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人面蜘蛛(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70 字 4个月前

“玄英,没想到杀死一只人面蜘蛛如此吃力。”秦入画看着远方的谷口,心有余悸。

“画画,很不错!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别说人面蜘蛛,就是一条普通的竹叶青也是杀不死的。”陆玄英对于小表弟的手段越来越有信心,只要坚持不懈,他们很快就能走出口袋山谷。

“玄英,我们就这样与人面蜘蛛慢慢耗着吗?一只一只的引?”秦入画一边用匕首解剖着那只死去的人面蜘蛛,一边拾起了一枚三阶土系魂晶,虽然深知引怪这个办法比较笨,但是现在的她并没有一对十七的把握。

“就当是一场试炼吧!”陆玄英数了数谷口的灵兽数量,还有十七只人面蜘蛛,这真是一场考验耐心与实力的比试。

在土棘刺符和火刃符的帮助下,秦入画又陆续斩杀了三只游离的人面蜘蛛,魂力可以靠丹药回复,但是体力总有不支的时候,而且人面蜘蛛也学聪明了,任由陆玄英如何勾引,再也诱惑不到任何一只。

他们时时扬起的前腿与同伴们的交相碰撞、嘶嘶做响,身体时而跃起,时而匍匐,就是不向谷中挪动半步。

秦入画困惑了,人面蜘蛛为什么不大举进攻?难道他们惧怕这谷中的什么东西不成?她一眼扫过四具尸体爬行的轨迹,再回头一望,心里顿时亮堂起来。

“人面蜘蛛害怕龙王树?木克土,原来是龙王树!他们保护的又惧怕的是龙王树,只要我们不离开树下,就是安全的。”秦入画找不到更进一步的答案,也许人面蜘蛛无法在龙王树上结网捕食,但是龙王树本身怎么可能伤害到人面蜘蛛呢?

“别管这棵树了,四枚、前锋、胸护或者丝毒魂符,只是请中阶注灵师的价钱可不便宜啊。”陆玄英吧嗒吧嗒算了算帐,貌似轻松地笑道,“天色已黑,我们在口袋山谷再休整一夜,木灵之地千载难逢,哪怕是下品的,也能赋予灵士更加充沛的寿命与生机。”

“我对这里面某枚魂晶有契合感应。”秦入画看着玄英转身隐没,话到嘴边却又强忍咽下,她心疼玄英白日里强颜欢笑,夜晚却一个人郁郁寡欢的模样,他哪里是在休整,明明是寻个机会独自感伤罢了,“那个盛载了长匣的空间戒指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

皓月当空,繁星相伴,一颗流星如梭般划过夜幕,长长的尾巴给观星者留下了无限的时空遐想,落羽森林里幽静宁谧(音密),龙王树依旧固守着这一片灵秀之地,也抚慰着沉沉入睡的三位少年。

不远处,十四只人面蜘蛛依旧盘踞在谷口,只不过无声无息地隐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仿若无物。

强敌在侧,秦入画哪里能像陆玄英和陆云龙一样睡得安稳,她睁开了清亮的双眸,只见满天星光闪烁,那颗隐隐与自己灵魂遥相呼应的便是木星吧,如此思绪连番跳跃,听得树后那两道呼吸声越来越重,她缓缓地直起了腰身,蹑手蹑脚地朝着谷口奔去,只有尽早除掉了那些人面蜘蛛,他们才能出谷探查双笛的下落。

隐匿!

秦入画小小的身影如同一阵清风,轻轻地飘落在临近谷口的一片草丛之中。四下寂静无声,人面蜘蛛一只傍着一只蜷缩在谷口,他们本来就不喜光亮,哪怕是月光与星光,睁开的眼睛中一片混沌,自然也没有发现少年的行踪。

灵目,开!

夜色挡不住灵目的一切窥探,她片刻之间便找到了一条贯穿最多人面蜘蛛的直线轨迹,目的自然是串一串糖葫芦。

鸾锋!

秦入画调动起全身所有的木属性魂力,五指握拳,灵风涌动,一股精纯的木系魂力沿着灵目指引的那一条直线果断地轰了出去,力竭声嘶。

唰!嘶嘶嘶嘶!

这道最具杀伤力的木系必杀技并没有引发声势浩大的冲击波,一束碧绿的光芒在夜空中呼啸而过,攻击轨迹上六七只人面蜘蛛仿若被一根木签串成了一串糖葫芦,生机迅速泯灭,甚至连一声呼救也没有来得及,八只长腿撑起的身体重重地坠落地面,头颅低垂,即刻命丧黄泉。

那些嘶嘶的怒吼声来自其他七八只人面蜘蛛,身旁的同伴们莫明其妙地失去了存在感,他们东张西望,也没有寻觅到下手人的踪影,因为那一束碧绿的光芒已经暂时性亮瞎了他们的眼睛,也阻碍了真相的呈现。

秦入画一边在草丛中谨慎穿行,一边回味着刚才那一手成功偷袭,她万万没有想到,鸾锋的杀伤力如此巨大,竟然能以三阶下品的修为直接灭杀了三阶上品的人面蜘蛛,不是一只,而是一串,这便是上品魂灵技的威力加成吗?

青鸾闭目而眠,体内的木属性魂力已被完全耗空,青色灵海中一片寂静,无论她如何发力,再也掀不起一丝波澜,她仿佛真的成为了一介废材,暂时性失去了木灵之能,难怪古书中强调此技乃绝命之击,一日之内无力回复,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之境勿用。

但是,她是双系灵士,没有了木属性魂力,还有火属性魂力,一日之后,青鸾必将从沉睡中苏醒,这算不算是鱼翅与熊掌兼得呢?

远处人面蜘蛛的嘶吟丝毫没有打扰陆玄英与陆云龙的安心沉睡,有了龙王树的守护,白日里几经战斗的疲累终于在一片安宁平静的氛围里慢慢地褪去。

秦入画的心中始终惦记着玄英的哀愁,一个燕子翻身,她再度卧倒在原本睡觉的位置,暗自思索着被围困的日子顶多再有两天,心一宽,人入睡,她满足地闭上了双眼,不久,龙王树下便传出了三道此起彼落的呼吸声,木灵之地也再度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

“耶?人面蜘蛛变少了!”

一大早,秦入画便被陆云龙的狂吼震醒,看着他脸上溢出的一抹狂喜之色,再看看盘踞谷口的人面蜘蛛,心中难免要为自己的暗夜杰作得意几分,昨晚死去的那几只分明已经成为了活着的早餐,这里原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人面蜘蛛原来在饥饿的时候也会同室操戈,看!那些死去的美人面上甚至淌着泪珠,真有点惨不忍睹。”陆玄英也看到了,围困他们的劲敌已经从十四只减少为七只,再努努力,他们就能离开这个口袋山谷了。

“少主,我们不如在木灵之地修炼几天,让这些人面蜘蛛自相残杀岂不是更轻松?只是可惜了那几枚魂晶。”陆云龙双臂环肩,冒似认真地嘻笑道。

“云龙,你知道人面蜘蛛多久吃上一顿?他们耗得起,我们可等不起。”陆玄英心中的杀戮因子一分也没有减少,“我再去试着牵引一只过来,你们懂的。”

“玄英,我们还没有吃早饭呢。”秦入画觉得表哥在这件事情上过于着急,“咱们的待遇总不至于连人面蜘蛛都不如吧?”

“咱们先吃下一只人面蜘蛛,再说其他。”陆玄英的身影已经朝着谷口奔去,他的声音若有若无地飘回来,玩笑里带着几分认真。

“人面蜘蛛不好吃,真的!若是好吃,早就流传开了。”此时此刻,秦入画倒是与陆云龙相当的同仇敌忾,她相信第一个吃人面蜘蛛的人是勇士,可惜这位勇士的运气不如第一个吃螃蟹的那般精彩。

不一会,又一只人面蜘蛛八足连动,尾随着挑衅者而来,只是一靠近龙王树的树荫覆盖范围,他便止住了脚步,小心翼翼地上下打探起来,而三个少年哪里会给他喘息疑虑的机会,一番连削带砍便将其如法斩杀,只不过这一天他们再三尝试,所能引出的人面蜘蛛也仅仅是这一只而已。

然而,灭杀这一只人面蜘蛛的直接后果便是大获全胜。

中午过后,剩余的六只人面蜘蛛撤走了,白天被调戏,夜晚被偷袭,这种日子是人也不想过下去,更何况刚刚萌生灵智的他们,为了繁衍生存,为了保存实力,不关门打狗了不行吗?

谷口畅通无阻,陆玄英三人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便打算尽快离开这片木灵之地,继而前往内圈边缘寻找双笛的下落,他们自由了,虽然再串一串糖葫芦的计划落空了,但是他们的试炼之路仍将继续……

……

“好地方!这里很是不错!”

“来人了?”不多时,一道熟悉的人声突然传入了秦入画的耳朵,她放下手里的辣肉包,从灌木丛中微微地探出了头,谨慎而小心,“玄英,有一队灵士进来了,领头的似乎是周七公子周曲意。”

“六个三阶大灵士,还有十个二阶灵士,周家为了这位周七公子的试炼,真是下足了血本,他似乎与你有些过节吧?”陆玄英小声地询问道。

“嗯!”秦入画无奈地点了点头,她的这点破事自然瞒不过陛下与表兄的耳目。

突然,周曲意右手向前一指,没想到自己尚未动作,站在谷口的那一行十六人竟然径直朝着龙王树走来,一丝偏差都没有,奇了怪了。

“一定有问题!”陆玄英四下张望,终于在秦入画的头顶上方发现了一只可疑的蜜蜂,他扑啦扑啦静静地悬停于半空之中,不离不扰,“是千里寻踪蜂!”

“原来我们被人跟踪了,只是找到我们的方位真的那么重要?周七公子非要致人于死地不可吗?”秦入画看着周曲意一行人越走越近,她也发现了上空那只跟踪了他们半月有余的蜜蜂,自己大概是之前逛街淘宝时被蹭了吧。

千里寻踪蜂极擅追踪寻迹,黄金色触角,银丝状前翅,据说只要在目标人的身体上沾染一点他们喜欢的气息,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都能被这种蜜蜂找到踪影,而且他们的体型偏小,被人发现的可能性极低,是众多灵士们喜爱豢养的兽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