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职注灵(1 / 2)

第一注灵师 玄灵枫 1723 字 4个月前

火系功法找到了!

秦入画暗自寻思着,自己拥有两件本命魂器,那么修灵功法是不是也应该拥有两部呢?然而她在木系书架前游走了两三遍,甚至在金系、水系和土系的书架前各自徘徊了一两圈,也不见青鸾笔有任何表示,灵魂之海中那一半青色的太极图依旧是寂静灰暗的。

“宁缺勿滥!木系功法暂时缺失,如果不能与青鸾笔契合,还不如不修。”

每位灵士都会依照自己的本命魂器选择相适宜的修灵功法,并通过长期艰苦的灵魂修炼来提升灵士等级,这个过程相当漫长,也许耗尽一生时间,也无法达到修灵的至高境界,以至于数万年前那些高不可攀的灵仙再也没有在白藏大陆出现过,可是为了追逐无视一切的力量,天下间仍有无数的修灵者前仆后继,她也只是其中之一。

秦入画果断地放弃了功法寻觅,继而走向摆放着魂灵技本的右侧区域,一眼望去,满满当当的楠木书架无时无刻不彰显着千年皇室的底蕴,魂灵技本的数量明显比修灵功法多出了一倍,仅仅是大大小小的火系魂灵技就足足占据了七排书架,令人眼花缭乱、无从挑捡。

贪多嚼不烂,灵海中的朱雀再度仗义地在几个点位上欢快地鸣叫了几声,她的选择便是她们的选择。

《真阳》,火行主单攻,魂魄取自太阳真火或地心金焰;

《雷国》,火行主群攻,魂魄取自天劫雷火;

《雀舞》,火行主防御,魂魄取自神兽朱雀。

“这……这是要人命吗?我到哪里去找太阳真火?还有什么天劫雷火?上天吗?”

“朱雀,你的眼界真高啊!”

秦入画讪讪地将书籍放回了原处,又被如此强大的魂灵技勾搭得心里直痒痒,她又一次取出了这三本技能书,不管怎么说,魂灵技不乏优者,却难得恰如其分,她还看到了一些起点更高的魂灵技,每一道都惊心动魄,令人爱不释手。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她的目光终是回落到朱雀替她选择的这三道魂灵技之上。

“朱雀,我是不是可以先尝试尝试《雀舞》?”

“啾!”

朱雀的回应令人心花怒放,她虽然还不懂得如何驾驭魂灵技,不过为着这三道旁人难以企及的灵魂,她还是认真地将其一字一句默记于心。

……

天色已近黄昏,藏书阁内亮起了两片雪白光芒,头顶的一片宛如繁星点缀,脚下的一片宛如银河闪耀,上下两幅阵图构成了一座完美的星火银河阵,阵中点点星光将渐渐黑暗的楼层映照得明亮洁净,因为藏书阁中不允许火烛出现,所以这样大费周折的一个阵法,其作用也仅为光照和除尘罢了。

秦入画拾阶而下,走到了藏书阁放置灵职书籍的第二层入口,忽然心念转动,一脚踏入其中。

“我到底有没有灵职的天赋呢?”

在修灵盛行的白藏大陆,画师只怕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她很想知道青鸾与朱雀会给予自己怎样的建议,未雨绸缪,未来的她总不能饿死在异世大陆吧,而且充当打手和保镖并非她修灵的本愿,最好是灵药师,如此便可替自己解毒。

灵职!灵职!

秦入画一边沿着楠木书架踱步,一边已经慢慢熟悉了朱雀的动作语言:狂吐口水代表着极度不满,而高歌长鸣代表着极度喜欢,至于青鸾,她的动作语言只有一个:沉睡。

噗噗!噗噗!叽叽!啾啾!

凭借朱雀如此特别的指引,她很快便找到了本命魂器替自己选择的道路:不是灵器师,不是灵兽师,不是灵阵师,也不是灵药师……而是注灵师。

满目皆是一本本与魂符有关的书籍,她随手翻开一本《魂符赏鉴大全》,那一条条圆润平滑的线条就像一道道异世魔咒,令人欲罢不能,这也是图画!原来注灵师便是懂得绘制魂符的人啊!