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万木逢春(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687 字 4个月前

秦入画毫不犹豫地开启了灵目,发现这座无名古阵的阵眼并不难,在那把唯一的白木椅背上雕刻着一大片妖娆的蝴蝶兰,阵眼正是那片兰花丛中的一道魂符:木系三阶回春符。

她看着如此直白的灵阵,有点傻眼了,若想获得小屋主人的认可,她似乎必须拥有绘制三阶回春符的实力,自己虽然早已解析了这道魂符的二阶层次,但是二阶回春符与三阶回春符根本就是两码事。

目前,她只有二阶巅峰的制符水平,没有合适的魂晶,也没有修炼过任何木系功法,更走不到那张白木椅子的近前,她能画出什么?

“该死的灵阵!”秦入画站在木门边无法寸进一步,这是现实,不是幻境啊!一招错,满盘皆输,“唉!老老实实的,先从三阶空白符开始解析吧!”

此时此刻,她闭目观想,脑域高速运转,一条条虚拟的灵纹在灵海中反复演变,越阶解析正是接受千年传承前的第二道考验。

这一站便是整整三个月时间,充沛的木系魂力给予了她超凡的思路和基本的营养,继“以点破面”与“画龙点睛”之后,她学会了“一线连山”。

一条条灵纹看上去好像一座山连着另一座山,连绵起伏的群山有高有低,错落有致,却总有一条轨迹能够穿云破雾,贯通天地,这便是符道。

秦入画学会了三阶空白符,三阶回春符自然也迎刃而解,只是因为天道法则的约束,她的魂力尚不足以绘制高一阶的魂符。

“难道我的修为必须突破三阶的门坎吗?”正当她踌躇苦恼之际,无意间却在一片绿芒中看见了停滞于椅背之上的一点银白之光,“无名之钥?”

这点银白之光不也是一种魂力之源吗?它既然可以直接穿过那些错综复杂的绿色光束而不损毁,那么她应该也可以借用这枚古朴之钥所散发的光束来绘制三阶回春符。

一闪而过的灵光虽然有些奇异,但是她决心跟着感觉尝试一番,此地的前辈思虑周全,一定不会让后世的有缘人扑个空,只是考验是必须的而且颇具难度,就像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自己必须懂得阵法和制符一样。

回春符意为恢复魂力之符,上品、中品与下品魂符的区别便是灵士们魂力恢复多少的差异,一般而言,上品恢复七八成,中品恢复五六成,下品恢复三四成,有了回春符就等于多出几分生存的机率,而一道三阶上品回春符足以补充低阶灵士全身的魂力,它比同阶的金阳符更显珍贵难得。

“回春!”

秦入画凭借自己数年的制符心得,操控着无名之钥上射出的银白光束,直接在椅背中央的兰花丛中认真地描绘起来,有了充足的魂力支撑,又有了熟练的绘画经验,她的所有意念都集中于这道三阶回春符之间。

手中的钥匙就像一支上品符笔,木系魂力源源不绝地顺着匙尖溢出,竟然没有动用她自身的一丝力气,而那些屋内错综复杂的绿色光束已然成为了可以无视的摆设,任由这道银白射线来回穿梭,仿若血亲的母子一般。

秦入画一口气连续完成了一“回”一“春”两个核心篆字,而后是十个各据东西的画谱灵纹,聚气灵阵在上,滋长灵阵在下,最后一笔锋回路转,将所有的子灵纹一路贯通。

无名之钥散发的银白光束流转于回春符中,继而渲染了整片蝴蝶兰,小屋内所有的绿色光束都开始有节奏地律动起来,路径直奔椅背上那道耀眼的回春符而去,丝丝入扣,尽归灵源,不一会,满眼的绿意便被十余道灵纹吸纳得一干二净。

哗!

绿色光束和银白光线同时消散,三阶回春符一次性绘制成功,困住自己三月有余的灵阵终于被破除了!

白木椅子重新变成了一介普通而古朴的模样,秦入画一屁股坐了下去,为自己的小运气得意了好几分,如果说找到阵眼是第一道考验,那么顺利地破解了这座木属性灵阵,意味着前辈的第二道考验就这样通过了。

此时,原本空无一物的桌面上出现了一堆杂物,一张残缺的地图,一个可以收取灵魂碎片的聚魂瓶,一块古怪的菱形令牌,一个犄角状的残褪物,若干制符的上品材料,以及一个红木木匣。

秦入画随意地翻了翻,实在看不出这一堆古物的来龙去脉,她顺手将所有的杂物全部收入了朱雀盘空间,只留下那个令青鸾笔兴奋不已的红木木匣,木匣四方平整,上面没有一道雕刻的纹路,陈旧得仿若一件最普通的民间收纳盒,也许是身处阵眼,如此珍贵之物居然连一道防护的魂符都没有。

她好奇地打开了这个未曾上锁的匣子,里面放置着四本古书,感应着青鸾在灵海中再度摆弄羽毛的惊喜之状,很显然,以青鸾的眼光,这四本青皮古书也许是这一堆物品中最有价值的几个物件吧,她小心翼翼地拾起了匣中的古书,认真地翻看起来。

第一本书介绍的是白藏大陆的旧史秘辛,包括十大险地的传说,据说每一处险地都拥有一个伟大的传承之地,开启传承的引子便是凭借机缘而得的无名之钥,这十枚钥匙都由险地内的强者守护保管,若想获得上古传承的条件之一,便是年纪不能超过二十岁,修为不能超过灵师,而且本命魂器属性契合。

正如秦入画拥有一件木属性的本命魂器青鸾笔一样,落羽森林正是十大险地中一处木系传承之地,难怪她在描绘回春符的时候并不需要驱动自身魂力,留下千年传承的前辈看重的是悟性与眼力,而不是暂时的实力,她敢打赌,若是进来的是一位三阶大灵士,先前那处阵眼就将变成四阶回春符。

她的灵运真的不错,那四位白衣女子们拼命抢来的东西只怕就是自己手中的这片无名之钥吧,只不过她们都没有开启千年传承,失去了窥探玄机的机会,就是不知道传承过一次的无名之钥对于那些守护者毒焰狼群而言,是不是依旧存在价值。

第二本书记载着三道木系上品魂灵技:

《隐匿》属于身法之技,可隐匿身形、分身化影,修至大成之境,九道化影如风穿梭,一道真身如影追行,可趁对手不备给予致命一击;

《清净》属于辅助之技,可以治病疗伤、赋予生机、清淤排毒、消除负面状态,还可以净化灵魂;

《鸾锋》属于必杀之技,调动全身所有木属性魂力,激发出最具杀伤力的一次攻击,可泯灭对手生机,书中最后还备注了一句短语,若无必胜把握不建议使用此技,因为使出此技之后一日内自身再无丝毫还手之力,此乃救命之术,也是绝命之击。

“上品!实用!”秦入画暗自点头,她收起书籍中夹带的三道格式魂符,恨不得马上开始修炼,青鸾也同样扇动着尾羽,以示欣赏之意,这三道魂灵技一点也不比她从青阳皇宫藏书阁中获取的逊色,或者更为强大,而以青釉玉为载体的格式魂符,镶嵌的成功率也比其他的高出了许多。

第三本书记载着木属性上品魂符的制作技法,包括落笔的绵长不绝、符笔、符纸与魂晶的挑选、魂力的收放掌控,以及三道上古木系制式魂符的绘制技巧。

“上古魂符!千年传承!《灵愈术》续筋接脉,有起死回生之疗效,《狂风刀扇》如死神之镰刀,大面积收割生命,《青龙降世》顾名思义,借神兽青龙之力重创敌手。”

秦入画越看越是惊喜,原来在三十六道基础符之外,还有七十二道进阶符、一百零八道上古魂符以及成千上万的衍生符,她未曾涉足的那些制式魂符之中,大部分上古魂符早已失传,少量存世的进阶符成为了仙灵殿不传之秘或者世家的至宝珍藏,而衍生符孕育了人类的智慧与探索,是注灵师们一次次创新变革的结果。

这三道木符的绘制图解虽然复杂生涩,但是她一向喜欢迎难而上,毕竟这本书中记载的全是别处不可能拥有的东西,就像那道风雪冰天进阶符,至少让她窥见了光复上古魂符这个梦想的彼岸。

第四本书竟然是一本上品木系功法《万木逢春》,书中列举了上古排名前十位的木系功法简介,第一位便是这本《万木逢春》,拥有一本上古最强功法,后面那九本功法的名姓自然就被她忽略了。

没有木系修灵功法就无法积蓄木系魂力,没有木系魂力就驾驭不了青鸾笔,更无法驱使木系魂灵技,从前的她对此颇有些纠结之感,而今却得其所哉。

秦入画认真地将其从头到尾默读了一遍,“既然《万木逢春》是上古排名第一的木系功法,用它来提炼青鸾笔自然再合适不过,也难怪那只久久不曾闹出动静的傻鸟如此兴奋异常。”

她打消了修行缓慢的暗怨,突然对于这片传承之地心生感激,她的灵目仿佛一眼看见了遥远星空中的某颗木系星子,看到了自己腾云驾雾、无往而不胜的未来,也看到自己品尝失意、痛苦、背叛与虚荣的瞬间。

一时间,心灵澄净,她全身心进入了一个玄妙而不可言状的木灵境界,大量的木系灵气涌到了她的身周,就像跟随某种乐曲的律动一般,从头到脚地灌入了她的灵海。

木星照耀,天人合一!

秦入画明白了,眼前的顿悟良机千载难逢,她迅速在木床上盘膝而坐,凭借此地异常浓郁的木系灵气之利,慢慢进入了一种入定的状态。

大量的灵气如汹涌的波涛一般包裹着她的全身,灵魂太极在如此充沛的木灵灌溉之下加速旋转,很快,第一股木属性魂力诞生了,《万木逢春》不愧为顶级木系功法,短短一个时辰就筑起了青鸾笔的灵基,也开启了她木火双魂器的修灵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