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照妖灯笼(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07 字 4个月前

“……”

“这个秘密可是今天早上刚刚爆出来的,寄生灵体一事又有了新的发现。”

“快说说!别绕弯子!”

“据说一个月前,有人举报琴妃娘娘在八年前对身怀六甲的陆妃娘娘下了青棘涎之毒,母过子承,所以那个废材三皇孙一诞下便是一具寄生灵体,青棘涎你们知道吗?那可是毒榜排名第三的万金之毒,平常人连它的具体模样都没有见过呢。”

“知道知道!就是一种巨毒呗,后来呢?”

“结果国主震怒,令人彻查此事,一个月过去了,查出来的结果是太子妃与太子亲随私通,为求恩宠,不惜谋害姐妹,还嫁祸于人,今天早上已经被撤去妃位,打入冷宫了。”

“看起来琴妃娘娘只怕是受了太子妃的蒙骗,那位太子亲随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太子妃所在的周家看来是失势了!”

“皇宫真乱!”

“……”

陆玄英,这便是你的反击吗?秦入画举筷夹起一节腐竹,却迟迟不曾入口,她出神地听着周围那些嘈杂的议论,感动于那个替自己报了昔日之仇的便宜表哥,刻骨铭心的深情从何而来?那些曾经对自己照顾有加的画面在灵海中逐一闪现,她默然想道,“从今往后,就换成我来守护你吧!”

“……”

“寄生灵体生死不明,如今各大家族几乎将落羽森林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废材三皇孙的下落,有人说她被山崩地裂掩埋了,有人说她被来自禁区的灵兽吞了,有人说她被陆家雪藏了,也有人说她还活着,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确信的说法。”

“陆玄英再天才,也不过一介少年,十六岁便成了替罪羊,难怪这少主之位坐不稳啊。”

“国主今晨已经下旨,令震天侯与陆玄英闭门思过,不得在仙灵殿弟子大选之前再生事端,寄生灵体一事到此为止,各位相关人等若有半句欺瞒,日后东窗事发便是罪上加罪、祸及全族之时。”

“这就是各打一板,恩威并施了,还抢什么寄生灵体,有本事去仙灵殿一决高下啊。”

“没想到寄生灵体就这么巴巴的消失了,陆家真没眼光!”

“你们说,如果那个废材三皇孙真的没有死,十六世家还不争个你死我活?”

“那是自然,这可是百万分之一出现概率的寄生灵体,不过她还有可能活着吗?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听说箫妃娘娘怀孕了,是不是真的?怎么十年都没有怀上,如今却突然有了身孕?”

“国主想宠爱谁就宠爱谁,我们咋知道箫妃娘娘为啥这个时候怀上了孩子。”

“嘿嘿,男人嘛,你知道的!”

“……”

后面的议论越来越不堪入耳,秦入画与秦断将所有饭菜一扫而光,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饮月轩,一个手持出宫令牌,再度进入了皇宫,另一个前往猛者车马行租用马车,而许真铭早在城门口就隐去了身藏,毕竟他只受命于青阳国主。

……

秦入画念念不忘的除了寄生灵体这个麻烦还有那道三字古符,一路之上,她坦然接受着来自宫人们异样的眼光,毫不在意被众人视作寄生灵体的假象,该面对的终有一天将面对,她回来了,寄生灵血的争端也该终结了。

“柳爷爷!”很快,她来到了藏书阁第三层,几声呼唤过后,并没有看见白衣老者柳轻重出现,她只好从书架上取出了一本《御符术》,一边等待一边阅读……

破甲,入骨,融灵,熟练度越高,伤害度越深,《御符术》擅于驱使各系魂符,每一道魂符都相当于一条生命,她的目标不仅仅是破甲或者入骨,而是第三层融灵,用强悍的魂力操控成千上万道魂符,直接消融对手的全部魂力,这才是《御符术》最为恐怖的制胜之道。

“小朋友,等我许久了?”柳轻重姗姗来迟,他瞥了一眼三皇孙手中的书籍,爽朗地笑道,“万物有灵,《御符术》可以教你驾驭魂符之道,你倒是学习等待两不相误。”

“柳爷爷,我有一事相求。”秦入画从包袱里取出了一堆菊头蝠翼,就在地面上照旧铺开。

“这是?”柳轻重看了半晌,终于认真地点了点头,“想学这道魂符?”

“想!”秦入画虚心地请教道,“这是我在《冷傲霜之修炼心得》的最后一页看到的三字古符,它的作用是锻体强身,我想将其绘制出来,但是一直找不到起落的笔法。”

“锻体魂符?我知道了,研究古符需要一点时间,若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柳轻重长袖一扫,三十六片菊头蝠翼顿时被卷入了第四层小阁楼,他伸手抓紧了三皇孙的肩膀,突然间腾空而起,“陛下即将下朝,我们趁机把寄生灵体的事情解决掉。”

“好!”秦入画迎着呼啸的寒风,毫无一丝惧怕,二人一路急行,一眨眼便来到了朝阳殿前。

朝阳殿是青阳国主议事听政的朝堂,也是批阅奏折和看书休憩的场所,整座殿宇金顶红墙,门前两座青龙雕塑似欲飞升腾跃,三十六根一米粗细的立柱上盘旋着三十六对飞龙舞凤,象征着青阳国国运昌盛,灵士与日俱增。

“陛下,三皇孙带到。”柳轻重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却令朝阳殿中的众位官员听得真真切切。

“三皇孙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