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权幻境(1 / 1)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807 字 4个月前

四十五天之后,秦入画起身远望,那道白色光束仍然停滞在不远的前方,隔着烙印着风雪冰天的这片褐土,仍然洁白无瑕,她从怀里摸出了白玉书页,先将横笔书写了几遍,又将竖笔临摹了数次,学会了风雪冰天,她便准备冲击玉衡幻境的最后一道桎梏。

这一刻,她飞快地扬起了右手,一枚水系魂晶跃然入掌,指代笔落,魂力顺流,这片脚下的泥壤便是她的符纸,雪字在左,冰字在右,在快速书写完这两个核心篆字之后,所有的灵纹被连续分解,落笔的轨迹清晰而流畅,那些记忆里复杂的图案一点一点地出现在褐土之上,宛若一道道印染,顺序与银针的模拟一一吻合。

秦入画将唯一一个换笔的落点置于某个恰逢灵纹变更的连接口,画出了一纹套着一纹的风雪冰天,当最后一笔飘然落下,整个魂符的绘制过程尚不及一分钟。

很快,她的身周气温陡降,面前的褐土地上忽然飘起了一片状若柳絮的雪花,她的额际满是狂风吹起的冰霜,白茫茫的视野几欲迷离了双眼。

不一会,阻拦前行的水系魂符慢慢地融入泥土,风雪冰天在漫天飞雪中烟消云散,绘制成功了,她搓了搓冰冷的双手,心情忽然变得愉悦起来。

对她而言,这道风雪冰天既是考验也是奖励,那些充满诱惑的幻像终于照进了现实,学会了这道进阶魂符,未知的危险已经悄然远离,她嗅着泥土泛起的清新,一条开满野花的小道从她的脚下径直延伸至百米之外的白色光束。

秦入画信心百倍地朝前走着,没有幻听也没有幻视,她的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破境灵阵已经启动,她伸手一够,便拿到了那张代表一撇笔划的白玉书页,而后整了整零乱的衣襟,脚尖一点,下一层幻境转瞬即至。

此时此刻,如果她回头张望,就能看见一头可爱的迷幻兽破土而出,他站在烙印着风雪冰天的褐土上,像一尊可以随意变身的雪人,他从未在人前出现过,却一直默默地守护着玉衡幻境,他的样貌像极了前方那个坚韧的五岁奶娃,这是对于闯过幻境之人的敬意。

……

“沐沐,我不喜欢这个孩子,才十四五岁就如此老奸巨猾,居然想用一柄破剑去勾搭未成年少女,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地布置幻境啊?”一个幻化成秦入画模样的迷幻兽不喜地咂了咂嘴,幻境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点也没有那个五岁宝宝可爱。”

“娜娜,你就不要计较了,我只不过提供了一点食物和清水,你却教了那奶娃一道进阶魂符,咱们打平了。”另一个幻化成陆玄英模样的迷幻兽拍了拍娜娜的脑袋,神情中满是爱怜。

“哼!三十六道基础符之上还有七十二道进阶符,这本是天道,以她的资质与勤奋,学会风雪冰天是迟早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我特意去教导些什么。”娜娜不悦地反驳道。

“这个少年的心里一直记挂着你的那个五岁宝宝,他若是道心不正,根本就离不开我布置的幻境,这两个孩子就留给其他人收拾吧。”沐沐讨好地凑了过去,一副同病相怜的模样,“娜娜,你看啊,我们困在七星塔里已经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答应我啊?”

“死开!答应什么?你变成我讨厌的少年模样,还想让我答应你?”娜娜恼羞成怒,一顿粉拳忽然朝着沐沐呼啸而去,“从你的现在,我就看到了那个少年的明天。”

“我这不是看着他们是一对绝配嘛,我这就变回去,变成秦鸿涛行不?”沐沐假意慌乱,却没有闪身躲避,他的心中其实是甘愿挨上几拳的,有人登上七星塔的玉衡幻境,在往后数个寂寞无聊的日子里,他们又有了不少谈资。

“不许变!等我打腻了再说。”娜娜的身形突然陡涨了一倍,一位清秀灵静的少女顿时迷瞎了沐沐的双眼,她不出众却越看越有味道,一身白衣,淡定从容,那是秦入画十年之后的模样。

“等一会,我也要成长十岁。”沐沐尚未完成变身,便与扑过来的娜娜扭打成一团。

玉衡幻境里飘起了一层薄雾,虚虚实实,却极好地遮掩了两个十四五岁少年的身影,迷幻兽擅长读心、化形与幻像,他们没有直接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头脑简单而善良,他们以七星塔为家,用相对的自由换取了长久的寿命,不知是困扰了自己,还是迷幻了旁人,这也许就是他们之间的快乐吧。

……

天权幻境依旧是一个人的世界,陆玄英独自站在一间炼器室内,身周连一个会动的生物都没有,他的目光从锻造的炉灶器件转到墙角海量的矿石,片刻之后又移至一扇紧闭的房门之上,炼器室没有窗,若想走出去,就必须完成房门贴士中的任务,强行突破是不可能闯出去的。

“至少三阶的独龙万石弓吗?”陆玄英从房门上取下了图纸,心情格外雀跃,“没想到这一层幻境倒是一个绝佳的教学室,至少三阶的水准,全新的装备图,有了足料的矿材,只要锻造的每一步都精益求精、心无旁鹜,炼制一张独龙万石弓绝不是什么神话。”

陆玄英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瓶辟谷丹,服下一颗便可以数日不吃不喝,他坐在炼器室的休息区,静心修炼了一两个时辰,待神清气定,便开始冶炼弓坯。

锻造出一件与图纸吻合的弓坯并非易事,他选中的玄铁石正是从开阳幻境里收获的那根囚栏,一缕三昧真火融入火炉,他脚踏风箱,右手挥起了韦驮紫铜锤,每一锤的落点都力求精准而适宜,力量不可多一分,也不可少一分,他的炼器技艺在不断的敲敲打打中获得了些许提升,而玄铁石也在一次次锤炼中渐渐地化形成弓。

三天之后,弓坯成形,陆玄英从炉火上撤下了独龙万石龙的雏模,长一米八,玄铁主材,又溶入了些许沧澜石与少量星辰钢,他将烧红的弓坯经凉水淬火冷却,继续锵口敲锻……

时间又过去了一周,一张与图纸一模一样的独龙万石弓已经锻造完成了,炼器室里闪过一道白光,将达成目标的灵器收入了秘境,而那张装备图纸便成了他的私藏。

陆玄英走到了紧闭的房门之前,轻轻一拉,没想到炼器室外是另一间全新的炼器室,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找到了第二瓶辟谷丹,也找到了第二张黄泉玉仙盾的图纸,灵器师的道路同样是艰辛而孤独的,若想走出这一层幻境,他就必须专注坚持地锻造下去……

……

一面墙!遮天蔽日。

秦入画踏入第四层天权幻境之后,眼中所见的便是这面无边无际的光墙,淡而不刺目,一层浅金色光芒浮动在这面墙体之上,似流水也似蔓藤般轻轻地荡漾着,她尝试着伸手推动,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四向的去路,原来这面光墙是人力无法跨跃也无法触及的。

她坦然地抬头凝望,在整面光墙的中央,三十六道透明魂符依照五行系别排成了一个六行六列的方形矩阵,在这个矩阵的正下方,是六潭蕴含着灵魂之力的池塘,金木水火土和无,它们既是符墨也是这面光墙之基,或者说能量之源。

秦入画的目光逐个扫过此间的一切,光墙上排列的三十六道魂符突然开始向中央集中,眨眼间便消失在一片浮光之中,不一会,被清空的光墙顶部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炎爆符,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从天际自由落下。

“制符?”她仿佛已经获知了某种天道法则,右手轻轻一招,燃烧着烈焰的池塘里飞出了一缕火性魂魄,瞬息间缠绕指间,她胸有成竹,手腕轻转,一丝魂力驱使着这缕火魂沿着某条特定的轨迹飞速描画着。

不一会,核心篆文亮了起来,一道道契合的灵纹在透明符面上闪耀着一片朦胧的红光,透明的炎爆符已被火性魂力填满,她的制符一次性成功,而后,这道充实的魂符便如落叶归根一般飘入了下方的火池。

噌!

那一汪池塘里蕴含的火性能量顿时增长了一分,几乎同时,空白的光墙顶部重新出现了第二道透明的生长符。

秦入画明白了,从六系灵池中获取相适的魂力,在光墙之上依据提示绘制魂符,成功的作品将自动进入对应的灵池,一切变化都在一道道透明魂符缓缓下坠的过程中循环不息,这不就是魂符版的《俄罗斯方块》吗?一个看似简单却绝不轻松的游戏。

透明魂符每每出现一道,她便急速绘制一道,不让其有机会空落,以她平均半分钟完成一道的制符速度,几乎没有遭遇多少失败,哪怕真的碰到一时失误,她也有足够的时间重来,看着一道道五彩光芒陆续坠入了光墙下方的灵池,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涌现于心头。

在绘制魂符的时候,选择五行属性相符的魂晶就能锦上添花,而以自身魂力吸取的魂魄最好是恰如其分,能够支撑其完成一道魂符的绘制足矣,过多或过少都失了分寸。

秦入画绘制三十六道基础魂符可谓得心应手,金系金阳符,木系回春符,水系冰冻符,火系钻星符,土系土盾符,无系计时符,一道道二阶上品魂符在她的笔下逐一绽放,毫无一丝偏差,充沛的魂力激荡在她的右臂之中,绵绵不绝,这种超越一切外因的快感令人几欲破声长啸,她居然在天权幻境中实现了肆意制符的梦想。

时间似乎已经走过了两刻钟,一个欣喜的笑容刚刚浮现于嘴角,秦入画就被出没得越来越快的魂符与其急速下落的进度击败,一分钟,半分钟,二十秒,十秒……

“真要命!”她刚刚绘制完一道火云箭符,另一道妙笔生花符就已经落到了光墙的中央。

她追逐着光墙上接二连三涌现的各系魂符,刚开始还能够轻松地把控进度,越往后越变得手忙脚乱起来,未制成的魂符降至光墙底部便失去了原本透明的光泽,变得不可再制,一个接着一个,半成品越垒越高,特别是两个核心篆字的复合魂符,她的运笔意念压根就赶不上游戏的进度,却又不得不在快速绘制中寻求一种精准、稳定与成功率。

终于,游戏中止了。

秦入画看着满墙堆积如山的半成品,长叹了一口闲气,她还是自大了,自以为自己的制符天赋颇高,可是速度呢?质量呢?控制呢?这一番奋战只算是过了一把制符的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