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万花阁主(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25 字 4个月前

在黑脸大汉的引导下,座山雕降落在一道赤色的关隘之前,不少马车与行人正在接受盘查,看着城楼上瞄准空中的那三门镇灵大炮,秦入画等人此时此刻方才庆幸自己之前并没有激烈地反抗搜查。

这时,两名苍鹰灵卫来到了四人的身边,示意他们将手边的物件尽数交出,除了一张碧落弓、几支普通的精铁箭和一个小小的衣服包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你们就这样去翼火城?”黑脸大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几个一阶的小小灵徒就这样上路了?”

“叔叔,我们想姑姑了,你不要告诉别人。”秦入画的眼里哪有一丝精明之色,倒是涌出了几颗看似真诚的泪水。

“队长,没有空间装备,只是四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男孩。”一名苍鹰灵卫将完成了检测的弓箭与衣服包袱还了回来。

“翼火城已经被封锁了,任何灵士不能出入。”黑脸大汉好心地道出了事实。

“什么?那姑姑怎么办啊?我们要见姑姑啊!”秦入画这一次是真哭了,若是一般人,这一百金币的报酬如何穿越苍鹰关隘?他们用上了三阶隐匿符,黑曜戒指也暂时收入了朱雀盘空间,为了解救柳如烟三人,他们已经想尽了办法。

“不过,你们未满十八周岁,又没有多少修为,应该能够被破例允许进入翼火城的。”黑脸大汉一手抱起秦入画,顺便在她的身上拍了拍,而后又故技重施地抱起了秦断,似乎在好心地哄着孩子,感觉到他们身上确实没有其他可疑之物,他的神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你们走吧!到了翼火城,只要报上我黑脸狄白隐的大名,那些城卫多少会给几分薄面。”

“真的可以去翼火城了?”秦入画半信半疑。

“真的可以去了,见到你家姑姑之后就再也不要私自离家了,外面可是很危险的。”狄白隐朝着身后打出一个放行的手势,那头被控制的座山雕重新飞到了四人的面前。

“队长,抓住一个送信的!”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名苍鹰灵卫的呼喊,几杆镔铁长枪一齐上阵,将一位成年灵士扎倒在地。

“靠!还真有不怕死的,我看看!”狄白隐走了,但是路人们的窃窃私语依旧传入了秦入画的耳中。

“……”

“一个是昊天国最有才华的太子殿下楚云尘,一个是天才灵师毕月王楚绝夜,他们既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又是同门同师的师兄弟,这一次究竟是为了何事闹得如此僵持?”

“国主的身体每况愈下,哪怕是傻子,想一想也能够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这么说,眼下还是太子殿下略胜一筹,至少将毕月王求援的条条道路都封死了。”

“不明白!毕月王获取了千年传承,自然不屑王位,太子殿下继任国主之位几乎是稳操胜券的事,为什么还要阻拦他前往仙灵殿呢?”

“小声点,这话让几个孩子听去了没什么,若是让苍鹰灵卫听见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反正没我什么事,一会儿过了关隘,我就去找我的小娘子。”

“……”

秦入画四人重新骑上了座山雕,只是继续飞行的这一段路显得有些沉重,谁也不愿意莫明其妙地介入皇室内斗,但是朱雀盘空间里的那封信函多半已经让他们脱不开身了。

“玄英,没想到昊天国内正处乱局,我们能不能浑水摸鱼还是一个未知数啊。”秦入画的语气里颇有些少年老成的味道,至少他们四处打探到的消息都是那些可信度较高的,昊天国毕月王楚绝夜的封地正是那座被封锁的翼火城。

“画画,我们送了信,就立刻前往地狱山脉,那些过于复杂的事情,能不介入就不介入。”陆玄英眺望着远方那座红叶满城的城市,以及天边那一行行连绵起伏的山脉,第一次感到了为人处世之不易。

……

秦入画四人借着狄白隐的名头顺利通过了前往翼火城的重重关隘,一日之后,众人站在了翼火城城门之下,所见所闻依旧是一派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只不过每一位流动或驻守的灵卫都高度戒备,随时监控着每一个大大小小的突发事件。

他们寻觅的“亲戚”便是玉女湖畔万花阁的老鸨柳如烟,据说她经营的万花阁是翼火城首屈一指的高档妓院,只要去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对她钦佩有加,她的名望与身价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些风骚的花魁。

“哟!吃花酒了。”

“还有一位背着弓箭的小帅哥呢。”

“你说他们四人谁是攻谁是受?”

“圣人说,三人行,必有攻,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