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方反应(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46 字 4个月前

青龙城震天侯府古镜居。

秦震天手执小号狼毫,正在一页经卷上批注着什么,一位黑衣幕僚在桌前恭身而立,手中捧着一本古旧的书籍。

“侯爷,陆玄英闯过了七星塔最后一层幻境,那个人也从七星塔里出来了。”

“出来了?没想到她的命这么硬,一个挡箭牌都能通关?害我白白担心了一场。”秦震天许久未问,不代表他已对秦入画失去了兴趣,恰恰相反,他的每一步棋路中都少不了这个废材,“宇文,历史上最强悍的血灵丹动用了几年份的寄生灵血?”

“九年份!”宇文肃翻了翻书页,极其肯定地答道,“寄生灵体的寿命最多不超过十年,而历史上最强悍的绝品血灵丹可解九头盘香蛟之毒。”

“九年,如今那个废材快七岁了吧。”秦震天略一沉思便做出了决定,“找人吓唬吓唬陆妃就够了,别让秦德与秦虎伤了那个废材的性命,她的血液可比太子妃的礼物宝贵。”

“侯爷的意思是……”宇文肃面露一丝不解。

“两年后,仙灵殿将在四国地界同时选拔四十名外殿弟子,据说每一位入选的外殿弟子都拥有一个享受特权的机会,而四阶上品血灵丹,只有邀请仙灵殿的中阶灵药师方能炼制。”秦震天的谋划早已经跨跃了几年时光,太子东宫的那些明争暗斗仿佛从来就没有进入过他的眼界。

“属下明白了,只要那个废材能够挺过这两年,她的寄生灵血必将为侯爷打开通往仙灵殿巅峰的大门。”宇文肃心悦诚服地叹道,对于震天侯的眼界再无一丝怀疑。

“若是必要,找人去敲打敲打陆玄英,别以为有他保护,那个废材就能脱离我们的视线,寄生灵体本来就是我的专属之物,哪怕是他也不能觊觎。”秦震天计划良久,这件事情里唯一的变数便是陆家少主,抢了那个废材的身体,日后少不了与他争议一番。

“侯爷请放心!先礼后兵的道理我们还是懂的,我会亲自安排几个妥当的人将那个废材带回来,毕竟她也是秦氏子弟。”宇文肃连连点头,他已经明白了震天侯的心意。

“嗯!这件事情不容有失,下去吧!”秦震天摆了摆手,这世间的一切都无法阻挡他的野心,唯有野心方可驰骋天下,就在宇文肃即将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他再次嘱咐道,“记住!此事到你为止!”

……

青阳皇宫朝阳殿。

青阳国主秦天佑静立窗前,呆呆地看着一株初绽的石榴树不言不语,他的身后站着一位白衣老者,正是藏书阁的守护太祖柳轻重。

“柳老,普通人生命脆弱,逃不开生老病死,但感情却是温暖的,如一点永恒的星光,令人难以忘怀。”良久,秦天佑伸手摘下一朵榴花,放在鼻下轻嗅芬芳。

“修灵之人心存大爱,有的女子走了便忘了吧。”柳轻重并非无情无义,而是情劫一向是修灵大忌,心若不澄清,如何入定破劫?

“那两个孩子出塔了,身具灵帝之资,我想想都倍感兴奋。”秦天佑拈花一笑,继而将手中的榴花放入了焚香炉中,“六岁,年仅六岁啊!我差一点就在朝堂上宣告了,秦入画是我的嫡孙。”

“陛下的意思是,留她在青龙城?”柳轻重略加沉思,很快便明白了国主的心意,“仙灵殿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位天才灵士,特别是她才年仅六岁。”

“这几年,我遍观秦氏子弟,第罗天下英才,其实也有一层掌控白藏大陆的意图,每隔五年一届的外殿弟子大选,死伤了多少出类拔萃的灵士,剩下的弱不禁风,却再也不是仙灵殿的对手。”秦天佑的所思所虑依旧是青阳国的国力昌盛,“立储看皇孙,一介废材总是能够留下的吧!”

“难!秦震天锋芒毕露,只怕早已引起了仙灵殿的注意,秦德和秦虎如此纨绔厌学,更无帝王之相,只有秦入画懂得隐忍与坚守,十年之后一鸣惊人本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届时也必须承受来自仙灵殿的怒火,得不偿失啊!”柳轻重并没有被秦入画的出彩冲昏头脑,“陛下不如放她去仙灵殿,有了实力,才能更好地庇佑青阳国。”

“柳老,您什么时候见过仙灵殿弟子重返尘世的?为了修灵飞升,他们什么都能够放下,我却要为这青阳国的千万子民背负起生存与幸福的重责,很多时候,不试试怎么能看见转机呢?”秦天佑看着书桌上那一卷向仙灵殿进贡的礼单名录,心中略感烦闷。

“两年后,秦入画年仅八岁,而仙灵殿招收外殿弟子的条件一向是年满十六周年又拥有上品灵魂的修灵者,不知道她是愿意以随侍的身份跟着陆玄英前往仙灵殿,还是愿意以废材的身份跟着我们驻守青阳国,这几年,我们亏待了她啊!”柳轻重没有把握,这些红尘俗事早已成为了他的修灵壁垒,看不透,便无法令境界提升。

“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梁老?”秦天佑不是不明白,以一人之力或者一国之力与仙灵殿抗衡,无异于螳臂当车。

“哈哈,先不告诉,到时候再让他大吃一惊。”柳轻重捋须而笑,“我们还有些时间!”

“柳老,难道您还记恨着当年被横刀夺爱之事?”秦天佑小小的幽默了一句,他一向敬重的青阳之盾此时此刻也不过是微微一笑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