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青棘涎毒(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93 字 4个月前

嗬!

朱影河连半步都没有退却,一扬袖,十二道火焰刀刃便消散于无形,再一抬手,秦入画连匕首带人被掀出了十几米远,好歹是仙灵殿的外殿弟子,如此攻击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点小伎俩罢了。

噗!

秦入画重重地摔在草地上,双手再也无力支撑住重伤的身躯,朱影河这一手让她的胸部肋骨断了好几根,右手腕也暂时废了,压抑不住的内腑淤血顺着嘴角不停地淌下,她急促地喘息着,双目微张,瞳孔里映照着朱影河一时错愕的表情。

“你给我吃了什么?”

朱影河突然失了方寸,手中的长鞭悬停于半空,威压再度凝聚,所有人的心神为之一怵,陆玄英死死地盯着摇摆不定的鞭尾,心中所想的仍是那枚空间戒指里的长匣子,却不料这第四鞭竟然落空了。

呸!秦入画看着满脸怒容的朱影河,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她吐出一口残血,什么话也没有说。

“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朱影河冲着秦入画大声狂吼,他真的怒了,就在刚才试图摆脱那个废材的骚扰之际,一滴未知液体莫明其妙地流入了他的口腔,不过轻轻一舔,那滴液体便顺着他的咽喉飞快下行,短短一秒钟,毒发的副作用便扩散至全身,每一个呼吸都在带走一部分生机,他为什么要张嘴嗬上那一嗓子?

此时此刻,朱影河哪里还顾得上杀一儆百,只能拼命驱使魂力以抵御毒侵,这究竟是什么毒素?居然如此厉害,不过半分钟,连他的灵魂也开始受到重创。

“青棘涎!”

秦入画与朱影河异口同声地道出了那滴毒素之名,它的毒性霸道难解,史上排位仅次于幻花金樱子与鬼枯藤,一旦抽去了毒核外面包裹的先天木灵气,隐藏在两张火刃符之后的它就是一种可以毁灭灵魂的剧毒,连上品解毒丸也无法相救的万金之毒。

“这便是画画拼死相争的后手吗?”陆玄英震惊的神色里多了几分赞赏,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能够拥有如此利落的身手,刚刚的飞身腾跃也许自风行符衍生而来。

“该死!”朱影河手中的赤色长鞭自动回归了灵海,他狼狈地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胡乱吞下了数枚丹药,周遭的一切仍然在他的掌控之中。

几米之外,秦入画与陆玄英死死地盯着朱影河的一举一动,却因为又一道禁锢术而无法轻易地离去,想跑也跑不掉,毕竟得罪了一位仙灵殿大灵师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既然已经下了毒,就必须面对生死攸关的结果。

呜!呜呜!

忽然,从森林深处传来了一道雄浑的长鸣,这道嘶吼似乎传达着传承者不可侵犯的愤恨,又似乎呼唤着修灵者猎取灵兽的野性,一时间,万籁俱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声音飘来的方向看去。

“号令群狼,唯我独尊,是毒焰狼王!是守护者!千年传承!无名之钥……”

朱影河的意识已经开始慢慢涣散,他的口中念念有词,表情一时兴奋一时沉闷,上品解毒丸并没有帮助他解除毒性,只是刚才,他似乎嗅到了一丝先天木灵气的味道,那是自己中毒后产生的幻觉吗?

时间就是生命,朱影河神情痛苦而狰狞,此地的守护者绝对不会选择一个火系小儿去接受千年传承,他很想杀死这三个冒犯朱家的废材,又不想放弃那枚稍纵即逝的传承之钥,交织的**因为灵魂受创而迫人疯狂,拿到无名之钥就等于拿到了一切,希望、荣耀、财富、权利、地位,一切的一切!

“你们给我等着!”

终于,朱影河调动全身的魂力将青棘涎之毒暂时压制在丹田之处,杀人容易,破冰魂符的来历也重要,但是千年传承最是珍贵,他难得地没有继续追究,而是转身朝着毒焰狼王隐没的方向奔去。

……

“你那么拼命干什么?找死吗?”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到底懂不懂隐忍比莽撞让人活命长?”

“……”

朱影河暂时退走了,陆玄英也真的爆发了,看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秦入画,他越想越是后怕,“画画,我不知道朱影河到底在找些什么?也许是千年传承的无名之钥,但是你给一位大灵师下了毒手,若是他重新返回此地,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灵器重要,活着更重要啊!”

“绿衣长鞭男叫做朱影河吗?他死定了!”秦入画喘着粗气,努力地吐出了几个字,她不甚在意陆玄英不讲情面的训斥,而左手小指上缠绕的那束先天木灵气已经游回了她的身体,开始修补那些破碎的伤势,自己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竟然扛不住朱影河的随手一击。

七年时间,她早已将青棘涎毒研究透彻,没有木灵空间里至纯至净的先天木灵气,任何人都无法将其完全从体内剥离,它只能伴随着灵魂一同消亡。

当年自己的母妃便是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将毒素引入了腹中婴孩的体内,现今她又将其转嫁给了他人,而越是驱使魂力相抗越是毒发得厉害,朱影河如此耗费魂力地长距离奔波,命不久矣!

说起来,毒焰狼王又救了自己一命,如果这位大灵师对于无名之钥不是那么贪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