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十面埋伏(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75 字 4个月前

小树林枝叶繁密,秦入画八人迅速站成了一个箭头阵形,陆玄英、楚绝夜与鸿叔蒙姨正面迎敌,秦入画与花千秋侧向接应,实力最弱的陆云龙与苏明宇殿后防守,每个人都尽可能独挡一面。

这时,一道尖锐的笛音响起,二十几头四阶鬼狒在一头五阶鬼狒王的带领下,从树影中走了出来,他们仿佛听到了灵兽师的召唤,黑色的眼珠里泛起了一道道红光,笛音激昂,来势汹汹,他们高举着粗短的铁棒一拥而上,直朝着灵犀战队冲杀过来。

飞针走线!

一针见血!

楚绝夜与鸿叔率先发力,一道紫金色的光芒像一根渡厄金针,刹那间穿透了两头鬼狒的咽喉,而灵兽群中的鬼狒王痛苦地抱头哀嚎着,一枚万棘针凌空飞渡,恰好刺中了他的魂魄,立刻便拉走了他的仇恨。

树林里笛音悠扬,似安抚又似号令,鬼狒们前仆后继,舍去了防御的进攻变得更加勇猛而狂躁起来。

重力符!金阳符!

秦入画连续掷出了数道魂符,重力符降下,鬼狒们举步维艰,经历过多次抗压训练的灵犀战队却一如既往,一**炙烈的阳光拂过了打头阵的几头鬼狒,被灼伤的部位像是被某头巨兽狠狠地咬了一口,骨肉无存,只留下一个个糜烂淌血的深洞,体质稍弱的鬼狒顿时倒地不起,在重力环境下,他们还不能如这支小队一般轻松迎战。

咦?

第一波攻击就死伤了五六头鬼狒,小树林深处似乎传来了一道奇怪的叹息,笛声突然拔高,甚至有了几丝尖锐的亢奋,鬼狒王疯狂了,他大力捶击着自己的胸膛,与一众鬼狒们一样,纷纷受激狂化,他们的身体突然壮硕了数倍,三倍重力的影响渐渐消弱,灵犀战队与鬼狒群终于短兵相接。

九转乾坤!

火油符!

陆玄英不敢轻敌,纯钧盘龙剑在空中连续九次翻转,锋芒所向皆是鬼狒的咽喉,就在剑刃划开防御的一瞬间,秦入画抛出的火油符恰巧于剑尖绽放,如火上烧油一般,三昧真火爆出了一个个硕大的火花。

这一刻,九道剑光连成了一条曲线,数头鬼狒刚刚还在张牙舞爪地狂吼着,转息间便仰面朝天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鬼狒们睁着铜铃般的红眸,认准了一个目标之后,便抡起铁棒猛砸下去,众人一边躲避一边打量着地面上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土坑,心有余悸,这些铁棒的力度如此之大,若是砸到身上,还不知道能否留个全尸。

水幕天华!

冰冻符!

有一头聪明的鬼狒绕到了灵犀战队的后方,苏明宇率先以水系魂符护住自己,又一道冰冻符突然从右侧飞至了陆云龙的身前,将这头鬼狒冻成了一个大冰团子。

赤月斩!

陆云龙哪能容忍挣扎的鬼狒破开冰雪,他举起厚重的鬼魄刀,朝着鬼狒的咽喉狠狠地斩去,几乎同时,苏明宇的本命魂器菩提伞升上了天空,一道红光瞬间定住了这头鬼狒的身形,聪明反被聪明误,鬼狒极力躲闪,还是被鬼魄刀斩去了半个脖子,他从碎冰中挣扎着爬了起来,越来越沉重的身体已无力再战。

秦入画环顾全场,以符助力,战机稍纵即逝,楚绝夜似乎一直是众人之中打得最轻松的一位,不仅仅因为她身具四阶中品的灵师修为,还因为她的身旁一直有一位护花使者替其挡去了锋芒。

“花千秋!”楚绝夜一口气挥出了六柄兰叶飞刀,碎盾魂符瞬间激活,六头鬼狒的皮肉哪怕再厚实,也难以阻挡如此犀利的攻势,六道金光掠过,鬼狒们瘫倒了一片,花千秋要做的便是补刀,只要找准了空档,一锄下去就是一条兽命。

又有几头鬼狒冲过来了,楚绝夜甚至来不及收回她的飞刀灵器,这时,她的背后扬起了一阵狂风,数道虚影势如破竹般朝着鬼狒们飞去,也许是惧怕这些飞刀也具有碎盾魂符之能,鬼狒们的脚步明显停滞了几秒,而这个时间,已经足够楚绝夜收回兰叶飞刀,倾力再战。

“入画,谢谢!”花千秋又结果了一头鬼狒的性命,他当然认得出秦入画的狂风刀扇符,没想到这一招还能骗过愚蠢的鬼狒们。

“弱点是眼睛!”灵犀战队已经与鬼狒打过一次交道,陆玄英自然看穿了他们的弱点,剑芒所指干扰了鬼狒的视线,无法锁定对手的灵兽就只能被动挨打。

连番损兵折将之后,鬼狒王暴怒了,赤红的双眼牢牢地盯着重伤自己灵魂的人,他高高地跳起,又重重地落下,粗短的铁棒早已遗失,头脑中那枚万棘针仍在持续地灼伤灵魂,他一伸爪便撕去了鸿叔的一片黑衣,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肩膀,这是双方最强者之间的碰撞,各有各的痛处。

水疗符!

秦入画及时将一道治疗伤患的水系魂符拍在了鸿叔的肩头,鲜血凝滞,伤口聚合,虽然抬臂依旧困难,但是鸿叔的杀手锏是庞大的精神力,撇开了痛楚,他又有了与鬼狒王一搏之力。

此时,两头鬼狒突然冲向了施以援手的七岁孩童,怎态她身法轻盈,数道风影辗转腾挪,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身,鬼狒睁大了红眸,心中却因为频频扑空而焦躁起来,有的放矢终于变成了棍棒乱舞。

唰!一道蓝影瞬间拔高了数米,寒光掠过,一头鬼狒的双眼被刺瞎了,继而受创的还有他的脖项、右胸和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