠倒,那一箭的威力才略有不及吧。”

“……”

“看吧!有的人辛苦修灵、追逐灵仙之境,到头来没有一个好下场,倒不如安安稳稳地做个闲人,说不定还能捧上个金饭碗。”秦震天招来了演武场的侍者,将所有队员都抬出了沙漠秘境,他看着一直垂泪不语的秦断,心情低落至极点,“断,你朝她射了一箭,这一箭恩断义绝,你已经无法再回头了,我们败了,辛苦经营的登仙之路没想到断在了灵犀战队的手里,我们为什么在这最后一刻偏偏遇上了陆玄英呢?”

“震天,从今往后,我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秦断抬起了满面泪痕的小脸,也许从他被迫选择了震天侯的那一天起,就注定失去了一段惺惺相惜的友情,他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一时间也难以计算了。

“侯爷,仙灵殿外殿弟子的名额有四十个,哪怕是前二十的战队也不可能完全占尽,更不用说灵言师的灵鉴一关,我们还有机会。”轩辕晟睿在侍者的救治下慢慢地苏醒过来,一开口便是一番安慰之辞。

“晟睿,罢了!我突然间觉得,若是带着断前往仙灵殿,试炼的前路从来都不会缺少伤亡病痛,而我是不能忍受与秦断生离死别的,与他在一起,这也许就是我人生的意义。”秦震天抱着破涕为笑的秦断,第一次放下了追逐灵仙的野心。

“侯爷,请您不必如此灰心,我们谋划了那么长时间,难道就这样放弃一切?”轩辕晟睿心有不甘。

“是啊!我们进不了仙灵殿,陆玄英和秦入画也别想轻松。”秦震天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满目绿意的光屏,在秦断的背后朝着轩辕晟睿悄悄地比划了一个“三”字。

……

骄阳躲入了云层,一场小雨,将火热的沙漠幻化成一片绿意葱茏的草原,每支晋级的战队都获得了两刻钟原地休息的时间,秦入画六人匍匐在草丛之中,摆出了一个叠加了伏魔度魂阵与木灵回春阵的大阵,灵阵四周铺满了各系魂符,他们太累了,在百进二十的战斗中连斩八支战队,若想获得第二轮团战的胜利,就必须依靠智慧与助力。

未时,一阵微风吹过,草原深处传来了刀兵相交的铿锵声,秦入画六人开启了连环大阵,一边回复着体力、魂力与精神力,一边守株待兔,等候着一脚踏入埋伏圈的倒霉蛋们。

不久,草原上刮起的微风似乎又重了一分,众人的耳畔仿佛只有青草随风舞动的摩擦声,渐渐的,六道轻盈的脚步踏着草木而来,细碎而隐蔽,他们兴奋地互望了一眼,默数着来人靠近陷阱的步伐。

五十米,三十米,十五米!

起!

秦入画六人各自激活了一道魂符,雷电交加,风火连疆,自以为身轻如燕的偷袭者们突然被脚下的一丛丛草木绊住,草原的青草修长而柔韧,眼下却像一条条螺旋的藤萝,疯长着缠住了这支战队行进的脚步。

“队长,我们中埋伏了!”一名瘦高的队员在雄雄烈火中呼喊道。

“火龙盘旋!雷霆九波!还有风刃符,就这点伎俩也想吃掉我何倚云?”一位红色劲装的女子骄傲地挥了挥手,所有的火焰都被一个不知名的银瓶吸入其中,她一剑斩断了缠绕着腿际的草藤,带头冲向了灵犀战队的潜伏地。

十五米距离仿若百米陡坡,何倚云战队在行进中不断被草木羁绊,辅满地面的各系魂符一踏即动,如千蚁蚕食,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飞砂火网!

何倚云极擅控火,手中的银瓶便是她的独门灵器,奔跑中,一股魂力没入,银瓶横置,口吐砂焰,一张十平米的火网卷着近百颗铁蒺藜从天而降,恰巧盖在了秦入画六人的头顶,铁蒺藜伴随着火焰的吐射四下飞溅,木灵回春阵遭受了数百次物理撞击,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玄英!是千年传承者何倚云!”秦入画抬手一指,太极魂灵技瞬间激发,一幅太极阴阳图在众人的头顶飞速旋转,将飞砂火网阻隔于数米之外。

“嗯!”陆玄英轻轻应声,他的头顶瞬间出现了十八柄银光闪闪的长剑,五米之外便是何倚云战队,这一战生死攸关。

“人字阵!”这时,何倚云的手中又多了一个银瓶,看着身后五名队员踉踉跄跄地站好了队形,她略略皱了皱眉,队员们虽是精挑细选,但也不是个个都能追上她的脚步。

“那是两个极其稀有的元素空间瓶!一个盛着飞砂火网,另一个不知道盛了些什么。”苏明宇一眼就认出了那两个银瓶的来历,他在众人的身前横撑起一柄菩提伞,见猎心喜的口水不知不觉地淌了下来。

“五毒俱全!”这时,何倚云战队的脚下突然爬出了一堆星蝎、王蛇、蜈蚣、壁虎与蟾蜍,它们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灵犀战队的方位侵蚀过去,所过之境的草木刹那间变得枯黄衰败,五毒俱全的毒杀有着非同一般的阴狠。

百川归海!千丝万缕!

战机稍纵即逝,陆玄英一出手便是自己的最强剑技,十八柄银剑化作一道道长河朝着刚刚站定的何倚云战队扑去,百川归海意味着这一式的尽头便是波浪滔天,而千丝万缕则是剑锋所指,以一当百。

无数道锐气扑面而至,何倚云翻手一举,第二个银瓶里吐出了九条气势磅礴的火龙,与火龙盘旋符一条独大不同的是,这里的火龙见风就长,九条十米之躯将何倚云战队护得严严实实。

电光石火间,十八柄银剑穿透了九龙虚体,盘旋于剑尖的三昧真火收走了不少龙身烈焰,陆玄英右指翻转,剑光闪耀,青锋剑阵掉转矛头,再度冲向了何倚云战队布下的人字阵。

就在如此声势浩大的对拼背后,楚绝夜的紫金梭瞄准的却是何倚云战队里某个四阶下品灵师,秦入画负责操控大阵,花千秋与陆云龙合力攻向了另一个最弱者。

灵目!

流星飞逝!

锄头雨!赤月斩!

飞砂火网模糊了众人的视线,再加上九条火龙与青锋剑阵的横冲直撞,两支战队的对拼基本上只能依赖灵觉,但是有了秦入画的灵目之助,紫金梭如一道流星滑过天际,狠狠地扎透了目标的咽喉,而灭谛锄与鬼魄刀也合力劈开了另一个目标的身躯。

无数的五毒灵兽被挡在了木灵回春阵之外,哪怕它们的数量再多,也经不起生机消亡的损耗,破损的木灵回春阵慢慢地恢复了些许生命力,曾经毒杀天下的何倚云战队终于踢到了一块铁板。

伏魔度魂阵!凤吟!

这时,一头上古凤凰悠长的鸣吟在草原上激荡回响,尖锐而直击心灵,何倚云眉头紧锁,操控两个银瓶袭杀灵犀战队已经吃力,再加上这道挫伤精神力的无差别攻击,她的大脑突然间出现了短短两秒钟的恍惚,就在这迟疑之间,数道剑光掠过,她的额头被削去了大半,两个银瓶当啷啷跌落尘埃,和其他的队员一起,尽数被青锋剑阵的回马十八剑绞杀。

“画画,厉害!伏魔度魂阵果真能无限放大《凤吟》的精神攻击,你的灵目开启还剩余多少时间?”陆玄英面带微笑地问道,斩杀了何倚云战队,他似乎心情极佳。

“今天还有五秒吧!”秦入画仿佛一眼就看穿了表哥的心思,同样高兴而显白地回答道。

“好!”陆玄英心中大定,他收起了何倚云的银瓶,一个千年传承者在成长过程中随时都有被覆灭的可能,生与死均是修炼中的福祸。

“下一战让我主攻吧?”楚绝夜自信满满地说道。

“行!我们准备的时间不会太久的。”整场战斗看似凶险,其实只经历了短短一刻钟时间,陆玄英警惕地观察四下,有了那声上古灵兽的冲天长吟,在远处眺望捡漏的战队还真不少,他指挥着队员们将何倚云战队的尸身拖回了阵内,一边收拾整理一边以逸待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