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场恶战(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48 字 4个月前

“冲锋!”罗泰然一眼便看出了木灵回春阵的破绽,“这只是一个三阶灵阵,不要触碰那些绿丝,用死物和蛮力将其摧毁!”

话音刚落,木灵回春阵又扩散了几分,生机是灵阵的养料,触死的人越多,灵阵的覆盖范围越大,猎一中队的灵士们纵然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灵阵,他们一听闻队长如此指点,立刻就地取材,搬起满地大大小小的石头,朝着秦入画七人砸去。

石头无魂,大一点的遭遇了数条绿丝之后便裂成了更小的碎块,几百个死物同时撞上一介生命,木灵回春阵瞬间缩减了一小圈,每一块跌落尘埃的碎石都染上了一丝木灵生机。

“哼!千丝万缕又如何?”罗泰然得意地笑道,“继续砸!把那几个小子给我用石头砸出来!”

“逆向!”秦入画见势不妙,立刻翻动阵眼,将灭杀生机之力尽数转换成赋予生机之力,木灵回春阵陡然壮大,不但席卷了虚空中无数木系灵气,还抽取了阵外草木植株的生命力,先前缩减的一小圈阵缘很快又被弥补上了。

“唉呀!真惬意!”陆云龙站在阵中,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赋予生机确实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情。

“可恶!冲锋!”几个不要命的大灵士挥剑冲了过去,没想到木灵回春阵释放的绿丝并没有伤害其根本,反而隐隐助长着生命力,他们大喜过望地嚷嚷道,“灵阵破了!杀!”

“逆向!”守住阵眼的秦入画目带寒光,她翻手作云覆手雨,灭杀生机之力再现,那几个冲入灵阵的大灵士眼看就要杀到自己的面前,却被一道道貌似无害的绿丝再度穿透灵魂,倒地丧命。

破阵符!

猎一中队哪怕遭遇最小的伤亡也令罗泰然大为恼怒,他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道青莹平润的玉符,运臂一指,一道青影仿若一匹长绫,呈抛物线状砸到了木灵回春阵的上方,清风拂过,一条条绿丝淡去无痕。

“不好!这是一道上古魂符!”秦入画七人对于破阵符毫无概念,眼看着阵脚中嵌入的魂晶一枚枚爆裂,却毫无补救之法,整座木灵回春阵摇摇欲坠,再也撑不起方圆几十米的灭杀防御,她只好取出了核心魂晶,而放弃灵阵意味着搏杀开始。

“秦公子,我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跟一个七岁孩童一起并肩战斗。”陆云龙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前方的罗泰然,手中的鬼魄刀仿佛变得越来越炽热,他要守护的也是主子最为看重的这个人。

“灵犀战队第一战!看我们以七破百!”陆玄英并不知道猎一中队的来历,与其道明二十位灵师即将带来的危机,还不如鼓舞士气,背水一战。

“嗯!”秦入画轻轻地哼了一声,她并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回应,口袋里满是魂符,就算比不过破阵符,也能杀几个大灵士过过瘾。

“喂!喂喂喂!你们把我当成了一缕清气吗?”柳如烟谈笑风生,眼睛看着自己人,手底抛出的飞刀却是命中了几个刚刚扑过来的大灵士。

“磁吸!白矢!参连!”秦断连续射出了数支箭羽,箭速如电,力道似雷,被射中的几人步履稍显迟疑,他们的双腿不残亦承受了至少一处穿击之伤。

“狂风刀扇!青龙降世!”秦入画一口气打出了两道上古魂符,一柄柄镰刀宛若死神一般,划过了那几个中箭迟缓的大灵士的咽喉,而一条气势磅礴的青龙在密集的刀锋中穿梭,所过之境无不是土崩瓦解、人仰马翻。

“一叶蔽目,两翼乘风,三蛟出海,四大皆空,五马分尸,**轮回,七步点阵,八仙过海!”陆玄英吟咏着剑式口诀,也仗剑杀入了敌群,他将一套《乾天炙阳剑》施展得淋漓尽致,劈、挑、格、抹,这一番连削带砍一下子将那些被箭羽和魂符侵扰的大灵士们打了个雪上加霜,谁也没想到这几个少年个个身怀绝技,敢打敢拼,猎一中队构筑的第一道锋线顿时被击溃了。

罗泰然等待的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不愿战力平白折损,眼见秦入画七人守住了狭窄的路口,他不得不召回了所有的三阶大灵士,一数人数,竟然又少了十余个,心中不觉大痛,“十二狂兽阵,速战速决!”

刹那间,十二位四阶灵师排众而出,他们亮出了各自的本命魂器,竟然是十二头强劲凶悍的生肖兽:锐鼠、夔(音葵)牛、雷虎、闪兔、剑龙、王蛇、烈马、狂羊、鬼狒、彩鸡、暴狗、厉猪,个个身强力壮,俨然一副气吞山河的模样,他们排成一个六芒星图案,每个人的站位刚巧位于星尖或者连点,看似一体又可分可离。

秦入画七人看着身前的大灵士听令退去,十二位灵师仿若十二头上古凶兽,一步一踏,阵形划一,十字路口被封锁了,十二层重重的灵压袭上了每个人的心头,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围杀?

“紫云障!”蒙姨轻轻吟诵着几句布幻的咒语,山腰处再次飘起了一层紫色的浓雾,雾气阴寒,笼罩四野,却极好地遮掩了七人的行藏,他们静静地等候着暗中突击的最佳时机,连一声轻轻的呼吸也不曾耳闻。

“王蛇!”一道短促的口令响起,六芒星突然亮了起来,十二位灵师的身周被一圈淡黄色的光芒簇拥,星光穿透了浓雾,不但隔离了紫云障的弥漫,而且迅速找到了秦入画七人的藏身之处,他们加快脚步冲上了山坡,短短几秒已是短兵相接。

“太极!裂天炎咒!”秦入画的身前旋起了一幅太极八卦图,一道道炽火朝着迎面而来的鬼狒扑了过去,鬼狒不慌不忙地张开了大嘴,只见其头顶的尖角黑光流转,所有的火焰一瞬间被其吸入了腹腔,而他的利爪却在太极八卦图上留下了五道裂口,仿若施展裂天炎咒的换了一个人一般。

秦入画手腕轻转,流光双星匕突然划向了鬼狒的腿部,而后扎其咽喉,提膝顶腹,三式连招之后,她的匕首挑向了鬼狒的左眼,纵然躲闪,也给其留下了一道带血的伤口。

“缩水!穿针!”柳如烟的魂灵技一道吸尽水分,一道刺透灵海,为了躲开致命的穿针之技,温润的狂羊顿时变成了一具干巴巴的枯槁之身。

“倍速!断金!五马分尸!”与此同时,陆玄英瞬间激活了两道魂灵技,他的对手是步履稳健的夔牛,势如狂风,一剑断金,他的剑道胜在速度,夔牛的左胸上果然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他转剑后拔,抽离之时更是扩大了之前的伤势。

“锐鼠!”又一道短促的口令响起,鬼狒、狂羊与夔牛各自被一团青光笼罩,受伤的部位不知道吸收了什么灵药,转瞬间完好如初,就连枯槁的狂羊也重新焕发容光,只不过这一次,三位灵师的身形陡然拔高了一尺,一双双通红的眼眸代表着他们已然狂化。

“刺!”鸿叔的精神攻击只需要短短的一字灵咒,**的伤害可以治愈,灵魂的伤害就难上加难了,雷虎的精神力比不上他的强盛,一击之后,整个人萎靡不振,已是失去了大半战力。

然而十二狂兽是一个整体,一兽失蹄,三方支援,烈马、剑龙和暴狗将鸿叔与蒙姨团团围困,精神控师与幻境师最弱的便是近距离搏杀,偏偏这四位灵师个个顶着灵魂之痛,也不愿意退让分毫,而鸿叔与蒙姨仗着多年的默契配合,竟然也拼了个旗鼓相当。

“冰霜箭!”秦断从箭袋中取出了几支不一般的箭羽,冰霜箭冰寒刺骨,通体莹白,他的目标正是主持恢复的锐鼠,箭羽势如破竹,所过之径无不凝冰结霜。

咄!咄咄!

三支冰霜箭命中目标,却又瞬间跌落尘埃,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厉猪以其强悍的身体阻挡了锐利的箭势,猪皮坚硬厚重,冰霜箭在他的手里又只能发挥出二阶中品的能效,看着猪皮上那几点雪白的印记,他退至众人身后,开始寻找更有效的出手时机。

“五连斩!”陆云龙挡在秦入画的身前,手中的鬼魄刀连续出击,狂化过后的鬼狒战力猛增了一倍,二人之间的对拼几乎是不计伤亡。

鬼魄刀砍在鬼狒的身上,几道翻红的血口里顿时渗出了几丝阴寒,他的五连斩并没有斩断鬼狒的身躯,反而被其一爪重击了心脏,如果没有提前激发胸护魂灵技,他的小命只怕就交待在这里了。

风火轮!

面对鬼狒的追杀,秦入画抬起了双臂,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初试木火魂灵技。

一瞬间,两道橙色魂力盘旋交织,幻化成一个疯转的轮盘,风火轮以木为主、火为辅,青色的旋风之外缠绕着赤色的火焰,一触即伤,她抬手轻轻一推,这个大小宛若磨盘的风火轮借着山风飞向了高大的鬼狒。

嗷!嗷嗷!

旋风如一柄锐利的飞刀横斩,顿时破开了鬼狒强劲的防御,而赤焰更像是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直接将其伤口中溢出的鲜血点燃,鬼狒拼命拍打着身上燃起的烈火,搏杀的脚步稍稍一滞,而回旋的风火轮又在他的胸前和背部重重地轰上了一记又一记,直至锐鼠的救援再度降临。

鬼狒重伤败退,原本的位置出现了一头彩鸡,秦入画依旧沉醉于初试风火轮的感悟之中,所谓的木火平衡之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大于二,而是百分之二百的威力加成,风火轮的回旋九击可越级杀敌,鬼狒虽然还能勉强行走,但是被风火轮切割出的伤口却是难以弥合的,就连擅长救治的锐鼠也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