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得天独厚(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48 字 4个月前

唰!唰唰唰!

黑夜里,乌云蔽月,星光晦暗,一道巨大的黑影沿着峭壁缓缓下行,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那两株相依的龙爪槐。

“哎呀,什么东西咬我?”陆云龙突然从梦中惊醒,他的修为最弱,于是被安排在最靠近崖壁的内侧,没想到却成了最先受到侵袭的人。

“不要慌!”众人纷纷苏醒,柳如烟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碗大的夜明珠,柔和的光晕瞬间照亮了龙爪槐方圆五米的范围,而峭壁上那道巨大的黑影自然无处遁形。

“虫子!各种各样的虫子!”陆云龙抖了抖身上的爬虫,眼里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没那么简单,黑炎蚁、赤足蜈蚣、阴火蜘蛛、金甲蝗,还有几只觜火明玉蝎,我们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柳如烟移动着手中的夜明珠,一一分辨那些爬满峭壁的虫类。

“原以为我们的防御重点是飞禽,没想到虫族同样可怕,龙爪槐是我们的立足之本,无法施展火技,更无法大动干戈,我们该怎么办?”秦入画看着满满一壁的爬虫,再过不久,这两株龙爪槐必将淹没其中,那个时候,他们可没有什么完美防御的本事。

“继续下行!这些家伙平常都生活在生死峰顶,没想到这一次火祭居然将他们逼到了悬崖峭壁之上,我们先收拾一些战利品,而后便舍弃龙爪槐,前往崖底。”

柳如烟的决定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毕竟炎蚁血、蜈蚣足、阴火蛛丝、蝗金甲和玉蝎骨都是些难得一见的珍稀灵材,而崖底虽然危险,但是无知之地也许孕育了一丝希望与生机。

秦入画六人相互系好了铁爪绳,数道魂灵技毫不保留地朝着峭壁倾泄而去,刹那间,虫影飘飞,火光四射,上百具异虫尸体分别落入了几个玉盒之中,这一击令无数昆虫猝不及防,同样也激起了他们的怒气。

呲呲!嚓嚓!虫影下坠的速度更快了。

“画画,玉蝎骨到手了吗?”柳如烟看着身旁的少年肯定地点了点头,而后一甩铁爪绳,顺势朝着崖底的方向荡去,“撤!”

秦入画再度趴上了蒙姨的脊背,他们的目光追随着那轮柔和的珠光,轻轻一坠,便是十余米,虫族显然没有放弃这几个打了就跑的人类,巨大的黑影齐刷刷地向下蠕动,两株龙爪槐自上而下慢慢地被无数的虫类吞没。

生死峰上下三千余米,从半山腰直落崖底的一半距离只耗费了近一个时辰,柳如烟六人极其幸运地落在了一片草丛之中。

夜晚时分,山火持续喷涌,四周没有任何灵兽活动的踪迹,他们回头一望,峭壁上蔓延的虫类暂时还没有进入众人的视野。

“走吧!黑夜行路虽然是灵者大忌,但是在这片山谷里,这一刻却是最安全的。”柳如烟收起夜明珠,领着众人向地狱山脉的入口方向退去。

“柳姐姐,不是说崖底比崖顶恐怖一百倍吗?但是到了这里,我怎么没有任何感觉?”陆云龙的话也道出秦入画心中的疑惑,他们甚至没有嗅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嘘!不要说话!”陆玄英刚刚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一股极其凶悍的气息就从不远处朝着众人席卷而来。

“乌鸦嘴!”柳如烟低声咒骂了一句,而后领着众人再次攀上了一侧的峭壁,他们距离地面只有十余米远,却无法躲避崖底的任何一丝动静。

头顶是向下蔓延的虫族,脚下是凶猛的巨兽,危险的气息越来越近,秦入画看着来者头顶的那一束呆毛,认出了他的凶名,“是巨力牟尼猿!六阶灵兽。”

“不错!”柳如烟略显轻松地笑了,“幸亏是他,四五米的个头,拥有一身蛮力,却跳不上这片峭壁,我们暂时性安全了。”

巨力牟尼猿果然发现了秦入画六人的踪迹,但是几米之高也是差距,他愤怒地拍打着峭壁,平坦的岩石顿时被敲出了几掌之坑,吼吼吼!他冲着崖顶怒吼了几声,甚至笨拙地跳了几下,几番攻击都没有击倒目标,他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嗷!嗷嗷!

这时,崖底的另一个方向突然传来了几声长啸,似乎被巨力牟尼猿吵醒了美梦,极其不快。不一会,又一道巨影出现在峭壁之下,他的目标不是秦入画五人,而是那头正在拍打着峭壁的巨力牟尼猿。

啪啪!呼呼呼!

两头灵兽不由分说扭打到了一起,一头是拥有蛮力的金属性巨力牟尼猿,另一头是拥有盾甲的土属性黄金兽,同为六阶灵兽,一个擅攻,一个擅防。

只见巨力牟尼猿抡起粗壮的胳膊,朝着黄金兽的头部猛挥了一掌,黄金兽身段灵敏,一个旋身甩尾,便躲过了巨力牟尼猿的厚掌,可谓防中有攻,而巨力牟尼猿则顺势贴上了黄金兽的身躯,不停地重力击打,呯呯的掌风惊天动地,再加上黄金兽有来有回的撞击防御,两头灵兽一遭遇便直接打出了火气。

秦入画六人紧贴峭壁,默默地围观着两兽的近身相搏,这一幕只能用“力大无穷”四字形容,与六阶灵兽相比,他们弱小得仿若那些虫类。

这一场战斗仿佛已经经历过数次,黑夜里看不清他们身上的伤痕,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相互撕咬,相互捶击,打着打着便惊醒了崖底无数的凶兽,只不过围观者众多,而参与者甚少罢了。

“不好,虫族下来了!”

百米峭壁之上,再次出现了那道巨大的黑影,密密麻麻的虫类布满了整面峭壁,没有一丝遗漏,众人看了看头顶的乌云,再看了看脚下的乱象,他们竟然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危局。

“主子,我痒!”这时,陆云龙不停地抓挠着先前被虫蚁咬伤的背部,嘴唇边慢慢地溢出了一片青紫之色。

“玄英,怎么办?云龙看样子是中毒了。”秦入画有些着急,再度攀上崖顶已是不可能了,单个虫类虽然品阶不高,最多也就三四阶,但是无法一次性杀净虫类的下场就是被咬,还不知道咬人的虫类是哪一种以及解除其毒性的办法。

“走!匍匐而退,那边似乎有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陆玄英指了指二十余米开外的峭壁之下,黑黝黝的暗影勾勒出一个不大的洞穴轮廓,六人趁着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大打出手的空档,轻轻地滑下了峭壁,而后匍匐在草丛里,手脚并用地向北爬去。

二十余米的距离对于灵师而言只是一步之遥,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跳入山洞就解除了一切危险,草丛里少不了一些蚊虫蛇蚁,灵兽之战掀起的碎石不时倾落全身,他们难以面面俱到,也不敢大口呼吸或者呻吟,没有异动便是最好的结果,他们小心翼翼地向前爬行,渐渐地逃离了那片峭壁下的危局。

凶兽的战斗通常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显然注意到了那六个假装爬虫的人类,但是他们的兴趣暂时还不是觅食,而是力气与强势的较量。

不一会,黑压压的虫族降临崖底,越来越多的灵兽卷入了这场混战,巨力牟尼猿狠狠地碾压着脚底的虫类,不让他们上身,而黄金兽也选择了踩踏,同时不忘与巨力牟尼猿相互撞击几个回合,无数的虫类前仆后继地涌向了这两头六阶灵兽,如飞蛾扑火一般不顾性命,他们脚边的虫尸自然也越堆越高。

这时,柳如烟六人终于爬到了目标山洞之外,二十余米距离耗费了足足一刻钟时间,嗖嗖的冷风贯穿整个洞穴,里面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危险,众人飞身一跃,以最快的速度闪入了山洞之中,他们在山洞一侧找到了一块巨石,而后齐心协力将其堵住了洞口。

有了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的靶式阻拦,虫族暂时还没有追上他们的步履,这一刻,黎明渐渐隐去了所有黑夜中孕育的恐惧,天边泛起了一抹灰红的亮色,远远的山顶又传来了几声尖锐的长啸,兽影憧憧,虫影鸦鸦,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完全被虫族包裹,再也看不清原本的样貌了。

天亮了,一番弱者与强者的对抗过后,山谷中所有围观的高阶灵兽都返回了各自的巢穴,虫族也蛰伏不动,凶名在外的崖底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夜明珠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山洞,这里似乎是一处灵兽避雨之地,九十平米的面积足够容纳数十人,柳如烟六人辛苦折腾了一夜,居然在生死峰崖底找到了这么一处临时性的安身之所,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

“有了这座碧海翻江阵封门锁魂,哪怕一只蚂蚁也休想迈过洞口。”秦入画在洞口处布下了灵阵,虽然眼馋那些高阶灵兽与虫类的尸身,但是他们暂时还不想卷入战圈,更不想再度引发乱战,当所有恐怖的气息逐一散去,他们终于可以放心地休整补给了。

“云龙的背伤是黑炎蚁所咬,将炎蚁血涂抹在伤处,应该能够解除其中的毒素。”陆玄英从玉盒里取出了一具黑炎蚁将死的尸体,手指轻轻一捏,一滴乌黑的血液飙在陆云龙的背伤之上,很快便渗入了肌肤,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去毒,青紫的唇色也开始慢慢地转红。

“不痒了,炎蚁血果真厉害!”陆云龙摸了摸背部先前的伤处,由衷地感叹道,“我总算是明白蚂蚁吞象的恐怖了,就连六阶巨力牟尼猿与黄金兽也未能幸免。”

陆玄英收起了玉盒,他低头思索着这一路的遭遇,越想越是明白,“我们真是幸运啊!崖底一向以高阶灵兽的恐怖闻名,据说其中不乏**阶的顶尖灵兽,而我们却只遭遇了两头六阶的,火祭突袭,崖底的高阶灵兽大多出山,只有少数的留连于此,或者说转了性?”

“是啊!没想到觜火明玉蝎只有六七厘米大小,若是真的爬上了生死峰顶,我们最大的危机也许不是来自于这些状似琵琶的蝎子,而是另一群生活在那里的高阶灵兽了。”

秦入画打量着自己玉盒中的蝎尸,此行再无一丝遗憾,她没有直接回应表哥的困惑,山脉有灵,福祸相依,她是地心金焰的主人,生死峰顶那几声骄傲的兽鸣,也许就是自己巧遇觜火明玉蝎的原委吧。

火祭,不祭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