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辨识魂晶(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549 字 4个月前

三人分头行动,在交易宫青阳分堂里,有执法者的灵识覆盖,他们是不必担心被跟踪骚扰的,既能化整为零,也能化零为整,他们心里都明白,调戏的就是那两波大鱼。

秦入画对于采购早已是熟门熟路,她直接在灵器区找到了一位貌似精灵的森女导购,而后将那枚方形铁令拿了出来,据说这便是交易宫三等贵宾凭证,“美女姐姐,我想买几颗三阶火系魂晶。”

“你家大人呢?”森女导购接过铁令翻看了一遍道,“如此重要的物件交给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若是弄丢了怎么办?这个陆家还真是胆大包天啊,虽然交易宫严禁偷窃,但是也不代表无人越矩。”

“我家哥哥说灵器区最善良最漂亮的姐姐长发飘飘、貌似精灵,还说在交易宫买东西不用担心被讹诈,这里只有你一身墨绿,就像大自然的宠儿一样。”秦入画微笑以对。

“小公子,我叫沐卉,请跟我来吧!”森女导购不自然地摸了摸左耳垂,一记彩虹屁令其一贯清冷恬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

二人走过柜台的尽头,又拐了一个弯,秦入画的眼前出现了一段通往上一层的楼梯,她没有想到还有一些魂晶的存放地点并不在灵器区,也许是奇货可居,内部交易比外部交易更多了几分隐秘。

“沐卉姐姐,三阶魂符与三阶灵器相比,哪一件更加珍贵呢?”她好奇地询问了一句,柜台里三阶魂符不多,但是三阶灵器虽然价格昂贵却比比皆是。

“魂符?灵器?”沐卉一脚踏上了阶梯,为着身后这个孩童的无知言论,她难得的起了一丝教导之心。

“小公子,白藏大陆百分之一的人可以修灵,但是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需要为了生存而辛苦拼搏,所有人都渴求一套尽善尽美的装备,哪怕是那些没有魂灵格的普通人,于是灵器便有了广大的市场,武装防卫,衣食住行,只要魂晶不绝,哪怕没有魂符,灵器也一样无所不在,它的价值各人有各人的理解。”

“至于魂符,它的用途可不仅仅局限于灵器,特别是格式魂符,几乎凝聚了一个高等生命的完整灵魂,若是镶嵌于灵器之上,就相当于一股全新力量的赋予,所以魂符市场一直都是需大于供、来者不拒的。”

“沐卉姐姐,你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了,哪怕是高阶灵士,生活中同样需要灵器,但是魂符却是修炼一途的重中之重。”秦入画肯定地嘀咕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那么格式魂符的交易又在哪里进行呢?我似乎没有看见出售格式魂符的柜台呢。”

“格式魂符?没有人会将格式魂符或者六阶以上的魂晶拿来交易的,它们只会出现在拍卖会所,而且一向是价高者得。”沐卉回头淡淡地瞅了一眼,一个六七岁的孩童为着魂符与灵器而苦闷,实在是有些好笑。

“什么时候能够见识见识格式魂符和高阶魂晶就好了。”五十级台阶的距离换来了一番见闻,秦入画的心中多少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悟。

穿过两重守卫的检视,秦入画跟随沐卉来到了交易宫的第四层,没想到第四层和第五层是一个超大的拍卖场,看着环绕四周的贵宾包厢和华美的中央拍卖台,她寻思着什么时候怂恿表哥一起来此围观一二。

“每个月末,这里都将举办一场大型拍卖会,届时会有相当珍贵的灵材、灵器和魂符公开拍卖,小公子若有机会可以前来看看。”

这一次,沐卉没有回头,却好像识破了秦入画的心思,她一边介绍着拍卖场的概况,一边指着不远处的一排寄拍柜台道,“小公子,若想见识中高阶魂符和魂晶,平日里就得上这儿来,很多时候晚来一分钟就什么都没了。”

“那道金钟魂符我要了!二千三百枚金币!”

“我出二千五百枚金币!”

“只是一道二阶下品魂符,载入本命魂器的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三十。”

“你懂个屁!这是格式魂符!瞬发金钟罩可以保命,这种魂灵技天上地下都难找,而且是方子翼大师早年的作品,谁不愿意冒险一试?”

“我出二千六百枚金币!”

“……”

“我知道了!”秦入画看着寄拍柜台前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公告牌上逐渐消减的信息条,彻底明白了格式魂符与高阶魂晶的价值。

格式魂符分为低中高三个品级,载入本命魂器的成功率大约在30至70之间,一旦成功,赋予本命魂器的魂灵技便几近瞬发,其价格从低阶的一百枚金币至中阶的数千万枚金币不等,至于高阶的,天价难求,几乎从来就不曾在交易宫出现过。

不过,只要能够襄助灵士们悟通天地之道,哪怕是一阶麝香鼠的避水魂符,有的时候也比得过一道华丽浮夸的高阶魂符。

“老黄,把这几天收到的三四阶火系魂晶都拿出来吧。”沐卉领着秦入画来到某个人流稀少的贵宾柜台,她挥了挥手中的方形铁令,一幅熟门熟路的模样。

“臭丫头,又来敲诈寄拍品,老规矩,知道吗?”一个中年男子粗鲁地笑骂道。

“知道知道!”沐卉随口应付着,并不在意这一点点苛责。

不一会,寄拍柜台里露出了一张苍老精干的方形脸庞,老黄将一个放置了十几枚火系魂晶的托盘推到了秦入画的眼前,分明是想考验考验她的鉴赏力,低阶魂晶大多数都放在灵器区的柜台里直接买卖,而这个托盘里的魂晶显然是三阶的居多。

秦入画的心眼又开始活动起来,她随手拾起一枚,红色的晶体上隐隐浮现出一幅火烈鸟的深橙色图腾,三阶上品!正符合表哥的要求,她将这枚魂晶放至托盘的一角,再随手拿起另一枚,浅红色的火焰石精!这是一枚四阶下品魂晶,暂时还用不到。

第三枚,第四枚,第五枚,秦入画挑挑捡捡地看遍了托盘上所有的魂晶,去掉四阶的、三阶中品和下品的,最后从中挑出了三枚三阶上品的火系魂晶,“黄爷爷,沐卉姐姐,就是这些吧!”

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三阶灵器师,上品的灵材自然是多多益善,表哥总不至于只打造一件三阶上品灵器,她一想到锦囊中那张千元金票,看向森女导购的目光忽然变得坚定无比。

“三枚三阶上品的!”老黄倍受刺激地惊呼道。

“老黄,你看……”沐卉有些为难,陆家的三等贵宾铁令可以优先取货,可是眼下却挑了三枚三阶上品的,没有一枚中品或者下品的魂晶搭配,他不知道脾气古怪的老黄会不会当场发飙,也不知道此举是否会影响其他家族的预订,必竟她对这位小公子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小子,你如果能够在这三枚魂晶中挑出最好的一枚,我就同意将这三枚魂晶按照市场标准价格贱卖给你。”老黄没有生气,混浊的目光里透着几分狡黠。

挑出最好的一枚?一切竟然变得如此顺利?

秦入画只是想尝试一下最优的选择,没想到老黄和沐卉都没有直接推拒,如此刁钻的要求在旁人眼里绝对是无理取闹,全是三阶上品魂晶,还怎么区分优劣?但是对于她而言,辨识魂晶却是一次十分容易的考核。

灵目,开!

片刻,秦入画从手旁的三枚魂晶中挑出了一枚火纹蛇的递给了老黄,这一枚魂晶中蕴藏的魂力足有七分,绝对是件小极品,比另外两枚火烈鸟和毒焰狼的魂晶大概强了二三分。

老黄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这些魂晶都是通过了精密鉴定的,他本想让眼前的孩童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挑出了那枚魂力最强的魂晶,没有使用任何辅助道具,只是打量了两眼就完成了他的考验,这都叫什么事啊?

“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

当然是猜的!老黄觉得这孩童的运气真是好得不像话,她又不是窥破一切虚妄的灵仙,怎么可能仅凭眼力就挑出一枚最好的魂晶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蒙中的!

“好了,运气不错,九百金币!这个月货品充足,偶尔贱卖几枚魂晶也不是什么大事。”老黄将秦入画挑中的三枚火系魂晶放入一个小木盒,不打算食言而肥。

“谢谢黄爷爷!谢谢沐卉姐姐!以后我还会常来的。”秦入画像一般孩童一样喜形于色,她将黑色锦囊中那张千元金票拿出来,交到了老黄的手里。

三阶上品魂晶的市场标价是三百金币一枚,但是老黄和森女导购的人情可不止几枚金币,她索性借着陆家的牌子大方一次,以后生意往来岂不是更加便利?

没有继续等候,她朝着老黄和沐卉深鞠一躬,而后迅速地转身离去。

“这孩子是谁家的?不错!懂事!伶俐!”老黄看着手中那张千元金票,露出了一丝狐狸般的狡笑,东西有限,卖谁不是卖,他至少可以找个识情懂趣的买家嘛,这也是交易宫合情合理的规矩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