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开学仪式(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74 字 4个月前

第二天清晨,青龙灵学院的开学仪式在一个宽阔而平坦的青石广场上正式举行,今年入学的新生足有三千八百余人,他们分属金木水火土五个大系,而几乎所有新生都填报了至少一个灵职小系作为修炼的辅助,正如陆玄英既加入了火系又填报了灵器系一样。

负责介绍学院情况的老师是青龙灵学院的院长风贤之,据说此人早已突破大灵师境界,成为了守护青阳国的擎天柱,因其常年不见人影,门下已多年不收弟子,这次能够出现在新生开学仪式上倒是一件稀奇事,不知道他究竟在考虑些什么。

“……学院各系的课程按照师资力量和灵士等级划分为五个年级:一年级灵徒等级,二年级灵士等级,三年级大灵士等级,四年级灵师等级,五年级大灵师等级。”

风贤之一身黛色素袍,灰白的长发整整齐齐地梳于脑后,全身上下唯一的配饰便是腰间的一支翠笛,他的声音极具磁性,所有的介绍中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就像一位极其普通又亲切随和的老师,却在举手投足间流露着一抹儒雅宁淡的风姿,尽管那眼角处淡淡的褶皱多少道明了他古稀的年纪。

“……毕业标准并非是许多人费尽一生时间也难以突破的灵师或大灵师境界,而是以十年为期,不论修灵等阶,只要修满十年即可毕业。”

以修灵者几百上千年的寿命而言,十年真是一个太短太短的时间,广场上众多新生忍不住窃窃私语,从青龙灵学院镀金而出的灵士,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的叱咤人物,既受人尊敬又不缺享受,大多数新生面露喜色,不过十年而已,那什么四、五年级只怕是没有学生的虚设,但是也有少数新生心生疑惑,这世间不应该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

学生们的诸多反应早在风贤之的预料之中,他的话音暂时顿了一顿,转而道出了最值得关注的下文,“可是留在学院十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任何一个学生想要闯过每年一次的年末小考、五年一次的斗灵中考以及十年一次的毕业大考都非常困难,除非你们另辟蹊径,比如成为仙灵殿入门弟子。”

“青龙灵学院禀承开放教学、考核竞争的经营模式,老师可以挑选学生,学生也可以挑选老师,每个学年的年末,学生们必须执身份卡到七峰之首的天枢峰参加修为考核,通过考核的学生可以获得相应的学分,学分充足就可以晋级。”

“由于学院一直将顺利晋级的优等学生比率严格控制在百分之十,而那些百分之九十没有通过考核的学生就必须付出一定的费用或者资源以保留学籍,还可以领取一张结业证书之后离开学院。”

“无数的金币、丹药、魂晶、灵器甚至生命都是代价,谁不愿意呆在青阳国的最高修灵学府多学习一些技艺,世人尽知:有投入才有获得回报的可能。”

所有打算投机取巧的新生们都听傻了,没有优秀的修灵资质、没有家族的资源支持、没有猎杀灵兽或者赚取金钱的本事,就无法在学院继续留下去,有的人也许就只有一年在此学习的机会,这是在抢钱吗?青龙灵学院难道是一个巨大的吸金窟?

青石广场上一片静默,所有新生都仿佛被狠狠地敲了一记闷棍,没有人能够瞬间领悟院长话中的深意,风贤之却满意地笑了,他放眼四望,目光如风过竹叶一般扫过一张张青春的面容。

“……青龙灵学院的规矩不多,其中一条便是闲人免入,因为学院是严肃的教学修灵之地,所以不允许学生自带随从仆佣。”

“我们四个应该不算闲人吧?”秦入画略显紧张地瞅了陆玄英一眼。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少大家族的公子小姐们替自己的伴读交纳一定的学费,让随从仆佣也成为新生中的一员,继续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学院老师对于这种公开的秘密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清楚不知晓。我们四人已经预交了两年的学费,大家平等相待,谁也不是谁的随从仆佣。”

陆玄英压低嗓音,一番粗浅的解释顿时将秦入画心中的疑虑全数打消了,对于这位小表弟的魂符系和灵阵系两项辅修选择,他并没有持太多异议,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哪怕自己没有灵职天赋,但是勤能补拙,多学习一些灵职知识总是不差的,万一悟到了灵职门径呢?他只需要自家表弟的适时陪伴和尽情的开心。

新生们站在院前广场上聆听了整整一个时辰,终于将青龙灵学院的学习、修炼、比试、考核等诸多事宜了解清楚,眼下最值得众人关注的事情便是自己即将分派到哪一位良师的门下。

关于这个新生们心中最大的困惑,风贤之善意地提示了一段模棱两可的话,作为此番开学仪式的结束语,“求学离不开拜师,有了老师的教导,修为增进、一日千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如何获得老师的青睐,对不对?”

“尊师重道是人之常情,学院的老师们各有各的收徒条件或者说入门考验,初步的分班名单就在学院的公告栏上,若拜师不成,还有例行的公开课可供选择,三天之内,尘埃落定,最终的分班结果决定了你们未来一年的学习规程。总之,本院长在此祝愿大家在新学年里修灵有成!步步高升!”

开学仪式顺利结束,陆玄英准备拉上秦入画、秦断和陆云龙,一起前往青石广场的尽头查看公告栏上的分班名单。

“玄英,我有点事情,你们先去吧!”秦入画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风贤之院长的身影,她想起柳轻重的叮嘱,心头不由得火热起来。

“入画,你的事情还真多。”秦断四下打量,青石广场边没有几幢醒目的建筑,更不用说茅厕了。

“秦公子,你是不愿意人挤人吧?”陆云龙貌似理解地嚷嚷道。

“好!我们帮你看看,反正面试有三天时间。”陆玄英举目远眺,远处的公告栏前早已聚集了不少探头探脑的学生们,待得看清了分班名单,又有不少学生飞速地四向散去。

秦入画与陆玄英三人暂别之后,快步朝着风贤之院长离去的方向追去,她的目标是三字古符,陆云龙昨晚说的道理并没有什么大错,没有强健的体魄,何谈灵仙梦想?所以她迫切地需要这道锻体魂符。

“站住!”

“喂!叫你呢!废材!”

秦入画刚刚穿过学院的训练场,没想到却被两道厉声断喝拉停了脚步,她微微回身,向着声音飘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自己的大哥和二哥满面阴沉,正朝着她快步走来。

“大哥好!二哥好!”她略略欠了欠身,便准备绕过二人继续追踪,没想到自己这一晃眼,竟然将风贤之院长跟丢了,她的心情不由得沮丧起来。

“废材,你这伴读做得好啊!居然也混到了一百学币,交出来!”大皇孙秦德满身酒气,一张口便是一番狂妄之语,“本宫在这破学院苦修了四年,就等着三弟的这点孝敬了。”

秦入画的苦笑里多出了几分嘲讽,这两位嫡亲的哥哥什么时候关心过她?看着他俩手中一掂一掂的黑色身份卡,她突然明白了对方在青龙灵学院的地位与身份,两个十多岁的一年级老生,这是打算上演一出耀武扬威的戏码吗?

“把身份卡交出来!一个废材伴读居然也想修灵?快点!交出学币,废掉一条腿,我们就放你走!”二皇孙秦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大义灭亲的信念变得越来越坚定,“一个废材哪里比得上我们灵徒的前途光明,拿着学币不当钱用,你能够苟延残喘地活着就该感谢上天了。”

原来他们图的是自己身份卡上那点学币!

原来他们还不清楚这几个月的风起云涌!

她可不是那种交钱镀金的随从仆佣!

秦入画在青石广场上听过相关的学院介绍,这里所有的教学和生活场所都是收取学币的,作为学院内唯一流通的的货币工具,学币是无法用金钱购买的,每一个新生只有在报到和晋级之时可以获得免费的学币,学币不够就必须做任务赚取。

她的橙色身份卡中一次性存有三百学币,而代表灵徒学级的黑色身份卡里一般只有一百学币,精打细算同样是青龙灵学院教给每一位学生的第一课。

秦入画撇了撇嘴,忍住了心头一抹嘲讽的冷笑,“大哥,二哥,我的身份卡放在表哥那里了,要学币没有,要命一条,就看你们要不要得起了。”

“什么!小兔崽子!居然敢顶嘴!”秦德明知这个废材在撒谎,但是更让他气愤的是自己没有瞧见一丝当年的惧怕之色,“你居然敢仗着陆玄英之名,在我们面前狐假虎威,这不是蔑视是什么?”

“大哥,跟一个废材废什么话,打残了,就什么都有了。”秦虎的右手掌心凭空出现了一柄修长而锋利的虎翼长刀,他上下舞了舞刀风,“用它对付一个废材绰绰有余。”

“二弟!利索一点!一会儿学币分你一半!”秦德看着那柄青光闪闪的虎翼长刀,眼眸中流动着一丝羡慕之色,他的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条三尺碧色藤条。

唰!

秦入画冷静地打量着秦虎挥起的长刀,正午的阳光顺着刀尖闪耀出一道青金色的光芒,仿若即将斩断刀轨上所有的阻碍,虎翼长刀向着她的右膝砍去,依照其落点速度,她应该还有零点八秒的反应时间,是想废掉她的一条腿吗?

她微微地侧过身体,不知道是不是踩到了一块石子,突然间滑倒在地,脚踝轻转,匍匐如一头猎豹,向左翻滚出的那一寸距离刚刚好避开了秦虎的刀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