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布阵之道(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94 字 4个月前

秦入画七人回到赤炎小院已近未时,地为床,天为盖,这里便是他们的家,陆玄英和陆云龙一头扎进了炼器室,柳如烟带着鸿叔和蒙姨返回了白晶小院,只剩下两个半大的孩子在院井中闲聊长短。

“入画,御灵院确实是个赚钱的好地方。”秦断一路上都在琢磨赚钱大计,他越想越觉得那位黑衣捕快的话切中要地。

“御灵院归属仙灵殿杀斗宫,那里除了生死再无其他。”秦入画不是没有考虑过御灵院,杀斗宫下属五部,御灵院主角斗,追风阁主情报,清源坊主刺杀,聚云楼主冒险,碧霄堂主护卫,那里的金钱全是用命去拼来的,她一直不认为七岁是个杀戮开始的年纪。

“若是海战重启,妹妹难道愿意我们像从前的那些灵职师一样不战而亡?”秦断很不服气,“在战斗中提升修为是世人皆知的道理,我就有点看不惯妹妹成天的鬼画符,如纸上谈兵。”

“鬼画符?如果十二道进阶符书全部到手,我们外出冒险又多了几分胜算,可惜雷电锁(金系)、凌波微步(木系)、麒麟降世(土系)、腾云驾雾(无系)、隐匿符(无系)和如意符(无系)不能立马兑换,要不然仅仅一道如意符赋予的灵运,就能帮助你们一次性提升锻造或者炼丹的成功率。”

秦入画积极地反驳道,若是她的手里集全了青龙灵学院所有的进阶符书,再加上风雪冰天和重力符,她就掌握了七十二道进阶符中近五分之一的灵纹图。

“入画,知足吧!人家十道基础符中才能成功绘制出一两道,你几乎就没有遭遇过失败,人家一年还未必能够学会一道进阶符,你半个月时间就解析了一道,再加上那道锻体古符,你已经无敌了。”秦断无奈地摇了摇头,仅仅从制符这个角度出发,妹妹确实成绩斐然。

“人家聪明嘛!”秦入画嘻嘻地笑道,“不过在一分半钟之内完成一道进阶符确实很难啊!”

“哼!不谦虚的家伙!”秦断明朗地笑骂道,“御灵院到底去不去啊?”

“小断,你去吧!不过必须向我做个保证,每天至多三场。”秦入画偏着头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松口了。

每个人的选择与兴趣各不相同,她隐匿修为只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七岁的年纪,拥有两件本命魂器,还是三阶中品注灵师,自己私藏了那么多宝贝,至今尚未摆脱青阳皇室与十六世家的关注,基础不牢,人脉不畅,不低调便死得快,但是秦断却是不同的。

“我还要捣鼓灵药,时间真是不够用啊。”秦断扳着指头数了数日子,感觉生活突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秦入画盘膝而坐,不急不躁,很快便进入了修灵入定的状态,所谓十年磨一剑,未来检验修灵成果的战机太多太多,对于人类,她的心中依旧没有多少杀戮之气,最多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已。

……

又是一个月末,秦入画照旧来到了训练场699号,师父风贤之的教学大多是实践高于理论,锻体古符成功面世之后,他们的互动慢慢从十问一答转入了有问有答的平等交流。

“入画,魂符的基础课程你已经了如指掌,今天我就来讲讲灵阵吧。”风贤之的脑海里积淀着海量的知识,只要他愿意,每一段讲述都能令人茅塞顿开。

“师父,灵阵同样分成九阶三品,我的木灵回春阵和五行聚灵阵到底属于哪一个层次?”秦入画没有隐瞒自己巧得灵阵的经历,只不过将千年传承的守护灵兽换成了一处深透的洞穴秘境。

“九阶上品!能够在任一等阶布下的阵法,哪怕它的威力一时间达不到九阶上品,但是一旦你的修为进步、魂晶的品阶提升,灵阵的威力也自然水涨船高。”风贤之肯定地赞叹道,“这便是灵阵之王!”

“灵阵之王?难道灵阵也有王侯将兵的层级之分?”秦入画略加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师父,我知道了!大阵之中有小阵,就像包罗万象阵里每一个分阵都包含着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八个子阵,灵阵说来复杂,其实很多也是套叠之作。”

“没错!”风贤之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灵阵起源于灵兽群态,灵士们从灵兽的作战队列中逐渐悟到了这条大道,继而炼制出阵旗、阵珠、阵石、测绘仪等诸多灵器辅之,甚至还以灵器模仿自然之态、灵兽之力,再加入人类之智与灵器之巧,布阵从来都是为了克敌制胜。”

“灵阵推衍耗时费力,据说很多灵阵师终其一生也不能完善一个大阵,我的主要精力仍是放在绘制魂符之上,魂符之中包含灵阵,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将遇上灵阵推衍这道难以跨越的门坎。”秦入画越是深入研究越是发现了制符的不简单,它涵盖的知识领域太多,想一步登天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她手中的进阶符,一道比一道难解一样。

“若是世人都能轻轻松松地触摸到魂符深层的奥秘,注灵师也就不再是令人景仰的灵职师了。”风贤之一口气罗列了十几个低阶灵阵,每一段深入浅出的分析与解答都在秦入画的脑海里垒成了一块块金字塔的基石,坚实而牢固。

“师父,灵阵基础阵式有三十六个,而真正的阵形却有八万四千有余,我的木灵回春阵和五行聚灵阵就像冷月河畔的一粒流沙,越是深入越感自身的渺小,谢谢您!让我懂得了谦虚谨慎的道理。”秦入画合上了手头的记录本,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回想起柳爷爷让自己优先解析空白符的建议,她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触摸到了推衍研究的门径。

“入画,如果有一天你能掌握天一遁甲阵,所有的灵阵在你的眼里便不再是流沙,而是一本条目清晰的字典,布阵几乎是信手拈来,好好修炼吧,灵之一途还长着呢。”风贤之由衷地感叹道。

……

想获取学币,通过年末考核便是一条最佳的捷径,青龙灵学院对于勤勉的学生一向慷慨,前十名可获得两千学币,前五十名可获得一千学币,前一百名可获得五百学币,其余通过年末考核的学生可获得二百学币,但是每年顺利通过年末考核的学生只有百分之十的比率,所谓的勤勉也是比较而言。

另一条获取学分的捷径便是内部交易,秦入画的魂符在一帮师兄们的有心宣传之下赢得了良好的口碑,虽然偶尔她会去南城交易宫中换取一点金币,但是更多的时候她只收学币,一道三阶中品火刃符价值十个学币,至于数量不多的三阶重力符,有的时候二十个学币还不一定能够换到手。

“听说了吗?学院里许多注灵师都在出售魂符,蓝图这一带头,大家都行动起来了,毕竟暑假试炼少不了大量的魂符储备。”

“是啊,李师兄的魂符就只卖七八个学币,比蓝师兄出手的更便宜。”

“李师兄手头的魂符太少了,一般只有两三道,哪里比得上蓝师兄,一出手便是几十上百道。”

“你就知足吧,外面人想掏金币买还买不到呢,据说交易宫里一道三阶中品火刃符就价值两百金,前几日,赵师弟用二十学币兑换了一道三阶中品重力符,当天晚上就突破了,他可是高兴得不得了呢。”

“赵师弟的运气不错,除了蓝图,学院里可没有哪个傻瓜愿意出售三阶重力符的。”

“切!重力符不算稀奇,如果能够抢到锻体魂符就更好了,那可是上古传承的好东西啊,可惜谁也不知道它的来路,那些在灵学阁里购买了符书的注灵师们至今还没有一个将其成功地绘制出来。”

“……”

夜幕悄然降临,六月的天色暗得越来越晚,秦断刚刚离开御灵院,一入校园就听到了一些与妹妹有关的议论,扶着骨折的右臂,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一抹不屈的骄傲。

御灵院里的对手越来越强,哪怕都是二阶灵士,也能分出个上中下来,凭借着一张碧落弓,每天厮杀三场,他的最后一击必是白矢,白矢即箭支命中后穿透人体,如今的他终于明白了妹妹当日劝阻的本意,生命与挥霍生命之间同样需要平衡。

秦断回到了赤炎小院,脚步蹒跚,没想到刚一进门,一道炽烈的炎火突然从天而降,仿若一头上古灵兽虚空挥爪,刺啦一声,将自己身后的墙壁一分为二。

“啊!啊呀呀!”

立时,他抱着断臂向前一个猛冲,差点被这一记凶悍的攻击吓去了半条命,回首间,只见一道道长长的裂痕布满了整面墙壁,幽暗中吐着大大小小的火星,最深的那一道距离自己只有一公分之遥。

汹涌的热力四下发散,几乎浸透了他的衣背,对于这一道道撕裂墙壁的烈焰,他完全没有可防御之力,若是哪一道劈在了自己的身上……

秦断后怕地指了指垂在身旁的右臂,无奈地叹道,“入画,我可是伤员!”

“这是我的第二道制式魂灵技《裂天炎咒》!威力如何?”秦入画满面春风,她的喜悦完全是因为这道价值三千枚学币的火系魂灵技物超所值而已,“小断,我可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个恶作剧,快速反应本来也是一项修炼,至少你还活着。”

“高兴?以一臂之力换了对手半条命。”一谈起御灵院里的三场角斗,秦断的表情立刻从惊诧转为了兴奋,“入画,我们边治伤边聊!”

不一会,他从角落里找来几瓶灵药,当着秦入画的面开始接骨疗伤,而嘴里讲述的每一场角斗都显得格外激烈而血腥,就连陆玄英与陆云龙也走出了炼器室,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

战必利其器、训其敏、炼其身,他们经常互相通报着白日里的战绩与成果,相互鼓励的同时,也慢慢习惯了那些时不时的偷袭。

“画画,我们的院墙都快被你拆完了!”陆玄英打量着墙面上入泥三分的裂痕,哪怕是小表弟控制了分寸,他依然能够感受到《裂天炎咒》的强大破坏力。

“精准度够了,但是速度不够,力度也不够,真想看一看将其练至大圆满是何种模样,那可是传说中一道炎咒划破虚空的境界呢。”秦入画打量着渐渐熄去火星的裂缝,赤炎小院不愧为炼器师的宝地,抗火性强,抗击打的防御体系更强,玄英的假意责怪里或许暗藏着关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