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结怨周七(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11 字 4个月前

秦入画明白了,财不外露,原来是自己在出售麝香香液的时候被人盯上了,这伙人经常出入交易宫附近,坑蒙拐骗的伎俩一定少不了,四岁的孩童不是奶娃是什么?她不该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做一些超越自己这个年纪的事情。

“你们吵什么吵?她若是小偷,你们就是强盗!”凌菲愤怒了,这孩子是世家子弟,待人接物一向彬彬有礼,可是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没有护卫出现呢?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

“她偷了周七公子的东西,我们只是依法惩办罢了。”一个灰衣少年大声呵斥,似乎已将围观众人的判断引向了某种私有的意图。

“周七公子贵为世家贵胄,一定不会故意冤枉一个奶娃的。”

“如今这世道,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四五岁的奶娃也出来偷盗,这背后主使之人也太可恨了,泯灭良心啊!”

“周七公子只差一步就能晋升灵士,如果不是很重要的格式魂符,也不会跟一个奶娃较真的。”

“二阶下品格式魂符!好东西啊!”无数双贼亮贼亮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秦入画手中的格式魂符,全是一副仗义捉刀的模样。

“请交易宫执法者来吧!”秦入画的脸上毫无一丝惧色,她有朱雀盘空间,还有二阶中品的灵士修为,区区几个一阶的强盗能奈她何!

“对!我去请执法者!”凌菲被这份坚定与从容打动了,她也需要一个公平公正的答案来证明自己的眼光。

“谁也不准动!敢逃跑的就是同伙!”灰衣少年直接拦住了凌菲的去路,若是真的让她请来了执法者,这一番敲诈很可能就落了空。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来人啊!来人啊!”凌菲看到指认者的如此表现,心中信心倍增,偷窃之事一定是诬陷,否则他们何必惧怕执法者呢,她开始大声呼喊,事情闹得越大,执法者来得越快。

“让开!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就在双方相持不下的紧张时刻,橙袍老者与秃顶壮汉果然从天而降,围观的人群顿时闪出了一条通道,让执法者顺利看到了场中的情形。

“钟伯,是他们指认我的客人偷窃,请您主持公道。”凌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切的是非曲直终将水落石出。

“她偷了谁的东西?”钟伯环顾四周,却无人敢于直视他的目光。

“大灵士大人,她偷了我的钱袋与魂符,一个四五岁的奶娃怎么可能拿出一道格式魂符来?”灰衣少年让出了身后的主事者,答话之人正是周七公子周曲意,青阳国十六世家排名第九的周家之人,那一身白锦羊绒的大衣便是贵族身份的象征。

“她偷了你多少钱?魂符都是什么品阶的?”钟伯将秦入画上下打量了一番,话却是向着周曲意问的。

“钱袋里的钱我向来不数,大概有一百多枚银币,魂符只有这一道,却是二阶下品格式魂符。”周曲意不慌不忙,似乎言之凿凿。

“你确定?”秦入画淡淡地笑了,这位周七公子倒是个聪明人,连她与凌菲的对话都分析得一清二楚。

“我确定!这道二阶下品格式魂符是我们周家的注灵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周曲意自信满满,恨不得执法者马上将这个奶娃怀里的钱袋与魂符都搜刮出来。

“搜!”钟伯朝着秃顶壮汉使了一个意会的眼色,刹那间,一只大手直接拽住了秦入画的衣襟,交易宫的人可不会顾忌什么多余的礼数。

“慢!”秦入画眼看着怀里的财物即将外露,她一手紧紧地握住那只突然袭击的大手,一手举起了另一道不同一般的魂符,“这道魂符总不至于也是什么生日礼物吧?”

“一阶格式魂符!”凌菲眼前一亮,再加上先前那道二阶格式魂符,这位小公子的背后之人至少是一位二阶注灵师啊!

围观者议论纷纷,都开始怀疑起周曲意指认偷窃的事实,钟伯的表情一如既往,严肃而不易接近,他回头看着周曲意,冷冷地问道,“怎么回事?”

“我的钱袋里本来就放了几道攻击性魂符,包括这道一阶格式魂符,都是父亲赠送的防身之物。”周曲意大义凛然,一副贵族尊严不容侵犯的模样。

“哦?那么这道格式魂符品阶如何?属性如何?功效如何?”秦入画死死地扣住衣襟,同样不屈不挠。

“我不记得了!”面对着一个奶娃咄咄逼人的斥问,周曲意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慌乱之色,不过他的回答还算中规中矩,没有用自身魂力感应过的格式魂符,谁也不知道它的价值。

“是吗?请大灵士大人感应一下这道格式魂符吧!”秦入画豁出去了,立刻将手中的魂符交给了秃顶壮汉。

“一阶上品格式魂符!一米之内,流水避让不侵,避水潜游可不是什么攻击性魂符啊!”拽住衣襟的那只大手松开了,秃顶壮汉细细辨认,很快就报出了这道魂符的品阶、属性与功效,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分明就是周七公子在找茬。

“你一个小小的奶娃儿,为何随身携带了这么贵重的两道格式魂符?”钟伯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格式魂符确实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四五岁奶娃的身上,就算不是偷了周七公子的,也是私拿了他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