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诺千金(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09 字 4个月前

青阳皇宫朝阳殿。

“陛下,轩辕、常、莫、戴四家与陆家开战了,据说灵士各有折损,陆家的门墙几乎已被全拆,几位族长也多少受了些内伤,我们真的坐视不理吗?”秦浩宇肃然而立,一谈起这场轰动全城的闹剧,他的眉头一皱,颇有些为难的样子。

“再等几天!让他们闹一闹也好,不闹怎么提升修为呢?”青阳国主秦天佑倒是不慌不忙,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他掸了掸手中的拂尘,淡漠地说道,“这件事情主要还是你的责任,自家的孩子是寄生灵体,居然不闻不顾了近七年,皇室自然要讨个说法,只不过对象不是陆家,也不是朱周两家,而是你自己啊。”

“陛下,是我的错!陆家被如此强逼也没有松口,看来寄生灵血真的不在他们手上。”秦浩宇越想越觉得憋屈,“是我对不起入画这孩子。”

“算了!往事如风,我倒是真想借此看清十六世家的底蕴,不过那些老家伙个个鬼精,轻易不肯上当啊!”秦天佑踱步走向书案,心中似已做出了决定。

……

青阳皇宫东宫蓉苑。

窗外草长莺飞,陆檀雅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心中五味杂陈,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可谁又能够以一己之力相抗世俗的残忍,秦入画死了,尸骨无存,虽然自己从来没有照顾过这个孩子,但是她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皇室无情,如今再次怀孕,她又从牢狱回到了蓉苑,太子殿下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这几天一直陪伴左右,她非常希望这个孩子拥有不错的修灵体质,不要像他的姐姐一样,误人误己。

“碧荷,我想去落羽森林走一趟,入画这孩子虽然夭折,但是她的尸骨应入族冢。”陆檀雅的心中有太多的遗憾,这件事也许是她最后的坚持。

“小姐,别再为了这么点小事与太子殿下争执不休,昨天晚上殿下不是答应了在族谱上给三皇孙留个名姓吗?你这一闹,逼得殿下直接去了锦苑,这不是把到手的幸福推手让人吗?”碧荷轻轻一叹,炉火上的安胎药已经熬好,小姐喜静,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

“锦苑那位毕竟是太子正妃,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更何况我怀孕了。”陆檀雅再也不是八年前那位忍气吞声的陆妃,经历丰富了她的阅历,也复杂了她的言行。

“小姐,您已经无路可退了,而且太子殿下已经说了,寄魂于山清水秀之地并非一件坏事,您就让她的尸骨留在那片山谷吧,若是让外人知道三皇孙其实是个女孩子,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非来。”碧荷用小勺搅拌着滚烫的汤药,一个废材如此结局也许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吧。

“可是,我的入画死得太惨了,她还未满七岁啊。”陆檀雅拭了拭眼角的泪光,越想越是悲愤。

“太子殿下说了,三皇孙身为寄生灵体,她的性命迟早会终结在这一两年间,如此结局已经保存了皇室的颜面,您就不要再计较了。”碧荷小嘴一撇,抬手将稍许放凉的汤药递到了小姐的手边。

“寄生灵体,青棘涎,入画是替我而死的,哼!锦苑那位真是好手段!”陆檀雅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她接过碧荷手中的安胎药,一口气灌了下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

“您能这么想才是极好的,安胎,静养,不要再去多想什么修灵什么权衡。琴妃为什么比箫妃得宠?不就是因为她生了一个好儿子吗?如今朝野上下对震天侯称颂有加,十八岁的三阶下品大灵士,未来极有可能摄政第二王座,是太子殿下登基的最大辅力,也可能是最大阻碍……”碧荷不停地唠叨着,这一次不是对牛弹琴,她的主子多多少少听进去了。

陆檀雅看着窗外没有说话,她的思绪慢慢地飘回了十年前,曾经的她也是一位万人簇拥的奇女子,可是一嫁入外表光鲜的皇宫,她的很多东西都在岁月中相继失去了,比如天真、忠厚以及第一个孩子。

……

落羽森林比平日热闹了许多,众多冒险小队从四方八方赶到了这里,他们朝着内圈区域逐渐深入,与灵兽的遭遇战在所难免,秦入画三人边走边能不时听到远方传来的厮杀声,那一抹肃杀之色将每个人的心都压得沉甸甸的。

“铭叔,这么找也不是办法,双笛长匣虽然留有玄英的气息,但是一旦放入了空间戒指,我们就跟踪不到朱怀柔的行迹。”秦入画有一点着急,他们返回落羽森林已有三四天时间,却一直打听不到朱周两家人的动向。

“我们先找毒焰狼群,他们的目标似乎是之前遭遇的毒焰狼王,而狼的气息在这片森林里是独一无二的。”许真铭聪明地安慰道。

“毒焰狼?那不就是吗?”秦断突然指着不远处,一棵云杉树的树干上留有几道鲜明的爪印。

“还真是!”秦入画走到云杉树下,一眼便确定了爪印的归属。

这时,附近突然传来了毒焰狼的吼叫声,还有隐隐的厮杀声交织而来,三人心中顿时一喜,纷纷看向了闹出动静的那个方向。

“我先潜伏过去看看。”许真铭纵身一跃,眨眼间已经飘出了秦入画二人的视野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