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捕兽小队(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73 字 4个月前

柳如烟太了解地狱山脉,就像从小生长在这片火山之中,什么地方有火庚精,什么地方有拦路虎,她都一清二楚、了如指掌,有了这样一位出色的向导,秦入画七人无形中避开了数十次危险,三日之内便深入内腹,进入了地狱山脉中真正令无数冒险者眼红脸热的地方。

“这道山岭唤作生死峰,虽然不是地狱山脉三十六峰中最炽热的一座,但却是最危险的一座。”柳如烟示意鸿叔与蒙姨放下背上的二人,“这里的一切都要靠自己搏取,没有人可以替代,有死亡之险,却也有生机之富,听说曾经有人在这里挖到过自然金,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冒险,大家各自准备吧,一分钟后出发!”

嗷!嗷嗷!

柳如烟话音刚落,几声震天狂吼突然没有预兆般地在山林间爆发,七人的目光同时投向了声音源头的方向,只见一头貌似火狮模样的庞然大物正从山腰冲向了他们站立的山脚。

这头灵兽龙头狮身,鬓角上一对犄角横向而立,他的四足踏着星星火花,壮硕的身体上布满了赤鳞,吐息之间,长须直立,无数的火性植株沾上一点便迅速枯萎,他身后的那条长尾坚韧无比,轻轻一扫便扬起了数块落石,他奔袭的速度极快,而且凶悍无比,竟是朝着秦入画一行人直扑过来。

“走!”柳如烟看见如此异兽,禁不住花容失色,鸿叔和蒙姨默契地将秦入画和秦断拉上了各自的脊背,七人一起向着来处急速回撤。

此时此刻,谁也顾不上掩饰自己的修为,代表灵师等阶的红色光芒不时地闪耀着,突击,提速,幻雾,他们逃跑的速度在魂灵技的加持下递增了一倍,而身后更是扬起了一片迷惑对手的白雾。

“柳姐姐,这是什么?”秦入画大声地问道,那样浓重而苍茫的气息里充满着无尽的危险,就算自己也从未见识过,“这便是生死峰中的秘密吗?”

“六阶灵兽龙首火鳞狮!上古神兽金睛龙与火鳞狮的后代。”柳如烟一边领着众人玩命逃窜,一边极力平息着内心的恐惧,“这头灵兽素来喜静,不知道为了什么,竟然发起狂来,哪怕我们七人联手,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自然的!”秦入画明白,哪怕是鸿叔与蒙姨,也最多是四阶上品灵师修为,还不够那头龙首火鳞狮塞牙缝。

“跑不掉了!他似乎盯上我们了。”柳如烟看着远处的滚滚沙尘,龙首火鳞狮不惧火毒,但是他们不同,如此急行军还要避开那些肆意喷涌的山火,不过两刻钟,就已经竭尽全力,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灰尘,衣襟下摆甚至被烧灼了若干个黑色的小窟窿。

“灵兽记仇,但是咱们跟他也没有什么仇怨啊。”秦入画趴在蒙姨的背上回头张望,有了灵目加持,她的目力所及自然比柳如烟的更远更清晰,在龙首火鳞狮的身后似乎还坠着一支数十人的冒险小队,她心中的怒火禁不住腾腾地燃烧起来,“柳姐姐,是冒险小队在捕兽,我们成了消耗兽力的诱饵了。”

“什么?哪个王八羔子?敢打姑奶奶的主意?”柳如烟气不打一处来,她恨自己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活地图居然被一支捕猎小队逼成了这副狼狈的模样,心中顿时转起了无数个还击的念头,“玄英,入画,咱们绕个大圈子,让那些祸水外引的家伙们自食其果。”

地狱山脉里除了那些不能得罪的高阶灵兽,哪一寸土地还能瞒得过柳如烟的判断,七人极速奔跑,龙首火鳞狮紧追其后,白雾之中,火花四溅,好几次,他的利爪几乎搭上了众人的脊背,都被柳如烟抛出的飞刀或者秦入画构筑的朱雀虚影暂时性挡了回去,阻碍的时间虽然只有一两秒钟,但是对于灵士而言,哪怕是半秒钟也意味着一线生机。

龙首火鳞狮狂躁正浓,不一会,追逐的路径慢慢地绕成了一个大圆圈,秦入画七人拼了命地朝着原先山脚的方向转了回去。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跑到我们的后面去了?”

“这条山路怎么是回旋的?”

“不如我们也跑吧?”

“蠢蛋!我们能跑过龙首火鳞狮吗?不如拦下这几个垫背的,还能借此阻隔一二。”

“亮家伙!”

秦入画的前方传来了一片闹哄哄的争执声,她冷冷一笑,手中瞬间扣下了数十道魂符,柳如烟、陆玄英、陆云龙与鸿叔蒙姨的脚步并没有放缓,飞尘在两群人之间渐渐升起,七人一路狂奔,直至无人可挡之境。

七米!六米!五米!御符术!破甲!

秦入画趁着那支捕兽小队准备阻击的一刹那,双手向前一挥,十二道风刃符急速扑向了刚刚回身的数十位捕手,这便是来自于制式魂灵技的辅力,而柳如烟更是抛出了成片的飞刀,每一柄刀刃上都实打实地冒着寒光,魂符与灵器虚虚实实,令人难以分辨。

唰!唰唰!

柳如烟的脚步快如闪电、轻如烟尘,七人几乎同时擦着捕兽小队的边缘穿梭而过,寒光轻掠,一百零八道风刃刀刀见血,只一个回合就将捕兽小队的基本队形完全打乱,无数的火光、金刃、水柱、土盾甚至木藤没有目标地向前奔涌,几十个捕手瞬间倒下了一大半。

这一刻,秦入画七人已经跑在了这支捕兽小队的前面,而紧随其后的龙首火鳞狮却恰好迎上了这一堆乱七八糟的后势攻击。

嗷!嗷嗷!

挨了打的狮子哪有不还手的道理,一张嘴,一名捕兽队员便落入了他的口中,挥爪,摆尾,吐息,惨叫声此起彼伏,落在后面的捕兽小队无疑就成了龙首火鳞狮的开胃菜,他们再能耐也逃不过六阶灵兽的捕杀,此时此刻,若是秦入画仍在当场,她也许会问一问他们,究竟谁又成了谁的诱饵呢?

“快!天罗地网!”这时,人群里匆匆响起了一声号令。

一张金银双色大网从某位灵士的手中迅速撒出,纱网丝丝相扣,交织处点缀着一颗颗蕴藏着深厚魂力的魂晶,一行人仓促之间,刚好用天罗地网罩住了龙首火鳞狮的头部,纱网越束越紧,刚刚吞吃了一人的凶兽拼命地摇晃着头颅,撕咬,撞体,甩尾,火爪几番扑下,又有几人受了重伤,他顶着一张大网在人群里横冲直撞,最后竟然被他挣脱了整个捕兽小队的包围,朝着秦入画七人奔袭的方向逃窜而去。

“追!他妈的,龙首火鳞狮的精气神居然被我们自己人消耗了。”

“跟上前面的人!”

“天罗地网失去联系了!”

“追上了,就用禁灵环!”

五六个没有受伤的灵士朝着龙首火鳞狮奔袭的方向追去,捕不到灵兽,至少也要收回那张天罗地网,前方一片轻雾,他们刚刚追出了几步,就被山林间突然喷涌的山火灼伤了数人,速度自然慢了下来,不一会,他们便失去了龙首火鳞狮的踪迹。

……

“进山!”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柳如烟带着众人重新回到了生死峰山脚,龙首火鳞狮有了发泄的对象,自然就不再理会他们这些逃走的小人物,七人终于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我们趁机去狮巢里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发一笔小财。”

“狮巢?不会是跑了小的,又来两头大的吧?”秦断心有余悸,显然是想到了当年水灵之地的那三头双尾翡翠鲨。

“龙首火鳞狮向来是独来独往,快点!我们没有休息的时间,一会儿那头狮子逛累了就会回巢睡觉,机会可是稍纵即失的。”柳如烟回头看了看捕兽小队丢盔弃甲的那个方向,眼底闪过了一丝不屑,“哼!还想算计姑奶奶,他们做梦!”

七人稍整行装,秦入画穿的是一件月蓝色涤尘衣,抖一抖烟尘,依旧是一副清爽干净的模样,令众人羡慕良久。

龙首火鳞狮的巢穴很好找,沿着山路上行,越是难走的地方越能找到一条布满爪印的小路,这条崎岖的小路通向一片半山腰的悬崖,崖边那个满是腥臭之气的山洞就是狮子的家。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灵兽的气息,柳如烟留下鸿叔与蒙姨在洞口守卫,她自己领着秦入画四人悄悄地摸进了狮巢,狮巢不大,几十个平方而已,没有飞虫,也没有粪便,只有一股龙首火鳞狮残留的气息在山洞里流转着。

“臭!”柳如烟捏着鼻子,指着角落里一堆金属吩咐道,“入画,看看那里有没有自然金,那两块白色晶体归我,其余的归你们。”

秦入画点头应允,柳如烟所说的白色晶体是两块珍贵无比的六阶魂晶,一种天然的金属性魂晶,刚刚她露了一手飞刀之技,已经表明了金性灵师的修为,而金魂晶对于金性灵师修灵颇有助益,谁取了也不如她取了合适。

秦断对于翻破烂毫无兴趣,狮巢里没有一株药草,他兴趣缺缺地走到了另一边,“我去洞口陪鸿叔说话,有好东西记得留给我一份。”

“画画,我为首,如烟与云龙为爪,鸿叔与蒙姨为翼,秦断为尾,而你,却是队心。”陆玄英一句话道明了灵犀战队的作战队形,众人纷纷点头,继而将淘宝的工作全部推给了年龄最小的秦入画,简直就像一群大忽悠。

“我们出去警戒,这里人多了转身都有些困难。”陆云龙将整个狮巢上下打量了一番,印象却是寒酸至极。

“我来吧!”秦入画无奈地笑了,这里似乎只有她才有拾荒和淘宝的兴趣,她蹲在角落里将有用的金属或灵材收入了朱雀盘空间,自然金没有看见,倒是让她发现了几块辉铜和兰纹石,狮巢很快便被扫荡一空,角落里只剩下一些破碎的瓦砾,难怪大家都没有多少兴趣,她直起身形,准备就此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