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山火肆虐(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70 字 4个月前

生死峰半山腰另一处山洞里。

“唉哟!我的脚!”陆云龙捧着自己的右脚掌左搓右揉,“如果没有灵愈术符,以后我就再也不能跟随主子东奔西跑了。”

“云龙,如果没有六道水幕天华的阻挡,我们六人就别想逃出十二狂兽阵的合围。”蒙姨也在体验灵愈术符的玄妙,被山火烧伤的肌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她与鸿叔始终戴着一顶黑纱帷帽,其材质不是何物,却能够水火不侵。

“这一仗打得漂亮,那帮杂碎至少损失了一半战力。”陆玄英面带微笑,平日里再怎么淡定也难以压抑此战过后的兴奋。

“最后那一闪确实是闪得惊天动地,就在十二狂兽阵结阵前的一刹那,我们借着土遁符一去数十里,那帮野兽朝着一处死地死缠烂打,光是想想就倍觉有趣啊。”陆云龙笑呵呵地回味道。

“为了施展那道雷霆九波符,本小姐舍弃了一柄兰叶飞刀,哎呀,最大的收获就是这层黑不溜秋的死皮终于脱去了,我看看!”柳如烟从龙凤呈祥白玉镯中取出了一面亮闪闪的银镜,左看右看之后终于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说不定,他们还以为我们死在了地底下,要不要斩草除根呢?”

“玄英,我在山洞里没有看见小断的身影。”秦入画手持一对匕首,相交厮磨着,这一场绝地反击战总算是顺利过去了,只是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画画,放心吧!暗卫们已经去寻了,秦断不是笨蛋,他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陆玄英努力地安慰道,“那么快失去踪影,不是被人掳去了,就是自己离开了,两种可能都没有生命之危,你不必过于悲观。”

“谢谢!”秦入画知道表哥言之有理,只不过失去家人的滋味一贯苦涩难咽,秦断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对她而言亦是莫大的安慰。

清晨,众人共享了一顿烧烤大餐,几番调息之后,魂力充沛,精神抖擞。这时,两道传音符先后激活,一个来自许真铭,另一个来自陆家暗卫。

“小断有消息了,铭叔看见一支捕猎小队用天罗地网将其掳走,他跟踪了数日,几次下手都争抢不得,对手十分狡猾难缠,竟然分乘几辆马车摆脱了追击,他查到最有可能的目的地是青龙城。”秦入画说着说着,不由得心生一抹感动,她没有想到铭叔竟然一直在暗中守护着自己,也只有他才懂得自己与小断之间惺惺相惜的兄弟情义。

“青龙城?震天弓?画画,我们可能要与震天侯府打打交道了。”陆玄英笃定地说道,“我也有一个好消息,那支百人捕猎中队来自青阳朱家,我们成功逆袭之后,他们已经离开了地狱山脉,据说只剩下二十余人,这一回,朱恒之和朱傲之可要心疼了。”

“朱家?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们?难道说,是因为那枚如意晶花佩?秦断会不会是被朱家的人掳走的?”秦入画越想越是明白,一切争斗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不是朱家便是震天侯府,既然秦断的去向有了眉目,我们是不是就此结束地狱山脉之行?返回青龙城一是为了解救秦断,二是为了帮助如烟离开翼火城,至于玉蝎骨,以后还有机会。”陆玄英一直就是一个讲究时间效率的主事者,虽然这些麻烦都是小表弟惹出来的,但是她的事情不就是自己的事情吗?

嗷呜!嗷呜!啾啾啾!吼吼!吼吼!

就在秦入画六人准备撤离生死峰的当口,山顶上突然传来了无数灵兽的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紧接着,山峰摇荡,大地震动,无数的踩踏声倾泻而下,汇成了一股奔腾的急流。

“柳姐姐,出了什么事?”秦入画警惕地看向生死峰顶,这么大的动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山火肆虐,灵兽奔袭,恭喜众位,我们撞上百年难得一遇的火祭了。”柳如烟的话幽默而坦率,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无法动摇她的内心。

“火祭?以火祭魂?”秦入画突然想到了朱雀盘中那束地心金焰,是不是没有它在地底吸纳火力,这些山火便如脱缰野马,肆意地喷发出来?

“老人们常说,火祭是山神之怒,要以无数生灵的性命祭奠上苍,地狱山脉没有飞蛾扑火的灵兽,只有大难临头的冒险者。”柳如烟站在洞口严阵以待,将周遭的动静尽收眼底。

“我们能赶在这些受惊的灵兽来临之前逃回山脚吗?”陆玄英仰视着生死峰顶连续喷涌的山火,这一座火山已然活了。

“跑不了了!我们再快也快不过山火蔓延的速度,山路被奔袭的兽群占据,你们看,山火变异了!那些上窜的赤焰中泛起了紫火,灵师以下一触即亡,地底比地面更不安全。”柳如烟眉头紧锁,突然想到了一个临时性去处,“火势自山顶向下蔓延,我们只能跑回半山腰的那处悬崖了,跟我来!”

柳如烟一马当先,向着龙首火鳞狮的巢穴急速奔去,其余人步步紧跟,身后是灵兽的怒吼,黑压压的兽群宛若一道乌云,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铺天盖地,沿着山路从山顶向山脚俯冲,灵兽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荒芜,他们甚至听到了几声冒险者的惨叫,谁也无力相助。

风行符!

秦入画一回头便瞧见了一群冲锋在前的火烈鸟,数量大约有三四百只,一团团炽热的火焰从他们的口中吐射而出,如数条抛物线落在了他们的脚跟之后,这个时候,没有人会选择正面相抗,她急匆匆地挥出了六道木属性魂符,一瞬间就将众人的身形化为了几道清风。

“设防!提速!”

柳如烟领着众人一路奔驰,有了风行符,逃离的脚步忽然变得轻快了许多,脚下是地动山摇的小路,山火喷涌的频率越来越高,哪怕是感知出众的柳如烟也无法逐一规避,六人不停地奔跑、跳跃、躲闪,与火烈鸟飞行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拉越短。

御符术!火油符!

秦入画不得不回身掷符,一出手便猎杀了数只领头的火烈鸟,一道道魂符宛如火上浇油,火烈鸟本来不惧一般的山火,但是火油助火势,不少沐浴在火光中的火烈鸟敌不过火性灵压,纷纷从空中坠落地面。

一叶蔽目!五马分尸!

陆玄英的剑回肠九转,又有几道寒光掠过,有的火烈鸟失去了双翅,有的被魂灵技击碎了头颅,有的甚至在山火中丢了性命,盘旋于剑尖的三昧真火比山火更多了几分炙烈之色。

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隆隆的脚踏声,一群五阶金雷耀光虎出现在火烈鸟的后方,数量大约有近百头,他们奔袭的速度极快,额头上的王字闪耀着一层刺目的金光,仿佛无坚不摧、无人可挡,那些坠落地面的火烈鸟无一不成为他们爪下的孤魂野鬼,小路上染满了数不清的鲜血与火光。

“一鼓作气,冲过去!”

柳如烟六人已经来到了当初遭遇金鹏战队的十字路口,再一转弯便是狮巢,众人没命地朝着悬崖方向奔去,哪怕那里还窝着一头更加凶猛的六阶灵兽。

陆玄英趁着拐弯的势头,朝着身后五米开外的先锋虎挥出了两道天雷斩符,十八道白色雷电劈在金雷耀光虎的身上,威力只宛若皮鞭一扫而过,他们虽然被魂符阻挡了一两秒钟,但是那几道漆黑而浅显的伤痕并不致命,反而激起了金雷耀光虎的兽性,他们追逐的速度更加快了。

秦入画暂时不能调用朱雀盘,她将所有的魂符与制式魂灵技逐一权衡,忽然回身一顾,一道《凤吟》向着后方的虚空猛然冲出,这道魂灵技是她在地底核心获得的传承,却从来没有检验其威力的机会,它耗费的魂力极少,初次尝试纯属赶鸭子上架,勉力为之。

叽!啾啾啾!

一道盛怒而尖锐的青鸾之吟响彻云霄,这便是上古凤凰之长吟,一瞬间,万籁俱寂,百米凤影悬空而立,远远的生死峰顶传来了数道交互呼应的兽鸣,冲在最前方的金雷耀光虎与火烈鸟顿时被吓退了好几步,他们迟疑地四下张望,试图寻找九阶凤凰的吟唱究竟来自于何方,直至虚空中声波消散、威压锐减,他们才掉头继续朝着山脚方向俯冲而去。

秦入画六人趁机跳下了悬崖,庆幸的是,狮巢里空空荡荡,龙首火鳞狮似乎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居所,他们的目标自然是数日前发现的那株十米枝叶的龙爪槐。

“吓死我了!那群飞禽走兽居然没有跟着我们。”陆云龙稳稳地坐在树干之上,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小心脏,显然这一路被吓得不轻。

“听!那些奔腾的脚步声!火烈鸟与金雷耀光虎只是先头部队,后面还有更凶猛的大部队在俯冲,幸亏我们跑得快,也幸亏那头龙首火鳞狮不在巢穴,否则无论我们落入何种境地,都只有死翘翘的下场。”柳如烟后怕地看了看火云缭绕的崖顶,终于放心地喘了一大口气。

“不知道火祭要持续多长时间?那些奔向山脚的灵兽还会再上来吗?”秦入画虽然看过一些关于火祭的介绍,但是亲身经历却是头一回。

“会!他们还会返回地狱山脉,如果翼火城的城防能够抵御半月的话。”柳如烟的回答多少有些担忧,也有些感伤,她的轻松看在众人眼里似乎是逃过一劫的释怀。

“画画,没想到你最后使出的那道魂灵技具有如此威能,竟然引动了生死峰顶那几头九阶灵兽的呼应,厉害!”陆玄英对于《凤吟》一技赞叹不已,那道青色的凤影也许便是小表弟心底的秘密吧。

“秦公子,你懂得真多。”陆云龙也笑道,“从今往后,我努力的第一目标是柳姐姐,第二目标就是秦公子。”

“呸呸呸!云龙,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拿我垫背,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们灵犀战队是一个整体,终有一天将光耀整个白藏大陆。”柳如烟越说越是兴奋,显然被陆云龙的一番话激起了壮志雄心。

火祭从山顶一直席卷至山脚,无数的冒险者在山火中失去了生命,兽潮涌动,震耳欲聋的奔流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白昼,秦入画六人坐在龙爪槐的枝叶上,或静修冥想,或警戒守卫,直到灵兽的踩踏声渐渐远去,他们方才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