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狮巢暗门(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07 字 4个月前

终于,十二狂兽阵全力暴发,隐藏在暗处的许真铭和一众暗卫几次想要出手相救,都被六芒星的灵阵光芒迷离了双眼,灵阵如困兽之笼,进不去也出不来,就连土遁符也无法发挥出从地底逃脱的奇效,鬼狒受伤之后,另外十一头凶兽纷纷狂化,进攻的势头有增无减,十二名四阶灵师若是被几个小孩破去了他们引以为傲的大阵,他们还有脸呆在朱家吗?

“主子,我们挡不住了!”陆云龙与秦入画合力搏杀彩鸡,无论是魂符组合还是魂灵技组合,都无法逼其退后一步。

十二狂兽个个擅战,又以剑龙、锐鼠、彩鸡和王蛇实力最强,剑龙占据阵眼,锐鼠救治伤痛,彩鸡重攻击,王蛇重辅助,其余八兽顺应阵形变幻,战力无限,魂力无限,陆玄英、柳如烟、鸿叔和蒙姨都被几个灵师缠斗得无法脱身,他们底牌尽出,魂力耗尽几乎是可以预知的下场。

“各位!退守悬崖!”陆玄英虚晃一剑,冲着小表弟大声呼喊道。

几乎同时,一道天雷斩符劈在十二狂兽阵的某个薄弱点,秦入画以符指路,几个人各自拍了一道风行符,以最快的速度从六芒星的缺口处窜了出去,他们不是不想破阵,但是有剑龙镇守阵眼,在不熟悉套路的情况下,没有重大伤亡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龙首火鳞狮!”一路狂奔的柳如烟突然想起了悬崖边的那头上古凶兽,那可是真正的六阶狂兽,不是后面追赶的十二位四阶灵师可比。

“有的时候,灵兽比人类善良,十字路口被封,悬崖是我们唯一的出路。”陆玄英忽促地说道。

“紫云障!”蒙姨再次激发了一层幻雾,几个人沿着小路的边际谨慎地冲向了悬崖,只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不对头的地方。

“小断呢?谁看见小断了?”秦入画瞅了瞅身旁的众人,陆玄英、陆云龙、柳如烟、鸿叔和蒙姨都在,只是没有看见秦断的身影,难道他没有从十二狂兽阵中冲出来吗?

“我负责断后,小断应该是第一个冲出了大阵,难道他在前面等着我们?”鸿叔越说越是心急,一个十岁的孩童再拍上风行符,也不可能快过他们的脚步。

“人是要找到的,我们先躲过了这场追杀再说吧!”陆玄英指了指空无一人的狮巢,就在大家刚刚数人的间隙,龙首火鳞狮从他们的身旁一窜而过,竟是迎向了那些侵犯其领地的最强者。

秦入画六人的身后传来了数声鬼哭狼嚎般的嘶吼,他们努力向前奔跑,根本就没有时间回顾这场激斗,十二狂兽阵再厉害,也不过是十二位四阶灵师的合力叠加,他们困得住灵犀战队,却困不住一头正值壮年的龙首火鳞狮,吵觉便是罪过,这些天被几支捕猎小队频繁骚扰的狮子已然兽性大发了。

“十五秒,若是不能打开那道暗门,我们就下悬崖!”秦入画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小断的生死,担心他被身后的那群野兽捕去,若是重走老路,狮子下不了悬崖,人类可多得是办法,而他们六个必须活下来才有希望救人。

“狮巢里有暗门?”柳如烟等人微微一愣,继而大喜过望,六阶灵兽的巢穴可比悬于半空的崖壁安全多了。

龙首火鳞狮与猎一中队的激战仍在持续,秦入画六人径直冲入了狮巢,她定了定心神,而后毅然咬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挤入了青铜把手的龙眼之中,正如画龙点睛一般。

一刹那,血滴渗入瞳孔,灰暗的龙眼中掠过了一道金光,青铜把手上雕刻的天龙仿佛活过来了,龙身飞腾,龙目俯瞰,他们的脚底出现了一片白色的光芒,这片光芒逐渐放大化形,很快便笼罩了整个狮巢。

“是破境灵阵!暗门开启了,我们下去!”陆玄英五人纷纷围拢过来,光环流转间,他们的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龙首火鳞狮急匆匆地窜回了巢穴,刚刚打发了十二狂兽阵,一回家便瞥见了最后一道白光的隐没,他挥爪拍打着青铜把手,除了将一堆废旧的瓦砾碾得更碎之外,再无其他建树,他无奈地嘶吼着,转身将浑身戾气洒在了刚刚追至洞口的罗泰然等人的身上。

……

这一次,迎接秦入画六人的是一条充满了燃烧、释放与毁灭之力的通道,千锤炼灵,万锤化魂,秦入画、陆玄英和陆云龙属性有火,他们的身体就像一块稀有矿石,在纯净的烈火焚烧中逐渐升华,海量的先天火灵气强行灌入了他们的身体,仿佛沐浴在层层海浪的反复冲刷之中,蕴藏在体内的每一寸肌骨都在无形中被彻底锻造了一遍,而覆盖于体表的皮肤却在炙烤中变得黑黝黝的。

“仙元之体!”柳如烟又吞下了一颗冰玉丹,她与鸿叔蒙姨无法像秦入画三人一样进化成可以承载世间万火的仙元之体,但是全心全力地承受先天火灵气的洗涤,也能帮助他们提炼身心。

“这一炼相当于无数道九阶锻体魂符了。”时间只不过度过了短短几秒钟,秦入画却仿佛历经了数十年的完美锻造,一跨出破境灵阵,她的眼前蓦然出现了一片褐色的泥壤,一个人造的洞窟就在五十米远的正前方,四周没有人烟,褐壤寸草不生,偶有几块奇异的金属嵌于地表,都被众人俯身收入了怀里。

“这是一处火道秘境!”柳如烟指着洞窟上方那个世人皆知的上古篆文说道,“火,一道通向火山玄牝的灵咒,没想到龙首火鳞狮守护的是地狱山脉地底核心的门户。”

“我们先去石窟里瞧一瞧!”秦入画忽然心生几分心灵感应,那座人造洞窟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着自己,热情而奔放。

“好!”陆玄英也同样心有触动,传说地狱山脉的地底核心一直是火性灵士的福地。

秦入画六人越往洞窟方向前行,越感觉炽热难耐,汗水很快便浸湿了整件涤尘衣,她顾不上擦拭干净,热度不减,就只能任由额间的汗珠顺着眼角滑落衣襟。

这座人工挖掘的洞窟不大,面积不足一百平米,因为有了上次拜访木灵空间的经验,这一回,她没有冒然闯入,而是将手中的一块铁矿石扔进了洞里,如投石问路、略试深浅,果然,铁矿石刚刚落地,便融化成了一滩铁水,滋滋的灼烧声显得格外的冰冷而残酷。

“洞窟里温度居然这么高?看起来,只有你们三个火系灵士能够进入其中了。”柳如烟有些吃惊,也有些释然,除非不惧火行,否则任何人踏入其中,下场都宛若那块化成铁水的铁矿石一般。

“再看看!这里一定有破解之法!”陆玄英打量着整座洞窟,空荡荡的,一览无遗,他虽然猜测到一座火属性灵阵的存在,但是找不到破解之法,他们历经艰辛地进去了也是白进。

灵目!开!

秦入画抬眼扫过了洞窟的每一个角落,这座不知名的灵阵阵眼竟然是洞窟顶部一盏毫不起眼的旧油灯,油灯不亮,灯罩上满是灰尘,但是在灵目的探究下,那一片火云雕刻依旧无处藏身,火云中央的阵心便是一道三阶中品钻星符,刚好与自己的注灵师修为相当。

她从怀里摸出了一道现成的钻星符,而后朝着阵心轻轻一掷,唰!符纸飞身而上,紧密地粘贴在那片火云雕刻的中央,没有一丝或多或少的间隙。

哔!阵心契合,灵阵遁形。

秦入画六人明显地感觉到一股股热浪如江河入海一般涌入了旧油灯,灯亮了,洞窟完全敞开,高热的温度慢慢地降下不少,而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缺口,她走近一看,那里有一座下行的石梯,所有的神秘似乎都埋藏于地底。

“玄英,入画,云龙,你们去吧!我和鸿叔蒙姨在外面等着。”柳如烟看着全身黑黝黝的皮肤,不觉皱起了娥眉,她才不愿意入洞再经受一道炙烤呢。

“恐怕只有秦公子才能进去,我们都被一道无形的墙体挡住了。”陆云龙指了指洞窟口突然树起的屏障,洒脱地笑道,“咱们躲在龙首火鳞狮的地下室里,那帮找麻烦的家伙们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呢。”

“秦断不见了,我们更着急。”陆玄英从怀里摸出了一道传音符,小心地联络着,只是另一端一直没有哪怕一个字的应答之声。

秦入画怀揣着无比的好奇,也打起了百万分小心,她沿着石梯一步一步下行,数百级台阶的尽头是一潭灸热的岩浆,它的恐怖绝对不亚于七星塔中的摇光幻境,越是平静越是暗藏杀机。

终于,她停在了岩浆潭边最后一级石梯之上,热浪瞬间席卷全身,原本黑黝黝的皮肤在高温的影响下开始寸寸皲裂,露出了白嫩柔滑的新肌,她淡定地看着这一片翻滚不休的赤色,静静地,心中似乎有了一点别样的期待。

等侯的时间并不长,不一会,岩浆中心突然跃起了一道金光,一团灿金色的火焰从岩浆池里破茧而出,卟的一声,脱离了岩浆的包裹。

火焰共分九层,焰心泛红,焰表铄金,每一层显现的颜色都是大红至灿金的渐变,这样的火种也被唤作九重火,一重意味着一次蜕变,九重蜕变象征着这团火焰已经经历了至少九千年的进化与变迁。

灿金色的火焰快乐地旋转了一圈,又向石梯的方向滑动了两步,就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好奇地打量着前来接引的人。

地心金焰!

秦入画的眼神在呆滞了一秒钟之后暴发出一道夺目而喜悦的光芒,这便是灵士徽章上雕刻的那枚最适合自己的魂种,世间最炽烈之火,传说中只有灵仙潜质的天才方有可能收服的天下第一火。

她不知道这座洞窟的主人是怎样从地心将其采集而回,也不知这枚火种在这一潭岩浆之中孕养了多长时间,也许数千年,也许数万年,她只知道,她一来,它便诞生,就像冥冥中早已注定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