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灵犀战队(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24 字 4个月前

回到自己的房间,秦入画迫不及待地从朱雀盘空间里取出了锐光笔、金系魂晶以及几张金卷,柳如烟的本命魂器是一支紫金梭,而锻体魂符同样有五行之分。

一张金系卷轴入手,光滑得宛如冰面,她由上至下轻轻地抚拭了一遍,触感仿若婴儿的皮肤一般细嫩,她愉悦地将卷轴凑近自己的鼻头,深深一嗅,鼻息间隐隐透着一抹寒玉草的芬芳,在卷轴中加入这种药草的汁液,目的便是让纸张充分地吸收魂力,也让各种魂符的灵纹在卷轴上布局均匀,毕竟一个断点就意味着一张废纸。

秦入画嗅着嗅着,彻底放空了杂乱的思绪,她将所有必须的符材都摆放在趁手的位置上,有学币可赚,不赚白不赚,片刻之后,心绪已然平静。

动手!

她屏住呼吸,脑海中迅速闪过三阶金系锻体魂符的灵纹图,意念微动,一股魂力顺着她的臂指没入了锐光笔,一动笔,便力求一气呵成,她的笔锋果断地落在了一道卷轴之上,横弯,竖折,很快,卷轴中央出现了一个劲字篆文,而后是韧字和爆字。

锐光笔随心而绘,有了核心篆文作为基点,它顺利地转入了下一条灵纹的起点,顺畅、精准,没有一丝凝滞。

秦入画的精神慢慢地变得凝聚而专注起来,落笔之时,心无旁骛,三个核心篆字,六个控制灵阵,十八条辅助纹饰,三十六幅上古图谱,一分半钟,一蹴而就,她的笔势最后落在了一个白灵熊的氏族图腾之上。

白灵熊健壮有力,十里挑一,十头黑灵熊之中才有可能诞生一头通体雪白的白灵熊,这幅图腾所绘的灵兽有着白灵熊壮硕的身躯以及精卫鸟聪颖的头脑,不知道曾经是哪个家族的崇拜之神。

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第五张……

她掌控着手中的锐光笔,重新领悟了一遍绘制魂符必须的笔感、融洽度与步骤,看着桌面上那五道闪烁着橙黄色光芒的三阶中品锻体魂符,她心满意足地笑了。

……

秦入画再度回到院井之中,没想到陆玄英三人正在试着新衣,雪白的绸缎看上去十分柔顺而舒适,每一件长衫上都绣着浅浅的云水纹和福字纹,“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倒是打成了一片”。

柳如烟在一旁目测着众人的尺码,一看见她的出现,顿时笑盈盈道,“秦公子,你也来试试这件新衣吧!这全是我自己手工缝纫的,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灵裁师!”秦入画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为了修灵晋阶,他们一向不太注重吃穿住行,而今被人妥帖照顾的感觉确实很温暖,“据说那些时尚的公子小姐们衣服几乎是一日三换,我能够做到一日一换已是幸福”。

“柳小姐费心了!”陆玄英由衷地赞叹道,“柳小姐手艺精湛、博学多才,不但能与我谈论灵器锻造,与秦断谈论灵药种植,与画画谈论魂符绘制,还能与云龙谈论灵兽饲养之道,真不知道要怎样的家族才能培养出如此玲珑剔透的人物啊。”

“过奖了!小女子只是略通门径,还不到精通的程度,与大家聊得这么开心,已是竭尽所能。”柳如烟眨了眨晶亮的眼眸,嘴角溢出了一丝谦和的笑意。

“哼!”秦入画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犯堵,玄英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大费周章地夸奖过自己吧?就像突然间被美女勾去了魂魄一样,“重色轻友的家伙!”

“入画,我们今天一起去御灵院试试身手如何?”秦断敏锐地将新衣披在了妹妹的肩头,委婉地劝慰道,“这面料倒是很舒适,就是尺寸有些大了。”

“小断,我正好缺一件外袍,收着吧。”秦入画满面春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套上了新衫,又从怀里取出了五道锻体魂符和一张身份橙卡,“柳姐姐,这是你要的锻体魂符!”

“金系锻体魂符!”这一次,轮到柳如烟吃惊了,她甚至没有告诉过秦公子她的五行属性。

“嗯!柳姐姐应该深知量体裁衣的玄妙吧,绘制魂符也是如此,我的修为不是一早就被你看出来了吗?”秦入画看着柳如烟从一只空间手镯里取出了另一张身份红卡,恍惚间已将学币划给了自己,“龙凤呈祥白玉镯,四阶中品金灵师,这位柳姐姐真不简单啊!”

“呵呵,两位陆公子,两位秦公子,你们有没有想过成立战队?”柳如烟一笑化万窘,她忽然抛出了一个诱人的建议。

“战队?”秦入画飒然一笑道,“玄英,云龙,小断,我们四人加在一起不就是一个冒险小队吗?”

“……”秦断默不作声,他和陆云龙向来都以秦入画和陆玄英的决定为准。

“画画,柳小姐指的是在仙灵殿杀斗宫注册登记过的冒险战队,让我们考虑考虑吧!”陆玄英确实想过成立一支冒险战队的事情,只不过小表弟与秦断未满十岁,出去执行任务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他的设想只能一推再推。

“放心吧!我邀请你们成立战队,一是因为你们小小年纪就拥有的修灵实力,二是因为我之前的战队队员已经尽数牺牲,我很想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既然是冒险,你们难道不想试一试吗?”

柳如烟仿佛一眼就看穿了众人的顾虑,陆玄英无疑是这四人之中绝对的领袖,但是秦入画的意见却同样关键,有的时候甚至能影响大局,“秦公子,柳家就只剩我们主仆三人了,鸿叔和蒙姨是一直看着我长大的人,我们一见如故,你就答应了吧!”

“柳姐姐,我一个人答应了有什么用?”秦入画并没有很快地释放善意,因为眼下的自己在柳如烟的眼中不过是一位懂得绘制锻体魂符的注灵师,她也不知道人家如此犀利的目光里是否包含着什么不一样的目的。

“战队叫什么名字呢?”柳如烟仿佛没有听见秦入画的婉拒,她似在沉思,又似在决定什么,“龙舌?莽苍?不好不好!还是叫灵犀吧!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不错不错!”

“你这是意淫!”秦入画刚巧瞅见了柳如烟扫向表哥那别有深意的一瞥,继而又与自己对视了一秒,几个人都各怀心思地大笑起来,而成立灵犀战队的事情就在这一番死缠烂打中定了下来。

……

第二天清晨,大部分学生仍然沉浸于酣睡之中,秦入画七人相约走入了青龙城,热闹的城南市集昼夜开市,没有密集的人流,他们很快便将各自所需的灵材购置妥当,太阳渐渐升起,马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最后的目的地便是西南方向的杀斗宫。

“我想,我们的目标都是明年九月的仙灵殿外殿弟子大选,灵犀战队的首要任务便是提升整体实力,别的且不论,灵器和格式魂符至少每人一件,护甲和战靴什么的包在我身上,还有……”柳如烟就像一位黑道大姐大,一路上将每个人应尽的义务一一摊派下去,没有一点生疏感。

“所以,我们未来一年接下的任务均以猎取魂晶和采集矿石为先,再过两个月便是暑假,据说是地狱山脉矿材最为丰富的时间,一年之内若想锻造七件灵器,我还缺少一些炼器的灵材。”陆玄英左思右想,地狱山脉无疑是一处最佳的采矿场。

“我看看!”柳如烟皱眉接过了陆玄英手中的采购清单,一个个仔仔细细地记了下来,“火庚精?自然金?玉蝎骨?我和鸿叔蒙姨打头阵,暑假就去昊天国的地狱山脉吧!”

“那可是著名的十大险地之一,四季如夏,炽热如鼎,夏季前往那个地狱般的地方,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秦断一通发泄,却无力回天,只有万般无奈地低声嘀咕道,“我就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麻烦。”

“行!我们就去地狱山脉,这份清单上的矿料本就稀少,能够找到其中一件已是不易。”秦入画笑得别扭,何止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麻烦?简直是多了一桩奸情,表哥与柳如烟年岁相仿,聊得到一起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她本不该如此揪心,感情的事情讲究两相情愿,先不说她与表哥的年纪相差了整整十岁,且说柳如烟如此貌美有才,是个男人都会被迷得七昏八厥的,她在表哥的眼里,也许一直就是一个小孩吧。

“主子,我们真的要去地狱山脉吗?”陆云龙兴奋不已。

“当然要去!不然灵器从天而降吗?”陆玄英歉疚地瞥了小表弟一眼,只为这个不打商量的决定,可惜此人一直低头研究着采购清单上繁杂的灵材细目,并没有对上他的注目。

“走吧!去哪里不是修炼?我们趁机多接几个地狱山脉方向的任务,一趟水全做了。”不一会,秦入画归还了清单,她斗志昂扬地拍了拍手,哪还有先前那副凉拌菜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